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25节

他牢牢记在心中。

从阿玉下马车起,他就兴奋得朝她挥手,只是不敢出声唤他。

也想着她应当看不到他。

身后的小厮先前起就很紧张,怕他从城墙上蹦下去,一刻大意都不敢。

但先前,赵锦诺忽然抬头看了看,阮奕以为她看见他了,一脸欢喜抱着大白窜上窜下跳着,一面挥手。

结果赵锦诺很快低下头去。

阮奕有些失望,“大白,阿玉姐姐没看到我们……”

阮奕嘴角稍许耷拉,有些委屈。

大白红着眼,眨了眨。

城门口处,范逸想了想,还是遛马折回。

跃身下马,上前朝她道,“赵锦诺,我有话同你说。”

王氏眸间诧异,赵琪朝她笑道,“母亲,是范侯,我们这一路是同范侯一道的。”

王氏惊讶看了看,循礼问候,没有说旁的。

赵锦诺只得同范逸走到一侧,“怎么了?”

范逸低头凑到跟前,轻叹道,“赵锦诺,我早前同你说的事,你好好想一想。”

赵锦诺微微愣了愣,忽然想起他早前说的,阮奕都摔傻了,赵家若是非逼你嫁,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事,你若不想,我帮你。

赵锦诺笑笑,“多谢范侯,不必了,他很好。”

范逸恼火,想不通一个傻子有什么好!

范逸心中不怎么爽快,也不同她说了,重新上马,打马入了城门口。

京中都认得他,也不敢拦。

城门口一骑绝尘而去。

王氏古怪看向赵锦诺。

赵锦诺过王氏目光。

城墙处,阮奕气得两腮鼓起,如同包子一般。他认得那是范逸,早前便与他不怎么对路的范逸。他不喜欢范逸与阿玉在一处,还亲近。

他急得跺脚。

作者有话要说:  大白兔吃醋

第29章 藏书阁

回赵府路上,双胞胎兴奋得同王氏说着这一路从乾州来京中的见闻,王氏听着,余光却一直不动声色得打量着一侧的赵锦诺。

尤其是听双胞胎说起,宴相和范侯都与赵锦诺相熟的时候,王氏的神色有些错愕,混着些许晦暗不明,她先前也是亲眼见到的,范侯同赵锦诺熟络,有话都是单独说。

范侯是皇后的养子,自幼是跟在陛下和皇后身边长大的。这样的人物放在朝中都可呼风唤雨,便是王氏的父亲见到都要恭敬问候一声。

更勿说宴相。

宴相是百官之首,深得陛下信任,听闻这次大人回京的调动,还是阮家在宴相跟前提了一句,宴相点头首肯的缘故。

这些人……怎么忽得都同赵锦诺扯上了关系?

王氏心中越发有些猜不透赵锦诺这个养在庄子上的‘女儿’……

琪姐儿和之哥儿言辞里的亲厚暂且不说,一直以来不喜欢赵锦诺的老夫人,这回竟也不吭声,连一声数落都没有……

王氏只觉这一路回京老夫人应是被什么洗脑了,即便不怎么喜欢赵锦诺,却也不怎么愿意吭声了……

王氏看向赵锦诺的目光里除了不喜欢,似是又多了几分探究。

……

马车从北城门入京,行了约莫半个时辰才缓缓停下。

赵家在京中的宅子是王氏的娘家王家帮忙置下的,位置在城西稍远,不算太好,却是王氏父亲的意思—— 初来乍到京中,多少双眼睛看着,勿将自己置在风口浪尖上。

王氏父亲官至吏部侍郎,见多了入京之后风风火火,或一心想要施展抱负,或着急出人头地的,最后留下来的也没几人。

欲速则不达,王氏父亲的意图很明白,入京潜三年。

刘妈妈撩起帘栊,双胞胎一下马车便有些失望,这里还不比早前的乾州官邸哪!

王氏沉声告诫,“京中不比乾州,什么话当说,什么话不当说,要先走脑子!天子脚下,都是京官,你们父亲才得了户部员外郎的职位,你们两个日后要好好管住自己的嘴,勿给你们父亲生事。”

龙凤胎果真噤声。

王氏余光瞥向赵锦诺,见她似是也在打量着赵府大门,却没有多吱声。

王氏心中叹道,琪姐儿和之哥儿自幼是被她和老夫人惯坏了,还比不得庄子上长大的赵锦诺沉稳……

“娘,爹在府中等我们吗?”赵琪问。

赵锦诺也朝王氏看过来。

王氏应道,“你们父亲下了早朝便去了翰林院,这段时日户部要务诸多,自入京起就一日没得闲过,今日只怕也要黄昏过后才会回府……”

老夫人叹道,“竟比早前在乾州还要辛苦哪……”

老夫人以为入了京中,便是京官,老夫人眼中的京官都是权势大,且清闲的。

王氏知晓老夫人并无多少见识,只道,“是大人受器重。”

老夫人心中遂舒坦了。

赵锦诺却想起路上范逸同她说的,眼下的户部全是烂摊子等着收拾,你爹初来乍到,旁人不想碰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得罪人的事,怕是都会通通丢给你爹,户部各个都是人精,你爹怕是有一阵子要一头扎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