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19节

范逸见她转身,似是连先前那对双胞胎都不准备等了,范逸忽然又开口,"喂,你早前说你三岁就在新沂庄子上,你一个姑娘家,你爹爹和祖母也够狠心的。”

赵锦诺看他,没有说话。

范逸忽然道,“等回了朝中,我参你爹一本。"

赵锦诺转眸看他,“多谢高抬贵手,不劳范侯操心。”

言罢下了台阶,干脆去寻赵琪和赵则之,不同他一处了。

范逸看着她的背影笑笑。

片刻,又愣了愣,似是阮家同乾州赵家定过亲?

……

后日,官邸中再做一轮清点,老夫人便带着赵锦诺和赵则之,赵琪兄弟姊妹三人起程赴京。

这趟是举家搬迁,东西带的多了些。

不过有乾州衙门的人一路护送,这一路倒也应当安稳。

乾州到京中大约月半脚程,他们带着东西走得慢,许是也要两月了,那等到京中就是七月盛夏,最是一年中炎热的时候。

出乾州约半个时辰,听见周遭马蹄声传来。

有人在马车外问,“请问,可是乾州赵家的马车?”

赵锦诺一听这声音就有些不好了。

果真,何步云骑马上前,见范逸身后跟着的侍卫着装,便知晓他应是朝中之人,何步云应道,“正是乾州赵家,请问阁下是?”

范逸笑了笑,有意朝着马车内高声道,“在下范逸,早前在新沂时同大小姐认识,见到赵府的马车,便过来问问。”

马车中,老夫人和赵琪和赵则之都纷纷看向马车中的赵锦诺。

老夫人脸色很有些不好看,“在庄子上都认识些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只是话音刚落,就听何步云道,“……范侯?”

范逸应是默认,何步云拱手,“见过范侯。”

老夫人愣住,顿时脸色如被人抽了一巴掌一般,又古怪地看向一侧的赵锦诺。

赵锦诺垂眸,装作未看见。

马车外,范逸言罢,朝马车内笑笑,“老夫人在吗?”

赵锦诺整个人都不好了。

但听闻是范侯,赵则之赶紧撩起帘栊,老夫人一脸皮笑肉不笑的恭敬表情,“见过范侯……”

范逸一脸危言耸听,“老夫人,听闻近来乾州回京中路上时有流寇滋事,生了好几场乱子,你们这没几个人手,马车上也都是妇孺,怕是不安全哪!”

老夫人似是被吓到了,一脸紧张。

赵琪和赵则之也一脸担心模样。

只有赵锦诺恼火看他。

他瞥了赵锦诺一眼,强忍住笑意,朝老夫人一本正经道,“正好我同大小姐认识,不算外人,眼下也刚好要回京,老夫人,干脆我与你们一道同行吧,也安全些,老夫人不介意吧?”

老夫人已是一脸担惊受怕,“怎么会?那有劳范侯。”

范逸笑了笑,“老夫人客气,应当的。”

赵锦诺扶额。

……

等到前方凉茶铺子小憩,给马车饮水,喂草。

范逸才上前同赵锦诺招呼。

都晓范逸早前在新沂的时候同赵锦诺认识,这番也是因为他认识赵锦诺的缘故,才会一道同行,老夫人也怕得罪他。

他来寻赵锦诺说话,旁人也不好打扰。

赵锦诺叹道,“是真有流寇,还是特意来找麻烦的?”

范逸道,“真有流寇!再说我哪里是来找麻烦的,分明是帮你,一看你祖母就不喜欢你,你看看,我两句话功夫可是就待你好脸色了,我是帮你好不好,赵锦诺?”

赵锦诺微怔。

连她名字都纠正过来了,应是打听过了。

范逸笑了笑。

正好店家端了茶水上来,他们二人坐一桌,旁人坐一桌,范逸问,“你们家可是同阮家订了亲?”

赵锦诺微顿,转眸眼神古怪看他。

范逸轻嗤,“看我做什么,阮奕同我说的……”

听到这句,赵锦诺连指尖都僵了僵,阮奕?

范逸补充,“在他摔傻之前。”

赵锦诺眸间微微滞了滞,不由轻声问道,“你认识他?”

“认识!”他轻哼,“何止认识!”

赵锦诺心底忽得砰砰跳了跳,想起阮奕那双眼睛,不由微微有些脸红,低声问道,“……他是什么样的人?”

范逸想也不想,”讨人厌的人!“

赵锦诺愣住。

稍许,眨了眨眼,如释重负般颔首,“你若说讨厌的,那一定不讨人厌。”

范逸横眉,“赵锦诺!”

只是,忽得他也愣住,”你问阮奕做什么?“

稍许,他整个人僵住,“不会是你吧?阮奕的未婚妻?”

作者有话要说:  大白兔:是我的呀,是我的呀,是我的阿玉呀

第23章 长得像

“真是你?”

见赵锦诺没有应声,范逸眉头皱起,“阮奕是傻的啊,阮家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们赵家若是退亲,没有人会说你赵家的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