暖玉第3节

他语气纯真,未参杂旁的意图,并不让人觉得突兀和不礼貌。

赵锦诺权当赞许。

见早前的寻他的人又折回,遂朝桌下的大白和大白兔道,“快走吧,又折回来了,一会儿发现你了。”

“好!”他转身要钻出桌子去,似是又想了想,想起了什么又转了回来。

赵锦诺莫名看他,“回来做什么?”

他也看她,“你叫什么名字?”

方才他都自报他与大白的家门了,赵锦诺嘴角勾了勾,望着这双清澈无尘的眼睛,心中怔了怔,既而柔声道,“阿玉。”

阿玉是她的闺名,是早前宋妈妈给她取的。

只有宋妈妈会这般唤她。

‘大白兔’欢喜笑了笑,悄声道,“阿玉,我记住了。”

不待赵锦诺开口,他已抱起大白,又朝她悄声道,“大白也记住了。”

言罢,朝‘大白’认真问道,“大白,是不是?”

苏锦又忍不住笑笑。

总归,他自有同‘大白’的交流方式,应是得了‘大白’的赞同,便抱起了大白,朝她道了声,“阿玉再见”,就从桌子后面的帘栊跑了出去,径直钻进了前方不远处的马车不出来了。

赵锦诺低眉笑笑。

她见过顾妈妈家的痴儿,大凡自小痴傻的人面部表情大都僵硬,但方才那人……

应是后来才傻的。

赵锦诺端起茶杯又微微抿了口,想起那双明亮清澈的眼睛和精致的五官,本应当是偏偏少年郎一个,倒是可惜了……

赵锦诺放下茶杯。

海棠和杜鹃正好商议完上前,海棠好奇问道,“小姐笑什么?”

赵锦诺顺口道,“凉茶好喝。”

海棠笑了笑。

杜鹃却在一侧轻嗤,小声道,“大小姐,这种地方的凉茶都是打发路上的粗糙人的,也只能解渴,说这里的凉茶好喝,回乾州是会被笑话的,更勿说日后还要嫁到京中,那更不一样了。”

海棠瞪她。

她应是也知晓不应当,但是就是平日里在府中习惯了,忍不住嘴快。方才海棠也说她了,大小姐终究是府中的主子,她这般耀武扬威,回了府中被人听见,夫人面上无光,老夫人也会责打。

杜鹃也知晓,和阮家这门亲事,本就是老夫人和夫人心中的一根刺,如今将人接回来是替二小姐挡灾的,老夫人和夫人还需暂且将人哄着,若是将赵锦诺惹激了,在郁夫人面前说些轻重缓急的话,老夫人和夫人也面上无光。

杜鹃遂收敛了些,朝赵锦诺福了福身,轻声道,“奴婢一时嘴快,小姐恕罪,奴婢也是好心提醒,怕旁人日后在心中腹诽了小姐去。”

赵锦诺却也笑道,“那我知道了,日后不这么说了。”

杜鹃遂瞥目朝海棠看去,眸间颇有些得意。

海棠心中叹了叹,夫人是将杜鹃惯坏了。

赵锦诺微微敛眸,嘴角轻轻勾了勾。

作者有话要说:  大白兔登场啦

————————————————

这章也发50个红包哦

第4章 官邸

黄昏前后,终于到了乾州城外。

马车在城门口缓缓停下,依次接受入城的盘查。

照说这是知府家的马车,可以优先通过,但杜鹃和海棠都未上前,说明父亲平日治家严苛,在官场和乾州都爱惜羽毛。

杜鹃虽平日在她面前趾高气昂,却也不敢在这公众的场合朝守城的士兵趾高气昂,应当是怕被责骂。

赵锦诺不动声色拿捏了几分。

临近城门口了,赵锦诺撩起车窗上的帘栊。

乾州城的大气磅礴便豁然映入眼帘。

她眼中却只剩陌生。

就连早前宋妈妈曾中途带她回过一次乾州城的印象都似是淡了。

这就是宋妈妈一直心心念念想要她回来的乾州城,赵锦诺淡淡垂眸。

轮到江家的马车上前,守城的士兵拱手行礼。

赵锦诺放下帘栊。

终究是知府家的马车,守城的士兵只粗略过问了一声,侍卫出示了腰牌,赵锦诺隐约听到了‘接大小姐回府’的字样,守城的士兵便并未上马车盘查叨扰,而是直接放行。

马车很快驶入城中。

赵锦诺再次撩起车窗上的帘栊。

夕阳西下,远处的落霞在轻尘中轻舞,城中华灯初上,街道上透着热闹的生活气息,赵锦诺目不转睛,马车经过的街道,依稀似是有印象宋妈妈曾带她在这里吃过冰糖葫芦和黑芝麻糊……

赵锦诺唇畔微微勾了勾。

小时候的记忆,如浮光掠影一般一一映入了脑海。

如同这沿街屋檐下的灯火,昏黄而婉转。

她在这些记忆里,走马观花,却发现有印象的多是小时候的小欢喜,譬如映入眼帘的凉糕铺子,应是做了十余年了,亦或是凉糕铺子一侧捏糖人的老翁,似是白发胜了一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