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6节

王氏竭尽全力补救。

赵江鹤看了看赵锦诺,赵锦诺亦看他。

看到赵锦诺的脸,赵江鹤似是恢复理智,“夫人说的是,我一时未反应过来。”

王氏心底微舒。

郁夫人亦颔首,“那我与奕儿便再次告辞,赵大人,王夫人,锦诺,日后见。”

赵江鹤和王氏都朝郁夫人还礼。

赵锦诺亦恭敬行礼。

马车就在跟前,早前便备好的,眼下,马车放下脚蹬,阮奕先将大白放下,大白老实跑进马车里,才又折回,扶了郁夫人上马车,而后自己又转身看了看赵锦诺,见赵锦诺朝他笑笑,这才转身上了马车。

马车上,郁夫人撩起帘栊,“赵大人,王夫人,勿送。”

两人再次还礼。

郁夫人再看向锦诺,亲厚笑了笑,赵锦诺再次福了福身。

抬眸时,见马车中的小傻子似是眼看着就要憋不出了,不知为何,赵锦诺心底略微揪起,马车缓缓驶离,郁夫人放下车窗上的帘栊,忽得,赵锦诺听到马车中传来的“哇”的一声哭声。

赵锦诺微怔。

周遭的人也愣住,片刻,似是都反应了过来,是阮奕的哭声……

众人面面相觑,明知不好讲什么,便都不开口。

但这哭声,却慢慢地,缓缓地,温柔得流进赵锦诺的心底。

赵江鹤朝她看过来,沉声道,“诺诺,我有话同你说。”

言罢,又朝王氏道,“夫人先回去吧,我同诺诺稍后回来。”

王氏眸间微微滞了滞,只是赵江鹤都开口,她又不好一同跟着,只得听赵锦诺应了一声“是”后,目送着赵锦诺跟在赵江鹤身后,朝官邸相反的方向走去。

“夫人……”刘妈妈看出王氏眸间的恼意,宽慰道,“郁夫人开了金口,这婚事就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刚才大人也应了,没得变了。大小姐再如何也是大人的女儿,大人要宽慰一两句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这阮家的儿子是个傻的呀,方才都哭成那样……”

刘妈妈言罢,王氏心中是缓了缓。

只是目光看向父女二人的背影,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她不喜欢他们父女二人在一处。

……

乾州临水而兴,官邸对面便是曲江的一条支流。

三月暖春,江边沿岸绿柳新芽,清风拂柳,赵锦诺低眉,听一侧父亲开口,“阮家的儿子是个傻的,若不想嫁,就不嫁了……”

赵锦诺微怔。

作者有话要说:  今日份~

第19章 升迁

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父亲的话。

赵江鹤眸间微敛,沉声道,“诺诺,这是你娘亲给你定下的婚事,本是一桩好姻缘,只是因为途中生了变故,阮奕遭了不测,如今才变成了傻子。从一开始,赵家就不是想用这桩亲事攀附阮家,你不想嫁,这门亲事爹爹来处置。”

赵锦诺蛾眉微蹙,心中越发有些看不懂自己的父亲。

……

等回赵府苑中,赵锦诺还心猿意马。

父亲今日的举动是古怪了些。

赵家若不是因为这桩婚事要攀附阮家,那父亲默许祖母和王氏接她回来做什么?

赵锦诺总觉得这其中藏了些她不知晓的事情。

只是,小傻子也没什么不好。

她想起今日辞别时,他亲她,她亦亲了他,他的亲吻犹如晨曦朝露,干净而通透。

赵锦诺微微脸红。

也想起,早前在江边,她回绝父亲的话,“阮奕很好。”

他从父亲目光中看到惊愕。

既而听他沉声道,“诺诺,不是赌气的时候。”

她淡声道,“阮奕真的很好,我喜欢他……”

……

总归,江边回官邸,一路上父亲没同他再说话。

似是她口中那句“我喜欢他”,让父亲想起旁的事情。

她又不当去问。

遂一路回了官邸。

……

眼下,赵锦诺托腮,笔尖在纸上胡乱画了画。

阮家在京中,赵家在乾州,阮家再来人,便是提亲的,阮奕应当不会再来了。那再同他见面,应当就是成亲的时候,最快也是明年年初了……

明年年初,似是有很长一段时间见不到大白和大白兔了。

苑中,应是杜鹃在同旁的来窜门的丫鬟说话。

杜鹃惯来嗓门都大,她在内屋中都能听见,她是嫌吵,想去关窗户,却听杜鹃的声音从苑中传来,“这么说,夫人是要将二小姐和公子接回来了?”

赵锦诺轻瞥了眼,是王氏苑中伺候的丫鬟。

那丫鬟道,“可不是嘛,这次特意将二小姐和公子送出去,不就是为了大小姐的婚事?听说这桩婚事成了,人自然也得接回了,夫人可盼着呢!”

杜鹃也欢喜附和着,“二小姐和公子回来就好了。”

王氏的丫鬟附也和。

赵锦诺阖上窗,窗外的说话声顿时小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