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21节

袁欣羽睫轻颤,轻声道,“走吧,回府吧。”

两年前,外祖母家病重,父亲让人送她回洛城看外祖母,她临走前还见过阮奕。那时他人都是好好的,鲜衣怒马,风华绝伦,见到她同二哥在一处,还会勒马停下,笑容在他唇边清光熠熠。

怎么会突然就傻了……

马车缓缓驶离,袁欣咬紧双唇,唤了声,“停车。”

婢女愣住,马车也骤然停下。

袁欣掀起帘栊下了马车,婢女赶紧上前扶她下马车。

袁欣还是不信,她拎起裙摆,碎步快跑上去,口中唤道,“阮哥哥!”

大白耳朵瞬间竖起,一双红眼四处张望。

阮奕身后的侍卫也停下脚步,只有阮奕还在继续往前走。

“二公子……”侍卫有些尴尬。

阮奕这才停下,抱着大白回头。

他驻足,袁欣正好小跑至他跟前,口中喘着气,眉间带着笑意,若春水顾盼,目光落在他身上,他轻颦看她,想不起来她是谁……

但袁欣看来,他眉头微皱,又不苟言笑的模样,似是并无傻气,还依稀有早前的几分清逸俊朗在。

袁欣有些不好意思一直看他,只得低着头,娇羞看向他怀中抱着的那只大白兔。

袁欣心底微颤,为了让他觉得亲近,她一面说话,一面伸手去摸大白,“阮哥哥,这只兔子……”

只是话音未落,阮奕皱着眉头,语气中有些恼,“别碰我的大白!”

袁欣整个人都愣住,花容失色。

阮奕气恼道,”它不叫这只兔子,它有名字,它叫大白!“

作者有话要说:  大白兔:只有阿玉姐姐可以摸~~我是说大白

晚点还有一更

第25章 驿馆

“你!……”袁欣似是也恼极了,但更多的是难以置信。

阮奕是真傻了!

哪里还有早前那个衣襟联袂,偏若出尘的阮奕模样?

袁欣越看他,心中越委屈,忽得一下,眼圈便红了。

阮奕怔了怔,“喂,你别哭啊!”

惯来都是他哭,别人哄,现在突然有人在他面前哭,似是他欺负了她似的!

但刚才分明是她连名字都不问,动不动就要伸手摸大白。

大白最怕生了,一怕生就到处跑,追两条街都追不到。

看她一直在他跟前哭,阮奕有些恼,“你能不能不哭了!”

袁欣怔住。

先前还是委屈,眼下,就似委屈到了极致,又有几分丢人,“我……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说完,半捂着脸转身跑开了。

身后的阮府侍卫头都大了。

方才那可是禁军头领袁迁,袁大将军的女儿。袁将军就这么一个女儿,平素在京中都是有名娇宠惯了的。

在二公子摔傻前,袁小姐就喜欢跟在袁二公子身后,来寻二公子,二公子看在袁二公子的份上对袁小姐也算和善。

但方才,袁小姐应是没想到因大白的事会惹恼了二公子。

二公子倒是没什么,袁小姐应是被打击透了。

夫人若是问起,又不怎么好交差。

……

也由得袁欣这么一哭,京中贵女圈都知晓如今阮奕不仅傻了,还将袁欣给气哭了。

风姿卓然的阮奕痴傻了,京中多少贵女都意难平,但想起早前时候,就是因为袁欣的二哥同阮奕走得近,袁欣凭着这层关系,时常跟在她二哥身后,同阮奕一处,京中多少贵女都看得羡慕嫉妒恨。

眼下,听说袁欣在阮奕这里吃了这么大的亏,别提这两日茶前饭后多了多少谈资。

又听说,阮奕早前是同人订过亲的,眼下出了这档子事,也不知对方是不是要退亲?

京中的八卦惯来多,没几日,便八卦到了户部员外郎的长女赵锦诺身上。

……

赵锦诺接连几个喷嚏。

老夫人瞥了眼她,心中其实很有几分不耐烦。

只是这一路都仰仗范侯照顾,范侯又同这个自己孙女走得近,赵家祖母只好别扭得关切一句,“可是染风寒了?”

言外之意,她和琪姐儿,之哥儿还在马车内。

眼下已经六月中下旬,京城在南边,越往南走,天气越炎热。

去京中的路程早已过半,因为同范逸一道的缘故,路上各处极尽方便,更一路顺畅,原本以为要七月上旬才能抵京,眼下看,都可以提前到六月末。

马车内,赵琪和赵则之正一左一右趴在老夫人身侧午睡,赵锦诺也怕吵醒他二人午睡,应了祖母一句,就起身去了马车外。

马车内有陶妈妈和周妈妈在扇风,又有顶棚,倒是凉快些。

马车外,在车夫一侧共乘便热了许多。

赵锦诺擦汗,有人遛马上前,“呀,又被赶出来了?”

赵锦诺转眸看向范逸,范逸一脸幸灾乐祸表情。

范逸笑笑,“停车。”

车夫知晓他是范侯,他开口,车夫不敢不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