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29节

阮奕眸子里满是遗憾。

他想去月牙湖看狩猎,也想同锦诺一处,鱼和熊掌都想兼得。

来相府也有些时候,宴相又在书房中有旁的事情要忙,她今日本就是来道谢,顺道看一眼宴相的,眼下赵锦诺也不好久留,遂朝宴书臣福了福身,“宴相,那锦诺先回府了,日后再来叨扰。”

宴书臣眸间滞了滞,没想到这么快。

但很快,又敛了眸间不舍,温声问道,“让织云安排马车送你一程吧。”

赵锦诺笑笑,“母亲已安排了府中的马车送我来的。”言外之意,他昨日让傅织云去的那趟还是有用的。

宴书臣心中有数,微微颔首。

临末,虽不应当,还是脱口而出,“锦诺,日后若遇事,可来相府寻我。”

赵锦诺微微怔了怔,而后应好。

阮奕听见赵锦诺要走,也马上道,“宴叔叔,我也要回府了,娘亲还等着我和大白回去呢!”

宴书臣心知肚明,他是想同锦诺一处。

今日藏书阁中,他跑去亲锦诺一事,某个做父亲的,心中还是有气的,当下是不能如了他的意的,“奕儿,你明日便要去月牙湖,今日留下来同宴叔叔说说话再走。”

“啊?宴叔叔,我想同锦诺一道走。”阮奕明显不不愿意的神色,也不遮掩。

赵锦诺低眉,忍了笑意。

宴书臣看他,“你留下。”

阮奕耷拉了嘴角,一幅委屈模样,一面呆在书房中,一面目送着赵锦诺出了书房,又出了院子,往相府大门口去。

“宴叔叔……”他今日好容易才见到阿玉。

宴书臣拢眉看他,“奕儿,你喜欢锦诺吗?”

阮奕听到这句,似是不哭了,朝着宴书臣拼命点头。

宴书臣亦想起方才在藏书阁中,阮奕阖眸亲她,锦诺也是默许的,方才锦诺看他的眼神里,亦是透着笑意,这是最好的年华里,最好的喜欢与爱意,简单,没有参杂旁的任何杂质,亦没有旁的纠葛,喜欢便想在一处。

宴书臣心底动容,“你去送送锦诺吧,还撵得上。”

“宴叔叔,你最好了!”若不是怀中还抱着大白,阮奕险些扑上来亲他。

他两人于他而言,是最重要的两个孩子。

他要好好计量。

宴书臣端起茶盏轻抿一口,而后放下,眸间微微黯沉。

今日在朝中,他见到了赵江鹤。

最后娶安平的人是赵江鹤……

******

阮奕还是送了赵锦诺一程,整个人欢呼雀跃。

二人从相府回赵府,一路坐得是赵府的马车,阮家的马车一直跟在后面。

等到赵府大门口,阮奕撩起帘栊下了马车,两人相继下了马车,阮奕才道,“阿玉,我记住你这是赵府了,等我从月牙湖回来,我就来寻你。”

赵锦诺颔首道好。

“阿玉,我可以抱抱你吗?”再次使用萌萌眼神必杀技,赵锦诺摇头,轻声道,“不可以。”

他嘟嘴,但是并未多说。

“我回家了,大白兔,再见。”赵锦诺亦伸手摸了摸大白,“大白,你也再见。”

大白瞪了瞪大红眼。

阮奕也笑笑。

车夫从侧门将马车驶入,阮奕也掀起帘栊上了马车,从车窗帘栊处同她挥手道别。

门口的小厮上前,“大小姐,您可算回来了,夫人身边的刘妈妈先前遣人来打了招呼,说等大小姐回来,便尽快去一趟偏厅。”

又是偏厅,赵锦诺问,“是来了什么客人吗?”

小厮拱手道,“是王家的人。”

王家是王氏的娘家,那今日是王氏这头的亲戚来了,难怪如此重视。

她虽不是王氏亲生的,但以王氏的性子,在自己的娘亲人面前,是一定要有做母亲威严的。

赵锦诺颔首,应了声,“知晓了。”

入了府中,果真有丫鬟在等,说的也是同门口小厮一样的事,只是丫鬟在王氏身边伺候,便更急些,领着她快步往偏厅去,应是客人来了有些时候了。

她去宴相府中回礼,王氏定会提起,只是她同宴相走得近,王氏的子女没有,王氏必定面上无光,所以要尽快催着她去偏厅。

赵锦诺留了个心思,“偏厅中来的是母亲家中的哪位亲戚?母亲可有说什么事?”

反正稍后她也能见到,丫鬟也没什么好瞒着她的,“回大小姐的话,来得是王家大房的刘夫人,和二公子,听方才在苑中的意思,似是说起月牙湖狩猎的事,说大人初到京中,事忙不一定能安排周全,王家老夫人念着夫人这头,便让刘夫人和二公子今日来府中登门,说明日正好带府中二位小姐和公子一道去。”

同王家一道去月牙湖?

赵锦诺微怔,她是没想到,最终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许是还真被阮奕说中了……

她也要去月牙湖,还是同王家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