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9节

赵江鹤沉声道,“去给老夫人端杯新茶来。”

丫鬟连忙应是起身。

赵江鹤抬眸看了看屋内,眉头微微皱了皱,正好听到屋中,老夫人开口训斥,“莫以为长在庄子上,从小没人管你,如今回了官邸中就不服管了!连你母亲也敢顶撞,你一日还未出嫁,还是赵家的女儿,就应当好好听你母亲的话。你母亲让你明日说自请住在庄子上,给你生母消孽障怎么了?哪个病死的人不是一身孽障?!你这做女儿的,你生母就留下你这么一个女儿,自请去庄子上给母亲消孽障哪里不对!你母亲都替你周全了,免得你明日在阮家面前难堪,你倒是同你母亲顶撞上了,莫不是非要让阮家知道你是个养在庄子上的大小姐,你自己心中就舒坦了?!”

赵江鹤微怔。

外阁间中,赵锦诺温声道,“孙女并未顶撞母亲。”

赵江鹤抬眸。

她声音平和,不急不恼,却似蕴含足够的笃定与淡然,“孙女回官邸的时间虽不长,却知晓要孝顺祖母和母亲,不忤逆家中。但我娘亲是生我时,伤了身子,渐渐不好,后来病逝。她不是孽障缠身,是因为生我,若要说孽障,我才是娘亲的孽障……”

“你!”老夫人语塞。

赵江鹤亦垂眸。

赵锦诺继续道,“我是娘亲唯一的女儿,不会在旁人面前说娘亲的妄语,还请祖母念在锦诺年幼失母的份上,体恤孙女心中执念。”

赵锦诺言罢磕头,不卑不亢。

老夫人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她。

赵江鹤缓缓抬眸。

性子,脾气,都像极了她母亲。

“你这……”老夫人应是想动怒,赵江鹤适时推门而入。

外阁间的门,“咯吱”一声推开。

老夫人怔住,先前临到喉间想动粗口的话,兀得咽回了喉间,有些迟疑得看向赵锦诺身后的赵江鹤。

老夫人脸色有些微妙,终是故作淡定,说了声,“回官邸了?”

赵江鹤拱手,“儿子回来迟了,母亲勿怪。”

老夫人心中唏嘘一声,面色微缓,“州府中琐事繁忙,你一路辛苦了,明日来见我也是情理之中,何必赶在这个时候?”

赵锦诺心中顿了顿,缓缓转身,看向身后的父亲。

她其实对父亲的印象已经模糊,小时候的事情亦记不得了。

方才的声音很是陌生,她不觉想回头看看父亲的模样。

赵江鹤正好抬眸看向老夫人,温声道,“诺诺娘亲去世得早,又在庄子上,不似家中有母亲处处照看着,循规蹈矩,母亲便不必同她计较了吧……”

赵锦诺望着身后那个身着官服,风逸俊朗,似是四十上下的模样的中年男子,听他口中唤的那声‘诺诺’。

赵锦诺心中微怔。

作者有话要说:  好久没发红包了,发一章红包吧

第11章 父女

从慈住苑出来,赵锦诺一直跟在赵江鹤身后。

不近不远,似是恰好隔了半个身影的距离。

父女二人都没怎么说话。

赵锦诺低着头,没有看他的背影,而是看沿途的灯火在青石板路上投下身前父亲的影子。

她其实对他并无太多印象。

宋妈妈早前提及父亲的好的坏的,她在心中其实都对不上父亲的模样,直至方才在祖母处,他替她解围,她才慢慢打量他。

宋妈妈说过,父亲早前同娘亲很好。

但娘亲过世后,父亲对娘亲的好,似是没有多留一分给她。

今日在祖母苑中,见到祖母对父亲的态度,亦心知肚明,这些年,父亲若是想要接她回府,不必等到眼下。

她自幼长在庄子上,本就是父亲默许的……

父亲不喜欢她。

方才维护她,也明显疏远。

亦如当下,有意同她拉开些许距离。

赵锦诺心底澄澈,便一直跟在他身后,没有开口说话。

她也不知可是父亲知晓她跪了一个时辰的缘故,当下她都有些发软,他双手背在身后,似是也特意走得不快。

父亲在,杜鹃和海棠不敢上前,都远远都跟着。

赵锦诺一路都在避开他的半截影子,不想踩上。

最后,赵江鹤忽然放慢脚步,尚在避影子的赵锦诺险些一头撞上,赶紧朝他福了福身,轻声道,“父亲。”

轻声细语,礼数周全,亦恭敬有佳。

却如同在唤一个外人,并不亲近的叔伯长辈。

赵江鹤眸间微敛。

似是意外,又并不意外。

由得这一幕,父女二人算是并肩。

“新沂来乾州,路上走了多久?”赵江鹤似是漫不经心问起。

许是先前沉默太久,他特意寻了话说。

赵锦诺低声应道,“马车走了十二三日。”

“路上顺利吗?”他又问。

赵锦诺颔首,“顺利。”

她说话,赵江鹤一直瞥目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