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3节

宴相深得陛下信任,一路从严州知府升迁置吏部侍郎,翰林院编撰,再到右相,诸如仍掌管科考,这朝中大半青年才俊都算是宴相门下。

宴相为人温文如玉,行事温和周全,可惜一直没有娶妻,虽桃李满天下,自己膝下却无子女。

郁夫人心中嗟叹,锦诺是真的长得同宴相几分相似。

……

乾州官邸。

竹清苑内,赵锦诺还未睡。

早前的三省苑,如今已改了名字叫做竹清苑,苑中服侍的丫鬟和粗使婆子也由之前七八人变成了十五六个。

海棠入内,见赵锦诺还在外阁间的案几上画画,遂凑近了些,眼中倒是不由亮了亮,这纸上的兔子惟妙惟肖,似是活的一般。

海棠叹道,“大小姐画得真好。”

她并非吹捧。

赵锦诺笑笑,“许久未画了,手都生了……”

她画的是大白。

画也画完,赵锦诺抬眸看看苑外,夜色深了,她搁下笔。

早前便洗漱好的,海棠随她一道回了屋内。

等她上了床榻,海棠要熄灯。

赵锦诺吩咐道,“不必了,海棠,我习惯了留夜灯入睡。”

海棠稍许意外,还是福了福身应好。

海棠撩起帘栊出内屋,赵锦诺正好躺下。

她留夜灯的习惯是从娘亲处习来的,她对娘亲的印象似是都有些渐渐淡了,却仍习惯了点着夜灯入睡,也似是改不了。

赵锦诺侧身躺好,临睡前,莫名想起今日阮奕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

小傻子也挺好,听话,乖巧。

……

翌日,王氏带了赵锦诺一道去驿馆。

赵江鹤昨日休沐一日,今日还有府衙的事情要处理,并未一道。

王氏同赵锦诺坐在马车中,马车行得慢,顾妈妈,杜鹃和海棠等人都跟在马车两侧。

王氏不说话,也不怎么看赵锦诺。

赵锦诺也不出声讨嫌。

马车先去驿馆接了郁夫人,再往江边码头去。

王氏同郁夫人,赵锦诺是女眷,女眷在一处马车上。

阮旭同阮奕,连同阮奕怀中的大白在另一辆马车上。

等郁夫人上了马车,王氏的语气便亲厚了许多,马车中的氛围也好了许多。

从驿馆去江边码头的路上,郁夫人是不时将话题引到赵锦诺这里。

她一一应声。

虽然王氏热忱,但郁夫人是尚书府的当家主母,亲疏远近还是能听出来的……

郁夫人心中已约莫有数。

……

等到江边码头,才觉此处景致大有不同。

王氏是主人家,便尽地主之谊,“乾州离朔城近,一衣带水,整条曲江横跨了整个乾州,一直到朔城处汇流。”

难怪了,如此波澜壮阔。

王氏一面介绍,一行人一面往游船上走。

因为是官邸来人,招呼的又是尚书府夫人,游船上早前便清理了一番,并无闲杂人等。

王氏同郁夫人先后上了游船。

阮旭和阮奕次之。

最后才是赵锦诺。

游船不小,有上下三层,众人先上三层甲板上看江上风景,乾州的景致与京中大有不同,王氏借机同郁夫人说话,郁夫人多听着。

众人作陪。

只是忽得鸣笛起航,阮奕吓一跳,一时没抱稳,大白直接蹦出了怀中,在甲板上乱跑。

“大白!”阮奕担心它跳江。

郁夫人和王氏,阮旭也都愣住。

只见阮奕跟着就去追,郁夫人眼中有些慌,怕他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一起落到江中去,又不会水!

阮旭当即跟上,只是他惯来抓不住大白,多少次了,大白见了他就跑!

阮旭灵机一动,“赵姑娘……”

他是想起昨日二弟的兔子是同她亲近的,不仅不怕,往她跟前蹭,赵锦诺倏然会意,“我一道去。”

阮旭眼中微舒。

阮家大公子开口,王氏自然不好说什么。

两人一道下了甲板,郁夫人和王氏跟着张望,只是也帮不上什么忙,王氏宽慰,“游船上有人看着,夫人不必担心。”

郁夫人颔首。

……

下了甲板,阮旭和赵锦诺分开两处。

由得今日郁夫人在,游船上的人都清理过了,倒是很少。

“大白……”赵锦诺一面走,一面轻声唤。

兔子胆小,若是一直追,它会一直跑,这也是阮旭撵不上的缘故。

赵锦诺一面轻声唤着,一面环顾四周,临到阶梯处,正好见得阮奕欢脱叫着“大白”便跑了下去。

赵锦诺也跟上,他这样撵,即便好容易撵上,大白也一定会到处乱跑。

“小傻子。”她唤住他。

“阿玉?”他果真驻足。

“我来。”赵锦诺轻声,他果真噤声,听话站在原地不动,看着赵锦诺拎着裙摆,一层层下了阶梯,小心翼翼靠近二层甲板一角的大白,轻声道,“大白乖,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