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32节

顾城笑,“我邀了范侯一道,允之不介意吧。”

王允之朝范逸拱手,“见过范侯。”

范逸也同他招呼,只是余光瞥向身后几辆马车。

头辆马车停下,后来的马车便也跟着停下。

赵琪掀起马车上的帘栊打量出了何事,却忽得惊喜,“是范侯!”

一道从乾州到京中,也算熟稔了,昨日又得了范侯帮衬,忽然见到,赵琪语气中也亲厚。

赵锦诺本在看书,当下,目光也顿了顿。

循着赵则之先前望去的地方看去,也正好见范逸目光朝她看过来,一面同王允之和顾城说着话,一面笑了笑,似是没有见到她一般。

赵锦诺不知是巧合还是特意。

作者有话要说:  迟了20分钟,道歉哈,晚上争取正点

今天有两更哈

——————————

第34章 教养

从京城去到月牙湖要两日脚程。赵锦诺本在马车中看书打发时间, 龙凤胎却拉着她说了不少王家表兄妹的事。

譬如大房的四姑娘,还有二房的六姑娘,三房的九姑娘, 三人成虎, 一个比一个刁钻,说他们是乾州赵家的,多有些看不上,就似是他们是王家的孙子孙女就很了不起一般。

除却这三人, 年龄相仿的公子哥还有好几个,都仗着是京中王家,没少让这对龙凤胎吃过亏, 甚至还打过架。

尤其说起二房的六姑娘,赵琪和赵则之简直咬牙切齿。

但人家有家中哥哥姐姐护着,这也是早前为什么赵琪和赵则之见到她回乾州时,这么欢喜。

他们也有个姐姐了可以撑腰了。

赵锦诺其实不意外,高门邸户,家中的孩子本就多, 孩子一多, 争执斗嘴打架是极常见的事。

赵锦诺还是认真听他二人说着, 听得最多的便是“可讨厌”, “最讨厌”了几个词。

中途到了落脚的凉茶铺子, 龙凤胎还意犹未尽, 赵则之道,“姐,还没完呢,每回只要一处,他们就欺负人, 不止我们,还有梧州姨母家的,我们都被他们欺负过!”

赵琪认真附和,“他们可气人了!”

赵锦诺笑笑,“不理他们便是。我早前在新沂养了只狗狗,叫砖砖,你越不让它做什么,它便越要做什么,因为越看你有反应,它就越很高兴,更大受鼓舞,所以……”赵锦诺坐起身来,靠近他们二人,“你们若是气得咬牙切齿,且跳脚,便正中他们下怀,他们下次一定还会来欺负你你们。”

赵琪和赵则之似懂非懂点头。

赵锦诺又道,“但若是,他们说他们的,你们不理不睬,似是没听见,没看见,又许是听见了,看见了,也没兴趣,不上心,那他们也就没什么兴趣了……”

赵琪和赵则之两人脸上笑意越浓。

“但只有一条,”赵锦诺单手托着下颚,凑到他二人跟前,声音轻,却笃定,“若是他们真执意要欺负倒地,那便不能让旁人一直欺负了去!”

赵锦诺笑了笑,轻声道,“不怕,有姐姐在。”

两人这才眸间有光!

……

帘栊外,赵锦诺见王允之走来,便敛了话题。

这两日都是往月牙湖去的京中子弟,只是出发的时间有先有后,但路上走得也有快有慢,到凉茶铺子时,已有些京中子弟在此处歇脚。王允之逐一上前招呼,茶铺子的小二也安顿好了这一行人。

赵锦诺三人一桌。

赵家的子弟坐了其余两桌。

王允之和顾城、范逸在另一桌,同赵锦诺他们离得稍远些。

王允之应是寒暄了两句,便去看喂马,饮水和检查马车车轮去了,这一路他要仔细照顾得事情诸多。

顾城和范逸也未拦他。

待的王允之离开,顾城才朝范逸道,“那就是早前同阮奕定亲的赵锦诺?生得有些好看啊。”

范逸险些呛了口茶,抬眸看他。

顾城笑笑,“你这么看我做什么?阮奕摔傻了,京中不都传得沸沸扬扬,赵锦诺是户部员外郎赵江鹤的长女,这门亲事是赵江鹤做乾州知府之前就定好的,便是要退婚,阮家也不会说什么。只是听说此次赵江鹤升迁,也是因为阮尚书的缘故,我看这婚事十有八.九黄不了……”

范逸瞪他,“八字还没一撇呢!”

“哟!”顾城凑近,“你可是可到内幕?”

范逸脸色一沉,“没有。”

正好一侧有人起身,两人目光都随着那人转过去。

“最讨厌的几个又来了。”赵琪见来的人是四姑娘,六姑娘和九姑娘,遂朝赵锦诺轻声道。

赵则之脸色也不怎么好看。

赵锦诺倒是笑笑,安抚道,“我方才说的什么,还记得吗?”

赵琪和赵则之兄妹二人点头。

赵锦诺笑笑,便不说话了。

王家三位姑娘上前,九姑娘先开口,“是锦诺姐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