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0节

赵锦诺看了看他,蛾眉不觉微微拢了拢。

有一瞬间,她恍然觉得父亲是关心她的……

只是在庄子上的十余年里,她一直都在幻想父亲有一日会来接她回府,也幻想过父亲至少会来庄子上看她,更幻想过父亲许是有苦衷的……

但慢慢长大,慢慢懂得了辨认,便也慢慢看清了事实。

她不是幼时被糖葫芦一哄就好的小丫头片子,亦不是一句若有似无,却仿佛关心的话,就能被抚平心中十余年的空缺……

阮家再好,阮奕却是傻的。

她不是自幼被赵家捧在手心长大的,她有一颗当笑则笑,当哭则哭,喜欢便是喜欢,不喜欢便是不喜欢的‘铁石心肠’。

赵锦诺朝他福了福身,唇畔莞尔,声音温和,远远道,“女儿知晓了,父亲才从外地公干回来,舟车劳顿,女儿不打扰父亲休息了。”

赵江鹤缓缓垂眸,淡声道,“去吧。”

赵锦诺又朝着他恭敬福了福身,遂才转身,同杜鹃和海棠一道回了苑中。

三月暖春,苑中夜色微凉。

赵锦诺缓缓脱下衣裳,袖间掉出一枚绣着芙蓉的荷包。

荷包里是枚碎玉,缺了大半,识不出早前模样。

但玉上的光泽,似是透着温度,是娘亲的遗物。

赵锦诺俯身拾起,轻轻拍了拍上面的浮灰,仔细收好。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啦更新啦~下一章就见面啦

女主是个硬性子哈,不然怎么保护大白兔

下章就见面啦

第12章 暖意

翌日清晨,赵锦诺早起。

海棠给她梳头,亦挑了同她相衬的珍珠簪子。

她本就生得美,且不是草草一眼便无印象的那种美,而是乍一看愣住,却又让人忍不住会多看几眼的明艳动人。

这样的美,生在十六七岁的少女身上,是上天眷顾。

琳琅满目的首饰衬托反倒显得累赘,朴素简单的珍珠做衬却相形益彰。

海棠目光不觉呆了呆。

大小姐平日里该是不怎么上心收拾打扮,稍加雕琢,略施粉黛,便同昨日判若两人。

这样的姿色,配上这样的年纪……

海棠心中不觉微叹。

分明是亲姐妹两人,大小姐同二小姐却生得全然不同,难怪夫人会介怀。

先夫人当年不知何等模样……

赵锦诺心有旁骛,全然没有留意海棠的表情。

今日郁夫人要来府中,赵家阖府上下都很慎重,父亲还特意休沐一日,昨日祖母和王氏也相继寻了她叮嘱庄子上的事。

赵锦诺敢肯定,阮家同赵家和王家的仕途有莫大的关系和助力,

她不关心阮家,她关心的是庄子上的人。

赵妈妈,阿燕和钉子,柱子……

这些平日里在庄子上照顾她的人,大都单纯质朴,且一心向着她。宋妈妈和阿燕也都是没多少主意的人,整个庄子上的也都听她的。早前在庄子上的时候,她时常扮作男装去巡庄子上的田产和铺子,庄子上的事都是她在。

这趟回乾州,她是怕王氏将庄子上的这群人都打发了,寻人牙子胡乱低.贱卖了。都是自她幼时起,便跟着她在庄子上伺候的人。

亲近胜过她家人。

她是赵家的女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躲不过。

她需等到从赵家嫁出去的日子,才能握了庄子上的卖身契在手中。

那时,他们才是安稳的……

赵锦诺正心不在焉得捏起胭脂片,在唇边轻轻一含,思绪里都是庄子上的事。

海棠恰好给她插上了这枚珠钗,口中忍不住感叹,“大小姐生得真美……”

听到海棠这句话时,赵锦诺将好抬眸,眸间正对上铜镜中那双秋水剪瞳般的眼睛,美目含韵,睫毛连雾,精致的五官若细腻雕琢过的一般,清雅淡淡,唇上新染的胭脂若春水清浅娇艳,不苟颦笑,亦明艳动人。

是美人胚子。

还是极耐看的美人胚子。

赵锦诺淡淡垂眸,放下手中的胭脂片。

杜鹃恰好撩起帘栊入内,正扯着嗓子高声道了句,“夫人遣人来问,问大小姐好了没……”

杜鹃愣住,‘没’字后面的话隐在喉间。

这庄子上的‘乡下’丫头,怎么……

杜鹃呆了呆,赵锦诺从铜镜中朝她望过来,盛极容颜,却目光微凛,杜鹃竟不觉有些迟疑了,不由朝她福了福身,声音都下意识小了几分,“郁夫人的马车刚至官邸,大人和夫人亲自去官邸正门口相迎,夫人遣人来问大小姐好了没有,若是好了,便在偏厅后的花苑暂侯,省的稍后郁夫人问话的时候等。”

“好。”赵锦诺敛了早前目光。

杜鹃只觉先前好似错觉,又偷偷打量了赵锦诺两眼,有些拿捏不准。

“走吧。”赵锦诺伸手,海棠扶她起身。

乾州官邸不小,亦有旁的路,可从三省苑通往偏厅后的花苑。不,似是昨夜起,府中便来了人将三省苑外的牌匾换了,但换作什么名字,赵锦诺也未关心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