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23节

她今日和他说起的书,都是早前安平时常看的。

赵锦诺回眸,眸间淡淡,“宴相,我娘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宴书臣失了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挺肥的,等隔壁完结,这边都会肥肥的

见过宴相,我们要尽快回京见大白兔啦~

第27章 清明

这一晚,赵锦诺心中踏实。

躺在床榻上,想起今日同宴相在一处,说了《历山游记》,又说了其他好几本书,宴相都认真听着,眸含笑意,温文如玉……

她很喜欢同宴相一处。

有股莫名的亲切在其中。

像是……亲近的长辈在听她说话,亦像和善的老师在同她讨论书册和功课,更像……赵锦诺心中不合时宜得想,更像一个慈父,在同久别的女儿随意闲聊……

她心中唏嘘。

父亲却不会。

父亲待她多淡漠,总共同她说过的话,似是还不到今日宴相的零头……

不知日后还能否见到宴相?

或是,能否再能得他空闲的时候,这般同他一处说话,探讨书册……

不过,她心中又豁然通透,这样高不可攀的人物,今日能放下手中的事,在暖亭中耐着性子听她说这么久的话,她应当知足了。

赵锦诺笑笑。

还有几日便要抵京了。

京中与她是陌生的。

她亦有些想念大白兔和大白了。

她唇边微微勾了勾,想起桌下那双清澈不染一丝尘埃的眼睛,朝她天真温和得笑着,他同他的大白一处和她招呼点头,在江船上他偷偷亲她,她眸间的错愕……

她惯来有点夜灯入睡的习惯。

她朝着那盏夜灯,轻声道,“大白兔,晚安。”

而后转身向内侧躺下,很快安稳入睡。

这一宿,她似是睡得尤其好,亦做了一宿美梦。

似是梦见了宴相的藏书,叹为观止,又似是梦到和小傻子一起吃了麻辣兔头。

……

这一宿,宴书臣彻夜未眠。

脑海中全是锦诺早前那句,娘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

他从未想过,安平已经不在了。

在很早的时候……

—— 宴书臣,书都拿倒了,说,你是不是在偷看我!

—— 宴书臣,我们日后若是生个女儿就叫锦诺吧,锦者美好也,诺是一诺千金,锦诺就是你我之间的誓言……

他伸手捂住额间眉心,似是巨大的悲恸从中而来,压抑得他喘不过气来……

—— 滚吧,宴书臣,我日后都不想见到你。

—— 难道我要向他柏炎跪拜,给他叩首,称他陛下,对他感恩戴德,和助他造反之人举案齐眉,琴瑟和鸣?那我有什么面目去见容家的列祖列宗,去见父皇母妃?

—— 宴书臣,我若同你在一处,你何以安身……

他指尖微微颤抖着,眸间皆已泪目……

她不在了。

已经不在了……

很早之前,就已经不在了……

他指尖扣入掌心,犹若剜心蚀骨。

屋中的灯火亮了一些,直至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

这一宿,赵锦诺只觉睡得极好。

翌日醒来,晨曦微露,似是心情都好了许多。

今日还要启程往京中去。

这一路与范逸同行,范逸走得早,又最为守时。他自己守时,便也最反感旁人迟。

同范逸一道,就连平日在府中慵懒惯了的祖母都不大敢作迟。

她亦是早起。

刚出苑中,却见驿馆的小吏快步朝苑中来,“大小姐安好。”

是特意来寻她的。

她福了福身。

小吏朝她道,“大小姐,侯爷让下官来知会大小姐一声,今日要晚些出发,不着急上路。”

她意外,温声问道,“这位大人,可是有什么事?”

小吏笑了笑,应道,“下官是听说宴相忽然要同侯爷一道回京,但宴相手中还有些事情未完,所以要耽误些时候,侯爷这里便也跟着要晚些再出发。所以,侯爷是怕老夫人和大小姐这处等,就让下官逐一说一声。”

宴相一道?

那……岂不是她这一路回京都能见到宴相了?

赵锦诺心中莫名涌起一抹小欢喜,嘴角微微勾起,朝小吏道,“劳烦大人了。”

小吏应了声“不敢不敢”,这才转身离了苑中。

赵锦诺心中唏嘘,她昨夜临睡前还在想,什么时候能再见宴相?今日就听说宴相会同范逸一道回京,那便是往后的四五日,她都能远远见到宴相,许是还能同他一道说话……

六月底,已是盛夏,满苑草木葳蕤,鸣蝉不已。

赵锦诺却觉心中繁花似锦。

……

等到巳时过后,赵琪来了苑中,“姐姐,听说了吗?我们这一趟回去,要和宴相一道呢!”

宴相是国中重臣,是陛下最器重的臣子,也是天下读书人心中推崇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