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28节

“是念这本吗?”她问他。

“嗯。”阮奕抱起大白,笑盈盈看她。

她温和笑笑,摊开书册,大方而轻声得念着。

她的声音轻柔而婉转,似是春日里的黄鹂,又比黄鹂多了几分淡然从容。

念书时,指尖轻抚着书册边缘,翻页的时候顺其自然带过。

她语气中有抑扬顿挫,却不急不缓,如娓娓道来,还会不时抬眸打量他,美目顾盼里,只见阮奕和大白就这么一人一兔,傻傻愣愣得看着她。

赵锦诺笑笑,继续低眉念着。

她聚精会神。

他也听得仔细,只是听着听着,又呆呆道,“阿玉姐姐,我可以亲亲你么?”

赵锦诺瞪他,“不可以,读书的时候怎么能分心?”

他举一反三,“那读完之后呢?”

赵锦诺看了看他,无力道,“先读完再说。”

……

藏书阁外,宴书臣的脚步微滞,他听出这是锦诺的声音。

念得是他的那本《历山游记》。

他写给安平的《历山游记》……

他眸间氤氲,似感叹,又似欣喜。

傅织云正欲上前,他伸手摆了摆,自己一人缓步入内。

他的脚步声很轻,阶梯上坐着的两个人,又要么认真,要么一头沉迷看对方去了,全然没有听到他的脚步声已临到二楼平台处。

阳光透木架与书册的缝隙照进来,正好照在阶梯上,亦照在他二人身上。

逆光里,宴书臣见赵锦诺捧着书,坐在阶梯上念着,一侧,阮奕抱着大白,安静而出神得一面看着她,一面听着,都是最好的年纪,正当韶华,眼前铺开的,便似是一幅年少而美好的画卷……

这场景似曾相识,宴书臣静静没出声。

也临到尾声,赵锦诺淡淡道了声,“念完了。”

宴书臣的目光中,阮奕凑上前去,阖眸亲了赵锦诺嘴角……

作者有话要说:  入V啦入V啦~快来按爪留言吧,最爱你们啦~

这章是不是很甜

所以要发100个红包哦~

么么哒

第31章 正韶华

宴书臣愣住。

一秒, 两秒,还未松开……

宴书臣脸都绿了,遂又想起阮奕早前说的, 他早就偷亲过锦诺。

眼下, 已不是偷亲,是明目张胆得亲……

宴书臣起初是想握拳轻咳两声。

但很快,又自心中打消了这个念头。

无论是不谙世事的阮奕,还是姑娘家的锦诺, 他此举只会让他们尴尬与惊慌失措。

宴书臣悄然退出了藏书阁,心情略微有些复杂。

今日之前,他一直在想锦诺和奕儿的事, 直至方才过后,他才知晓是自己想错了……

两个孩子应当情投意合,才会有方才一幕。

只是,锦诺是他同安平的女儿,自幼少了他与安平的照顾,已是不易。

他是想让她日后过得顺遂, 亦想给她最好的……

宴书臣眸间复杂几许, 他并非不喜欢奕儿, 奕儿是好, 只是当下……

宴书臣在今日之前, 是没想到锦诺也喜欢他。

傅织云尚在藏书阁外, 见他一人出来,颇有些意外,“相爷……”

宴书臣叮嘱,“不要同奕儿和锦诺提起,我去过藏书阁, 稍后去盏茶水,顺道说我回来了便是。”

傅织云应好,旁的没有多问。

藏书阁就在相爷的书房不远处,相爷回了书房当众,傅织云笑了笑,循着宴书臣的意思去做。

傅织云也道相爷待赵家大小姐亲厚,是因为阮家二公子的缘故。

阮家二公子算是相爷的半个儿子,相爷一直体恤照顾,如今赵家大小姐来了京中,听闻两家的婚事也基本敲定了,就差双方家长坐在一处将婚期定了。

阮二公子年后及冠,怕是婚期应当就在二公子及冠之后。坊间又惯来有冲喜的说法,若是阮家有意,赵家也同意,许是会在二公子及冠当日做成双喜临门,替二公子冲冲晦气也不定。

傅织云亲自端了茶水入内,见赵锦诺和阮奕各自捧了一本书,坐在阶梯上安静看着。

阮奕怀中还抱着一只兔子。

傅织云愣了愣,忽然有些明白过来相爷方才的意思了。

应是不想打断。

赵锦诺听到声音,抬眸一看,见是傅织云,遂起身,“傅先生。”

阮奕也抬眸看去,“傅叔。”

傅织云上前,将茶盏置在一侧的木桌上,“二公子,大小姐,相爷方才回府了。”

宴叔叔/宴相回来了?

赵锦诺和阮奕眼中都有笑意。

两人随意饮了口茶,便随傅织云一道往宴书臣书房去。

“相爷,二公子和大小姐来了。”傅织云化繁为简。

“进。”宴书臣亦言简意赅。

“宴相。”

“宴叔叔。”

两人分别问候。

宴书臣看了他二人一眼,将早前的神色收回眉间,温和道,“你们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