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27节

第30章 他

阿玉?

阮奕眸间微滞, 急促的脚步在阶梯上不由迟疑下来……

夏日里的骄阳如火,似是未曾在这藏书阁中寻到出处,唯有几许清澈的阳光穿过木架与书册的缝隙, 不多不少, 将好照在他身前的阶梯上,好似月华清辉,又胜过月华清辉……

他抬眸看向她,她的身影半隐在清朗的阳光里, 剪影出一道温暖动人的轮廓,怀中抱着大白,指尖正温柔得轻抚着大白背上的柔软处, 大白偎在她怀中,似是一幅光阴下的绝美的画卷。他不由看呆了去。

赵锦诺美目微垂,眉眼分明低了低,清浅的笑意挂在唇边,微微勾了勾,清贵又慵懒。

再抬眸, 一双盈盈水眸, 正好对上他清澈明亮的眼睛。

他的心跳似是都倏然漏了一拍, 缓缓在她身前一层阶梯处坐下, 目光似是正好与她齐平, 只略微低了半处, 眸间期许,“阿玉阿玉,我可是又在做梦?你怎么会在宴叔叔的藏书阁里?”

宴叔叔府中不会轻易有旁人来,藏书阁中犹是……

他抬眸看她,目光就在她近前。

他这般没有激动情绪, 慢慢说话的时候,似是与旁人无异,那幅清逸俊朗的面容极容易让人生出几许他并未痴傻的错觉来,赵锦诺看了看他,柔声问道,“你梦到过我吗?”

他忙不迭点头。

只这一瞬,仿佛又恢复了早前的稚气模样,但他眸间的明亮,却份外让她心中动容……

“我经常梦到阿玉姐姐……”他声音的缓和下来,声音里的纯真似是不参杂一丝杂质,五官精致,轮廓分明,似是轻易便可让人移不开目光去。

赵锦诺心中莫名跳了跳,怕被他发现,遂避开他的目光,轻声问,“梦到我什么?”

可等避开,她忽觉得自己才是傻的,大白兔怎么会看得出来?

他不假思索,“我们一起吃兔头啊!还有烤兔子肉!凉拌兔丁!麻辣兔腿!红烧兔肚!跳水兔!蘸水兔!……”

大白僵住,从头到尾只剩一对耳朵颤了颤。

赵锦诺忍俊,唇畔不由勾起一抹如水般的笑意。

她喜欢这样的大白兔。

亦喜欢这样的阮奕。

他诧异看她,只是她笑,他也跟着笑起来。

她眸间潋滟,若春水顾盼,她单手撑着下巴,凑到离他更近些的地方,气息似是就临在他近处,“小傻子,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喜欢旁的姑娘……嗯?”

阮奕微楞,又尤其是末尾那声“嗯?”,让他脸色蓦地一红。

想起在乾州分开时,她吻上他的嘴角,似告诫,似叮咛,又似爱慕的一句 —— 喜欢就是除了我之外,不可以再亲旁的姑娘,知道了吗?

他喉间轻轻咽了咽,认真而低声地应道,“阿玉姐姐,我没有……”

他没有亲过旁的姑娘。

也未像喜欢她一样,喜欢过旁人。

他凝眸看她,虔诚而羞涩,“大白兔,只喜欢阿玉姐姐……”

肯定他生得太好看,就连半是听话半是委屈的模样,都似是晨曦朝露一般,在她心底微微酿出了些许酒意,这酒意又顺着肌肤,缓缓渗入四肢百骸……

她轻轻一叹,呵气幽兰,“大白兔,你过来……”

他听话靠近。

“抬头。”她温声,心底却“砰砰砰砰”一顿乱跳着,似是分明知晓在做不应当的事,还是继续……

阮奕果真听她的,从不多问旁的。

她脸色微红,唇间微微颤了颤,声音温柔,“闭眼,阮奕……”

他阖眸。

她一定是许久没见他了,一定是的。

她缓缓凑到他跟前,微微垂眸,双唇轻轻触上他的唇边,她明显感觉他顿了顿,似是整个人都滞了滞。

可她没开口让他睁眼,他还是听话阖眸。

她看着他,心跳莫名加快,再叮嘱,“小傻子,别睁眼。”

他张嘴应声,她则吻上他嘴角。

阮奕这回全然僵住。

他精致的五官上,眉头微微皱了皱,下意识温柔回应她。

赵锦诺微楞。

他早前在江船上也这般亲过她,她脸色抚上一抹绯红,他亲得她心底砰砰直跳,慌乱中坐直回来,双瞳已若秋水潋滟。

阮奕眸间分明有惑色,又似是意犹未尽,“阿玉……”

他没亲够。

赵锦诺脸红到了耳根子处,粉饰太平,“一日只能亲一次,方才亲过了。”

幸好他是傻的,她如是想。

话音刚落,阮奕却又冷不丁凑上来,朝着她嘴角一亲。

虽然很轻,也如蜻蜓点水般碰了碰便收了回来。

赵锦诺还是错愕,瞪圆了眼。

他脸上的笑容温和,若清风霁月,淡淡垂眸,眸间似是容华万千。

赵锦诺滞住,这……还是方才那个听话,委屈,乖巧的大白兔吗?

阮奕轻声,“一人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