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34节

王氏一面挂外袍,一面应声,又听他问道,“母亲和几个孩子可还习惯?”

王氏应道,“都挺好,一路风尘,眼下到了府中便踏实了,昨日你不在,我大嫂来了一趟府中,说月牙湖狩猎,父亲也将府中几个孩子的名字都报上去了,今日都同王家的孩子一道出发去了月牙湖。”

赵江鹤却是一怔,“去月牙湖狩猎?怎么没同我商量?”

王氏道,“大人昨日不在,又不好去翰林院问大人一声,我想着初到京中,父亲这边能得了机会,让孩子们在陛下和皇后跟前露面也是极好的。”

王氏说完,却见赵江鹤脸色有些难看,“锦诺也去了吗?”

王氏有些不乐意,“自是要一视同仁,难不成让人说道,留锦诺一人在京中?”

赵江鹤看了她一眼,知晓她话里有些不乐意,便道,“日后这些事,先同我商量一声。”

王氏不想同他争执。

赵江鹤亦未出声,心中想得却是旁事。

月牙湖狩猎,去的都是皇室和年轻一辈,应当不会有旁人。

……

他眸间淡淡垂眸,想起许久之前遇见安安。

那时她才从京中逃出,尚有人在追她,她恰好藏到他马车中,他僵住,正好有人上前,她威胁道,“说我是你妻子,要回乡……”

她生得很漂亮,只是说话时语气如命令一般,他支吾,“可是我正要入京求学……”

恰好有官兵追来,她眸间紧张。

眼见官兵上马车搜人,安安急得额间都是冷汗,他上前,一把揽住她,吻上她嘴角。

官兵掀起帘栊愣了愣,轻咳一声。

安安没有说话,他淡声道,“官爷,我同夫人正要回乡。”

“走走走!”官兵果真没再看了。

官兵未走,他让马车掉头。

马车上,他看着眼前这个陌生,好看,却独自出神的女子,悄声问,“你……你犯什么事了?”

他也怕窝藏要犯……

安安看了他一眼,似是不想出声,又想着他方才帮了她,眼下又在他马车中,遂‘认真’道,“我是朝中要员家中妻子,他始乱终弃,我便连夜逃出来了,官兵一路都在追我,你别问了,往前走就是了,等过两日你再回来……”

“啊?”他诧异。

安安凌目,“都说了是朝中要员,你惹不起,所以别问了。但是若是你将我告发了,我就说你和我有说不清的瓜葛和关系,就是因为你,我才从京中逃出来的,你一辈子别想入仕!”

“……”他彼时吓住,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都是十余年前的事情,赵江鹤眸间黯沉。

******

宴府内。

宴书臣回了书房,傅织云奉茶,“相爷,听说今日二公子晨间出发去了月牙湖,因是今晚在笾城驿馆落脚,明日黄昏前后便能抵达。”

“我听说了。”他语气平淡。

傅织云并非想说此事,遂道,“还有一事。”

宴书臣看他,“怎么了?”

傅织云道,“今日晨间,大小姐同王家子弟一道启程,也出发去了月牙湖。”

宴书臣临到唇边的茶盏猛地滞了滞,诧异抬眸看他,应是没有料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

傅织云见他脸色都变了。

“陛下和娘娘离京了吗?”他忽然问。

傅织云应道,“晌午过后离京的。”

圣驾一行会在途中落脚行宫,所以不会去这般早。

宴书臣道,“备马车,明日晨间出发去与月牙湖。”

傅织云诧异。

******

笾城西驿馆内。

袁欣正同梅琴,谢广云,叶岚一处。

梅琴是工部侍郎家的小女儿,谢广云是御史大夫的孙女,叶岚亦是叶侯的小女儿,几人自幼要好,都是在一处长大的京中贵女。

梅琴,谢广云和袁欣一道,都是下榻在东驿馆的。

因为叶岚在西驿馆,几人便都来了西驿馆寻她。

早前袁欣被阮奕气哭之事,京中人人皆知,眼下阮奕就在西驿馆下榻,几人正好在问起袁欣此事。

袁欣想想,眸间还能有委屈在,“他现在傻了,再不是以前的阮哥哥了,他现在眼里只有他那只大白兔,旁人是碰都碰不得,一碰就似触了他逆鳞似的,别提多凶了。”

“碰都碰不得!”梅琴没好气。

谢广云也道,“这也太欺负人了吧!就欺负你脾气好。”

袁欣眼眶更哄。

叶岚看了看她,“阮奕早前倒是挺好的,怎么这样?”

只是话音刚落,就见一只兔子从脚底窜了过去,叶岚几人都心惊。

紧接着便是阮奕的声音,“大白,站住,你别乱跑了!”

袁欣愣住,几人也都愣住。

大白却不怎么听阮奕的话,就在苑子里打着圈乱跑,阮奕跑得气喘吁吁,场面一度尴尬,将几人看呆了去。

最后阮奕忍无可忍,直接朝着大白扑了过去,但哪里扑得到灵活的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