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22节

下章诺诺要见宴相啦

第26章 照面

“宴相,您是今日来的环城吗?”范逸与他对坐。

对面的人简单一袭白衣,范逸同他说话,他目光便看向他,认真在听,又眸含笑意。

等确认范逸说完,宴书臣才道,“侯爷,我来环城两日了。”

他的声音惯来好听,自小时候起范逸便如此觉得,当下遂笑了几分,也不唤宴相了,直接道,“宴叔叔,你怎么来环城了?”

范逸是皇后的养子,自幼在皇后身边长大。

宴书臣是皇后的表兄,又是顺帝身边的重臣,是自幼看范逸长大的。

所以,没有外人时,范逸也唤得一声宴叔叔。

宴书臣笑道,“外出公干,正好路过环城,有早前的旧友在,告假多呆了两日,侯爷呢?”

范逸应道,“我自新沂回来,早前陛下吩咐去新沂的差事,才刚办完,准备在环城驿馆借宿一宿,明日就出发回京,宴叔叔,你同我一道回京吧。”

宴书臣唇瓣勾了勾,“不一定,我还有些事,许是要迟两日,办完再走。”

范逸口中唏嘘一声,“宴叔叔,那我不等您了。明日还有人同我一道回京上路,都是女眷,途中也不便作耽误。”

宴书臣刚端起茶盏,临到唇畔,忽得凝眸看他,“范侯同哪家的女眷一处?”

范逸应道,“就是早前的乾州知府,眼下赴京到户部任职的户部员外郎,赵江鹤,赵大人家中的女眷。”

宴书臣指尖微滞,赵江鹤?

宴书臣淡声,“范侯认识赵江鹤?”

范逸轻哂,“我哪认识他啊?我是去新沂的时候,认识他的女儿赵锦诺。”

听他口中熟络语气,宴书臣抬眸看了看他。

******

入夜,赵锦诺和赵琪从老夫人苑中出来。

方才陪着老夫人说了会儿话,老夫人困了,她们二人便回自己落脚的院落中休息。

因为范逸的缘故,驿馆的掌吏没敢怠慢,给赵府女眷安排的住处都很宽敞,不似马车上打紧。

老夫人下榻的苑子稍大些,有一个外阁间套内屋,苑中还有一间暖阁。老夫人住内屋,赵则之住老夫人苑中的暖阁里。

赵锦诺和赵琪姐妹二人则分别有一个小苑。此番从乾州赴京,赵锦诺身边是没有跟旁人,于是眼下,拎着灯笼是赵琪身边的侍女。

驿馆各处都有掌灯,亦有侍卫值守,是安全之处。

言辞间,便先到了赵琪歇脚的苑落,赵琪朝侍女道,“你送姐姐回苑中吧。”

侍女福了福身应好,赵锦诺唇畔勾了勾,从侍女手中接过灯笼,朝赵琪道,“不了,我自己回就是,又不远,不劳烦旁人特意走一趟,明日要早起,你早些歇息。”

赵琪应好。

赵锦诺拎起灯笼继续回苑中。

她的苑子最清净,因为靠驿馆内苑处。

她拎着灯笼,路上逢着的驿馆小吏和女使都同她热忱招呼,“赵小姐。”

哪家家眷入住,当如何唤,驿馆中的小吏和女使都心如明镜。

赵锦诺回礼。

等路过内苑时,瞥见内苑中有一处灯火稍许亮些,似是一处暖亭。

本就离得近,夜色尚早,赵锦诺想踱步去看。

暖亭离得不远,绕过三两处小径便至。

赵锦诺是见暖亭处灯火明亮,暖亭中坐了一袭白衣身影,四十岁年纪往上些,温文儒雅,气华高然。一手握着书卷,一手端起茶盏,一面看书,一面轻抿了一口茶水。

他举止优雅,眸间宁静而心无旁骛,似有荣华万千。

赵锦诺不由怔了怔,莫名脚下驻足看了许久,也没有动弹。

稍许,似是暖亭中的人也觉察了对面的目光,遂朝她抬眸,只是目光看向她时,明显顿住,眸间似是氤氲,又很快敛眸,掩了眸间情绪。

赵锦诺以为自己看错。

这里是环城驿馆,下榻的都是朝中官吏,她先前这么贸然看了暖亭中的人许久,是她失礼了才是。

但对面的大人已经见到她,她此时装作没看见便走,实则有失礼仪,况且,她似是有些好奇对方,想近处多看两眼。

赵锦诺深吸一口气,遂拎着灯笼缓步往前,临到暖阁处,才低头福了福身,“方才见暖亭中有灯火,好奇过来看看,打扰了大人,还望大人见谅。”

宴书臣近乎是一眼便认出了她。

她与安平如同一幅模子刻出来,亦像他初见安平时候的年纪。

模样里还同他稍许挂像。

他浸淫官场多年,还是一瞬间失了心中平静。

却很快平复,怕吓到她。

环城是乾州入京的必经之路,赵家的家眷会在驿馆下榻,他是特意来环城看她的。

已等了两日。

但于她而言,他只是陌生人……

宴书臣看了看她,温声道,“不打扰,正好也在苑中看书解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