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33节

当下,赵锦诺瞥向六姑娘。

六姑娘忽得心虚,口无遮拦,“赵锦诺你你……你别得寸进尺,你你……你连我们王家的亲戚都算不上……”

赵锦诺端起茶杯,径直朝她身侧一泼。

六姑娘惊呆。

这茶水虽一滴未泼到她身上,去从她身边泼过,比泼到她身上更让她惶恐和无地自容。

赵锦诺轻声道,“这是替阮奕还给你的。”

六姑娘懵住。

赵锦诺道,“下次便不是泼你身侧了。”

四姑娘和九姑娘两人也怔了怔,赶紧牵了六姑娘离开。

不远处,顾城下巴都险些惊得掉下来,“我方才还道她脾气好,怕是要被王家那几个丫头给欺负了,结果,根本不是一个段位的……”

范逸看了他一眼,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连陆仓都管她叫赵爷。

怎么会连王家几个小破丫头还收拾不了?

要不早前在新沂的时候,他怎么就会信了她是个男的!

……

等王允之折回,上前同赵锦说话,王家几个姑娘都有些紧张,怕赵锦诺会借机告状生事。

结果赵锦诺只字未提。

王家姐妹几个心中都忐忑,却不敢多看她。

等上了马车,赵琪和赵则之两人忍不住捧腹,似是同王家这几个讨厌鬼一处,头一回没有气得跺脚,也没受欺负打架什么的。

范逸遛马上前,到马车一侧并排,唤了声,“赵锦诺。”

赵锦诺撩起帘栊,看他。

范逸俯身,认真打量了她一眼,叹道,“行啊赵锦诺,你马上就要在京中贵女圈出名了。”

作者有话要说:  阿玉姐姐能撩大白兔,也要能照顾大白兔呀

大白兔下章就出来啦

第35章 哪里都是你

黄昏时候, 阮家的马车抵达了笾城驿馆。

京中到月牙湖狩猎之处要两日脚程,笾城恰好在这中间位置,所以京中这些去往月牙湖的京中子弟, 今晚大都会在笾城驿馆落脚。

忙坏了笾城驿馆的掌吏。

照顾这些世家子弟要比照顾他们亲爹还要费心些。

朝中要员许是会政见不同, 相互不对路,但大抵面上都是过得去的,即便过不去,也不会轻易闹出什么事情来, 只需要将不对路的两人,分别安排在笾城东西两处驿馆不让相互照面添堵即可。

但这群祖宗们不一样!

你根本不知道昨天谁同谁还是好的,今日谁同谁就在怄气!

若是没有与时俱进, 安排出岔子了,还没盯紧,那在驿馆中三五成群打架,生事,将驿馆屋顶给掀翻了去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笾城驿馆的掌吏每年最重头的大戏就是看住这群祖宗们!

平安过夜!平安过夜!

“大人,阮尚书家的两位公子到。”小吏附耳。

驿馆掌吏本在招呼禁军头领袁将军家的袁小将军和大小姐, 听到小吏的话, 驿馆掌吏遂向二人拱手请辞, “袁小将军, 袁大小姐, 下官还有人要招呼, 先失陪了。”

袁开阳颔首,袁欣亦跟着福了福身。

待得驿馆掌吏离开,袁开阳朝袁欣道,“先去歇着吧,明日一早还得出发。”

袁欣却笑, “二哥,我同叶岚、梅琴、谢广云几人约了。”

袁开阳不苟言笑,“好。”

……

另一处,驿馆掌吏脚下生风,赶紧往驿馆大门口去。

这里是东驿馆,全京城都知晓袁将军的掌上明珠袁大小姐早前在京中被阮尚书家的二公子给气哭了,这是什么概念,绝对不能照面的概念。

再加上东驿馆是主驿馆,能容纳的人最多,阮尚书家的二公子摔傻了,自然要找人少的地方,不然这不得罪阮尚书吗?

所以,阮旭和阮奕要安排到西驿馆。

正因为安排到了西驿馆,他还需亲自送一趟,以显重视,不能在阮尚书这里留了不好的印象去。

于是马车刚至不久,驿馆掌吏近乎是跑出来的,“大公子,二公子!”

伸手不打笑脸人,驿馆掌吏笑得诚恳。

阮旭撩起帘栊,也笑了笑,他常年外出公干,时常在笾城驿馆露面,笾城驿馆的掌吏已经熟络。

驿馆掌吏拱手,“大公子,二公子,二位来得稍晚,东驿馆住满了,下官领二人往西驿馆去,西驿馆正好幽静些。”

阮旭惯来知晓笾城驿馆的掌吏是人精,“有劳大人。”

“大公子客气。”言罢,驿馆掌吏掀起帘栊,一并上了阮家的马车。

等上马车,才见阮旭一侧坐着阮奕,阮奕怀中抱了只大白兔安静坐在一侧看他。

“见过二公子。”他先招呼。

“大人好。”阮奕亦有礼貌。

驿馆掌吏笑了笑,心中却唏嘘,这就是那只兔子,阮二公子终日抱着在京中,要么走,要么撵的兔子,没想到月牙湖狩猎也带去……

但驿馆掌吏惯来知晓什么当说,什么不当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