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8节

赵锦诺是被他们扯着跑出去的。

赵锦诺听到刘妈妈在身后跺脚,“这俩祖宗!”

作者有话要说:  专门气死王氏的龙凤胎一对儿,么么哒

下章猜猜看到谁,不是男主,不是她爹哈哈哈,下章见,争取明早更

第21章 范侯

赵琪和赵则之兄妹二人拉着她一路绕着各种小巷来回穿梭,后面,竟真连一个追上来的都没有。

赵琪和赵则之欢呼雀跃。

赵锦诺也忍不住笑笑,似是来乾州城后,赵锦诺心中还从未这么畅快过。

也似是从这一日起,她在赵府也不孤单了。

赵江鹤和王氏不在,刘妈妈和杜鹃、海棠都拿龙凤胎没办法,老夫人又疼这对龙凤胎得很,终日小心肝得唤着,近乎千依百顺宠溺着,连带着赵锦诺在家中的日子都好过了许多。

有时同赵琪和赵则之兄妹在苑中一道玩耍,有时去芝宝楼,还有时外出看皮影戏,便是刘妈妈跟着,其实到后来也形同虚设,刘妈妈自己也不怎么愿意跟来了。

……

到四月二十,宋妈妈和阿燕一道来了府邸。

庄子上的东西都收拾妥当了,早前走得急,杜鹃连旁的东西都没让赵锦诺多带,眼下,宋妈妈是将她的东西都带来了。

庄子上的人却未按王氏的意思遣散。

宋妈妈偷偷照着赵锦诺说的,将田产和地契都置成了死契,要十年才可交易。

这样,便需人留在庄子上打点和照看。

柱子一人不够,庄子上的人多多少少都能留下来,这些都是庄子上的人手,等赵锦诺出嫁,这些人的卖身契都会给到赵锦诺处,届时,便不受王氏掣肘了。

这次砖砖先没有带来。

砖砖是赵锦诺养的猫,她早前并不知晓府中是否有人不喜,不好轻易带来,怕冲撞了谁,砖砖被送走,还不如留在庄子上先养着。

宋妈妈和阿燕一来,赵锦诺这边更好了起来。苑中的事有宋妈妈照看着,她的事可以阿燕帮忙去做。

……

等到四月底,赵锦诺在龙凤胎的帮忙下,已经将乾州城逛熟络了。

老夫人这端也将乾州城的事宜处理得差不多,便准备五月端阳节后两日便启程去京中。

乾州临水,端阳节的龙舟赛是最热闹的,老夫人是想看完龙舟赛再走。

龙凤胎也愿意。

龙凤胎对赵锦诺说,每年都有许多从外地专程赶来乾州看龙舟赛的客人,届时江边全是人。爹爹是乾州知府,便是调任了,官邸也能拿到龙舟赛最好的位置。

赵锦诺在新沂还真未来乾州看过龙舟赛。

早前倒是也有人约了她来乾州看龙舟赛,只是,眼下还是最好见不到这个人的好……

……

很快到了端阳节。

官邸的马车直接将人载到了曲江一侧搭建的观礼台处,有官邸的人引路,老夫人带着三个孩子果真往观礼台中央的区域走去,只是老夫人想在正中的位置落座,今日观礼台的掌吏却上前,“老夫人,今年京中来了贵人,这位置是留给京中贵人的,怕是要劳烦老夫人和公子,小姐到稍左侧的位置落座。”

老夫人面色颇有些不好看,“怎么,我儿赴京任职才几日,这新的乾州知府还未上任,我们这就人走茶凉了?”

掌吏连忙赔礼道歉,“老夫人您误会了,您看是我这话说得不清楚,今日来的,是京中的范侯。这范侯可不同旁的侯爵,是陛下和皇后的养子,自幼是在皇后膝下长大的,这京中都让他三分。别说是官邸的女眷了,就是大人尚在,也需巡礼问候着。要不,这都用帷帐隔开,便是冲撞了。”

掌吏这么说,应当不是在哄人。

老夫人也听进去了,今日来人来头不小,是冲撞不得的。

老夫人轻咳两声,“那孩子们,坐下吧。”

其实这位置也不差,视野也好,就在中央帷帐的一侧,只是不如帷帐里宽敞罢了。

观礼台上陆续开始坐人,江岸上亦占满了百姓,似是端阳节的炎热都驱散不了龙舟会的热情。

赵琪和赵则之数了数一共八支龙舟队,缝四进二,最后一场争夺龙王的最终角逐,一共四场,再加上还有龙舟表演,差不多要个半时辰。

观礼台上的小吏送了瓜果和点心和解暑的凉茶来。

官邸的丫鬟也跟来了两人,另有老夫人身边的周妈妈伺候着,帷帐里的扇风没断过,倒不怎么觉得热。

稍许,听到江面上铜锣声响起。

这是清场的声音,示意龙舟赛即将开始,需各就各位。

在周遭的欢呼声中,赵锦诺端起茶盏,轻抿了一口杯中的凉茶,掌吏正领了贵客从观礼台前的长廊走来,赵锦诺刚好抬眸一瞥,正好见到对方的一个正脸,当即,“噗……”的一声,赵锦诺口中的凉茶悉数喷了出来,还呛得不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