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4节

要么是他装傻,要么是她魔怔。

她竟然对个傻子魔怔,赵锦诺恼火……

身后‘蹬蹬蹬’的脚步声传来,“阿玉姐姐,不生我气好不好?我是傻子嘛,你同傻子生气做什么……”

她脚步未停。

她上一层阶梯,他也上一层阶梯。

似是见赵锦诺还是不搭理他,他有些急了,“阿玉!”

赵锦诺顿了顿,下意识转眸,却见身后的人两腮鼓鼓整个脸似是充气的包子脸一般。

见她转身了,包子脸顿时泄气,只皱着眉头,“不生气!!”

只是说完,两腮又重新鼓起,似是在同自己怄气。

赵锦诺奈何,“刚才为什么亲我?”

阮奕嘟着嘴,没有应声。

赵锦诺转身。

阮奕急了,“阿玉……”

赵锦诺奈何转身,却见他嘴角耷拉着,一颤一颤的,两个眼眶内都眼泪汪汪的,似是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随时都会哭出来一般。

赵锦诺有些恼火。

方才被偷亲的人明明是她啊,还偷亲了她两回,怎么像她欺负了他似的!

眼见他鼻尖一红,眼泪就要夺眶而出,赵锦诺恼道,“不许哭!”

似是这句话有了奇效,有人倒吸了一口气,眼泪生生给憋了回去,鼻涕却憋出来了,应是被她唬住了,模样委屈到不行……

赵锦诺又好气又好笑,心中却似微微软了下来,“把鼻涕擦了。”

他眼巴巴看她。

她也看他。

她顿时反应过来,他两手还呆呆抱着大白……

她唇边轻叹,她同一个小傻子置气做什么。

她拿手帕给他擦了眼角和鼻尖,轻声道,“大白兔,日后不可以偷偷亲我……”

他忙不迭点头,“那我日后不偷亲了……”

赵锦诺还来不及松口气,他很快的速度举一反三,“那阿玉姐姐同意了可以亲吗?”

赵锦诺额头三道黑线,“……也不可以。”

阮奕嘴角再次耷拉,似是眼泪又要涌了出来。

赵锦诺心中叹了叹,“不许哭!”

她再次恐吓。

阮奕再次将眼泪憋了回去,这次没有憋出鼻涕来。

赵锦诺奈何垂眸,羽睫莲雾,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以后的,成亲后才可以……”

……

由得方才一幕,阮奕同赵锦诺二人抱了大白回三层甲板上。

郁夫人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她是怕阮奕落水。

郁夫人叮嘱,“这回抱好了。”

阮奕老实点头。

郁夫人娥眉微蹙,他今日倒是听话……

郁夫人目光不由朝一侧的赵锦诺瞥来,阮奕同她一处,似是分寸了些。

郁夫人眸间含了温和笑意。

赵锦诺朝她福了福身。

听说人和兔子都寻回来了,阮旭也才回了三层甲板上。

他先前是吓得不轻,阮奕不会水,也不知轻重,许是跟着大白就会往江里跳,他先前去了船头方向寻,赵锦诺去了船尾寻,方才船上的小厮来找他,说二公子和兔子都寻到了,他这也才松了口气。

目光看向赵锦诺,也似郁夫人一般,眸间淡淡笑意。

……

稍晚些,游船驶到江中,江风便大了起来,不适合再在甲板上赏风景,王氏便领了众人到船舱内听小调弹唱。

乾州的小调评弹甚是有名,郁夫人早前便喜欢听曲,不多时,便听出了几分乾州小调评弹的韵味来。

又尤其是在江上,更多了几分雅致。

王氏看得出郁夫人喜欢。

王氏身侧坐着赵锦诺,郁夫人身侧坐着阮旭和阮奕兄弟二人。

阮旭还好些,阮奕听了一阵子,便直接在一侧打起了第一个呵欠来,少时,就单手托腮,呵欠连天。

王氏朝郁夫人道,“不如让二公子同锦诺去别处玩一会儿吧。”有杜鹃和海棠远远跟着,让二人去别处玩耍倒也无妨。

郁夫人也看了看身侧,阮奕似是忽然来了精神。

让他陪着听评弹是无趣了些,听到王氏说让他同锦诺去玩,阮奕眸间仿佛熠熠生辉。

郁夫人笑笑,“去吧。”

只是末了,又交待一句,“要听锦诺的话。”

阮奕欢喜应声。

……

二层甲板上的风便没有三层甲板的风大,赵锦诺给阮奕看昨夜画的大白。

阮奕兴奋道,“哇~好像大白!”

大白自己也觉得像。

阮奕欢喜叹道,“阿玉,你怎么画得这么好,太像了!”

赵锦诺还是伸手做了一个“嘘”声的姿势,阿奕会意,遂小声了些,“阿玉,你也画画我吧。”

赵锦诺转眸看他,唇畔勾了勾,“你不好画。”

阮奕委屈,“为什么我不好画,因为我是傻子吗?”

赵锦诺忍俊,顺着他的话道,“是啊,傻子最不好画了,所以要等你不傻了,我再画你……”

阮奕嘴角耷拉,似是眼泪汪汪又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