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20节

郁夫人这便明白了,颔首间,又忽然想起,“那既在路上,岂不是下月初就要入京了?”

阮鹏程点头,“户部缺人手,朝中催得急,应是下一任乾州知府尚未到任就将赵江鹤催上了路,应是这月月底就能抵京。”

郁夫人没想这么快,不过也是好事,郁夫人道,“那等赵家到了京中,大人便可上门提亲,也不必再往乾州走一遭了。”

阮鹏程也笑笑。

一侧的阮奕瞪圆了眼睛,“是阿玉……不不不,是锦诺要入京了吗?!”

整个人就差抱起怀中的兔子欢呼雀跃了。

阮鹏程奈何看他,分明早前多清风霁月的一人,可眼下……

阮奕这回干脆抱起大白手舞足蹈,“那我是不是可以每天都见到锦诺了!哦!哦!”

阮鹏程不忍再看,起身往书房去。

郁夫人追上去宽慰。

偏厅中,只有阮旭陪着阮奕。

阮奕眼中委屈,“爹是不是又生我气了"

阮旭安抚,“没有,爹只是在朝中累了,先去休息了。”

阮奕看着他,“大哥……”

阮旭道,“爹很关心你,比我们都关心……”

“哦……”阮奕抱紧怀中。

******

翌日,宴府内,阮奕抱着大白在书房中等候。

书房中有人伺候茶水,阮奕在书房中坐了许久,除了追大白之外也没乱跑,没有弄乱书房内的陈设。

稍许,有脚步声折回。

“宴叔叔!”很远,阮奕便起身唤道。

今日早朝推迟,宴书臣回来得也迟,阮奕其实已等了不少时候。

“奕儿。”宴书臣入内,眸含笑意。

小厮奉茶。

“宴叔叔!”阮奕抱着大白走到跟前,招呼声中都是亲厚。

“去过乾州了?”宴书臣一面掀起衣摆落座,一面问。

阮奕笑眯眯点头,“去了,还见到了阿玉。”

“阿玉是谁?”宴书臣莞尔。

阮奕连忙摇头,“不对不对,是锦诺,宴叔叔,我见过锦诺了。”

听到这个名字,宴书臣还是僵了僵,遂抬眸看他,眸间星辰柔光,轻声问道,“她是个怎样的姑娘?”

宴书臣一问,阮奕仿佛打开的话匣子,整个人趴在月牙桌前,笑意收不住,既腼腆又激动道,“锦诺是个好好看,好好看的姑娘,我好喜欢,大白也喜欢。”

如此直白,丝毫不加掩饰,宴书臣笑了笑,“还有呢?”

“嗯……”阮奕想了想,忽然神秘道,“宴叔叔,我亲了她!”

宴书臣微楞,继而喉间咽了咽,认真道,“奕儿,这不是君子所为……”

只是话音刚落,却忽然想起年少时候,他也是偷偷亲了旁人,而后她未睁眼,口中轻轻袅袅道了声,宴书臣你胆子再大些……

忽然而来的回忆,他噤声。

阮奕却在跟前抱着大白转着圈。

宴书臣敛了眸间神色,继续道,“隔两月,太子要在月牙湖狩猎,京中不少世家子弟都会去,奕儿,你想去吗?”

“去去去去!”阮奕欢喜,连大白都扔一边不要了。

他最喜欢骑马狩猎了,只是,阮奕嘴角抽了抽,“宴叔叔,娘亲说我早前就是从马上摔下来……然后摔傻了的,我爹不让我再看骑马射箭了,会凶我的……”

他是有些怕的。

宴书臣笑了笑,“我同你父亲说。”

“真哒!”阮奕近乎欢呼雀跃,“宴叔叔你最好了!”

他就差蹦上去亲他一口。

宴书臣忽然想起早前的阮奕,也是这般——宴叔叔你最好了!

只是意气风发,年少昂然,如如今全然两幅神色……

他没有孩子,他拿阮奕当自己的孩子。

宴书臣阖眸。

“宴叔叔……”他还是神秘凑到他跟前。

宴书臣睁眼,请嗯一声。

阮奕似是仔仔细细打量了他,而后认真道,“宴叔叔,我发现,阿玉长得有些像你!”

赵锦诺?

宴书臣怔住。

作者有话要说:  聪明如宴书臣,,,

第24章 别碰我的大白

“见过宴相了?”阮奕回府,郁夫人问他。

他怀抱着大白,一脸喜色的拼命点头,一看便是心情极好。

郁夫人知晓宴相待他若半个儿子,他也喜欢同宴相一处。在从马上摔下来之前,阮奕便是宴相的学生,只是宴相不收学生,他便都唤的一声宴叔叔。

“今日见宴相说什么了,怎么这么开心?”知子莫若母,郁夫人从他眼角眉梢都看出喜色。

阮奕抬眸看向郁夫人,激动道,“娘亲,宴叔叔问我想不想去月牙湖狩猎,我说想去,可是爹会生气,然后宴叔叔说他同爹说,然后我就可以去月牙湖狩猎啦!”

阮奕言罢,抱着大白举高高,“大白也要去!”

大白双目猩红,整个兔身都在哆嗦。

郁夫人倒是愣了愣,“宴相真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