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7节

若不知晓这些,王氏凭何从庄子上接她回官邸!

赵锦诺鼻尖微红,重新朝她福了福身,“锦诺记得了……”

“出去!”王氏动怒。

海棠遂扶了赵锦诺出了外阁间大门,杜鹃这才愣愣撵上。

刘妈妈叹道,“好端端的,夫人怎么动怒了?”

王氏没有应声。

刘妈妈又道,“明日郁夫人便要来了,若是真将大小姐逼急了,怕是不好收场……”

王氏瞥目看她,目光锐利,“又什么不好收场,好言好语同她说,她那幅性子模样是像极了安氏,让她说自请去庄子上给安氏消孽障,她吭都不吭一声,我若是不拿庄子上的人吓唬她,你信不信拿捏不住她!”

刘妈妈迟疑。

王氏恼道,“庄子上野惯了的,没规没矩!”

刘妈妈微微拢了拢眉头,轻声道,“夫人,隔墙有耳,这些话在屋中说说是无妨,若是传到老爷耳朵里,老爷介怀了,夫人又何必呢?夫人您看老夫人多聪明,人都您这里推了,但将大小姐从庄子上接回来,不正是老夫人的主意吗?”

王氏微怔,刘妈妈这一袭话倒是提醒了她。

她方才是有些失态了。

如今赵锦诺才接回府中,老爷是个什么态度尚不明朗,老夫人就聪明的将人往她这里推……

分明接赵锦诺回府是老夫人的主意,却拿了她当枪使。

王氏也是气懵了,眼下才恍然大悟。

刘妈妈又道,“夫人吓唬是没错,可这大小姐是庄子长大的,这性子尚不清楚,若是一时想不开……”

刘妈妈点到为止。

王氏也心中唏嘘了一番,她倒是没想到,若是性子烈些,与她撕破了脸,寻了短见去……

“亏得你提醒。”王氏叹了叹,心中未免后怕,“你去一趟,就同老夫人说,我同赵锦诺说起过了,她不怎么愿意,我这威逼利诱也不是权宜之计,让老夫人出面再想想办法,毕竟,要论亲疏远近,我这只是做继母的,老夫人才是她祖母。老夫人的话,她总归要听的……”

刘妈妈应声。

王氏又道,“还有赵锦诺这里,让海棠领着她去城中转转散散心,添置些衣裳和首饰,例银就从我这里拨……”

刘妈妈应是。

早前她是一想到安氏便气糊涂了,日后若赵锦诺真嫁了去阮家,两家也是要走动的,这面子上的功夫总需做足了。

眼下赵锦诺还不知晓阮家这小儿子的状况,阮家在京中的口风也紧,若是赵锦诺知晓这阮家小儿子是痴傻的,在她这里又受了气,许是真会寻短见也说不定……

明日郁夫人来官邸,阮尚书虽然未至,阮家一定会有男子来。

老爷定是要亲自迎候的。

老爷今晚便会回府。

老爷这些年虽未过问,却不知道对赵锦诺是什么态度。

******

云墨坊内,裁缝在给赵锦诺介绍衣裳的料子和款式。

照理,像赵家这样的知府人家,是会唤云墨坊的裁缝直接去官邸的,但今日王氏既是让海棠带她出来散心,便也到了此处。

云墨坊的衣裳在国中素来有声名,做一套衣裳至少也需好几日,王氏让她来云墨坊,是做她以后在官邸的衣裳,而不是明日见郁夫人的衣裳。

赵锦诺也没怎么上心。

王氏这是先重重打了她一个耳光,再给她一例糖。

掌柜介绍着衣裳的料子和款式,她随意应了几个。

掌柜领了她到阁楼上的试衣裳的地方。

裁缝简单量了量,说来也巧,早前做得样衣里,正好有她合身的一套衣裳,还未摆出来过,旁人也未试过,将好可以试一试看大小,倒是不必再多多费旁的事了。

赵锦诺心有旁骛,应了声好。

掌柜取来衣裳给她,杜鹃和海棠要伺候更衣,赵锦诺婉拒。

海棠应好,杜鹃更巴不得不伺候她。

反正阁楼中也没有旁人。

早前在庄子上,更衣洗漱都是赵锦诺自己,她亦不喜欢阿燕服侍她换衣裳。

放下帘栊,因是夏天的衣裳单薄,赵锦诺伸手解了衣裳,一层层宽衣,轻放在一侧的屏风上,又伸手取了挂在一侧的样衣,月白色的抹胸纱裙,又系好鹅黄色的罗带,赵锦诺伸手去够外衣,忽得,觉得脚下毛茸茸的东西在蹭。

一低头,却见一只白色的兔子。

赵锦诺微楞,这阁楼中怎么会有兔子?

片刻,窸窸窣窣的声音,见有人身后的帘栊后爬了进来,又悄声,又恼火得唤道,“大白!快出来!”

赵锦诺怔住,眼见阮奕爬到她脚边,一把抱起大白,抬眸看她看。

她只穿了一件月白色的抹胸纱褶裙,当即脸红到了耳根子处,阮奕却是惊喜,“阿玉?”

赵锦诺下意识伸手去捂他的嘴,若是让杜鹃和海棠看见他在这里,又是个傻的,她有口也说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