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36节

作者有话要说:  我们想起加更就加更,是不是很勤奋,哈哈哈哈哈,不等晚上八点了,,,

大白兔:阿玉姐姐,养砖砖不如养大白兔也

砖砖:,,,

——————

明天上夹子,可能会明晚11点以后一次性两更,爱你们,快来按兔爪爪呀

——————

P.S.等不及的亲可以去看看作者君隔壁的文《掌上春》,暖玉的故事背景都在里面哈,那篇正文完结啦,在番外更新中,可以边看边等啦。以上是广告,捂脸

第37章 亲厚

这一晚, 姐妹两人卧谈到夜色深处。

赵琪一直靠在赵锦诺的肩膀上,叽叽喳喳又欢快得说个不停,屋中不时有笑声传来。

赵琪的性子很好, 活波开朗, 是家中自幼捧在手心上,无忧无虑长大的。

赵琪是幸运的,她不会因为她的幸运讨厌她。

夜色渐晚,昏黄的夜灯在帷帐上照出两道清浅身影, 赵锦诺唇边微微勾了勾。遂又听见肩头上的赵琪微微打了几声呵欠,应是隐约有了睡意。

前一刻还分明在问赵锦诺的话,下一刻就忽得安静了, 均匀的呼吸声在耳畔响起。

赵锦诺轻唤了两声赵琪,确定赵琪已经睡着。赵锦诺笑了笑,又保持不动的姿势坐了稍许,等到赵琪已经平稳入睡,她才轻轻挪开,缓缓将赵琪放下。

亦俯身给她掖好被角。

枕头不远处就是夜灯, 赵琪在灯光下微微皱了皱眉头, 而后翻身侧过去。

赵锦诺笑了笑, 轻轻端起夜灯, 径直去了外阁间的小榻外躺下。

时值七月, 夜间也算不得凉。

赵锦诺掀了小榻上的薄毯盖上, 她微微阖眸,似是过了入睡的时间,反倒睡意浅了些。遂又睁眼,目光看向一侧的夜灯,脑海中不由浮现今日在路上歇脚时, 王家三姐妹的言辞,和她怼三姐妹的话。

她其实想起的并不是这王家三姐妹,而是小时候在新沂庄子上。

那时候旁人家的孩子,哪怕是村户家,都有父母相伴,她身边没有父母照顾,只有一个宋妈妈。

宋妈妈对她的照顾无微不至,她亦感激宋妈妈。

但宋妈妈心中一直有执念,觉得赵家亏欠了她,所以一逢到事情便是哭哭啼啼,唉声叹气,总念着赵府往事,她是小孩子,都知晓于事无补。

那时周遭的孩子也都知晓她是乳娘养大的,乳娘也是个性子软的,那时候总是结伴欺负她,说她是爹娘不要,才嫌弃丢在庄子上。

那时候的她,哪怕在庄子上不愁吃穿,也总是受欺负。

见多了像王家四姑娘、六姑娘和九姑娘这些人。

直到后来,她遇到媛姨。

媛姨在新沂的几年里,一直是媛姨亲自教养她,教她读书写字,教她待人接物,也教她独立思考。

那时候的媛姨,给了她人生中最多希望,赵家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就譬如新沂庄子附近欺负她的孩童,不会因为她是赵家的孩子就不欺负她,想要不被人欺负,要靠她自己。

媛姨的性子柔中带刚,她自幼耳濡目染,为人处世,或多或少带了媛姨的影子。

媛姨不是她的亲人,却胜过她的亲人。

后来媛姨离开新沂,她便也再未见过媛姨。

但是同媛姨在一处的六七年里,她才成了今日的赵锦诺。

没有媛姨,许是她的人生又会全然不同……

赵锦诺莞尔,再次缓缓阖眸,却忽得听见门口似是有些轻微动静。

动静声很小,她却还是清醒了。

已经过了后半夜许久,屋外不应当有旁的声音。

眼下在笾城的西驿馆,又官兵值守,应是安全的。

她想,许是苑中养的猫,或狗。

她微微合眼,又忽得睁开,心中既好奇又诧异得猜想,会不会是……大白?

这样的猜想莫名,又没有由来,但大白似是一直都很喜欢她,也能处处与她遇上,她心中其实并不信,却还是有些好奇。

遂和衣起身,从内开屋门。

屋檐下点着灯笼,并非昏黄一片,赵锦诺眸间微滞,还是轻笑一声。

既而蹲下,抱起屋外毛茸茸的一堆,轻轻叹了叹,“大白,还真的是你?”

她竟然猜到了。

“你在屋外呆了多久了?”她方才不过瞎猜罢了,眼下,却不知大白在屋外老老实实蹲了多久,“你是生了一对狗鼻子吗?”

大白是只兔子,自然不会应声,只是一双眼睛盯着她,耳朵竖了竖。

她不由笑笑。

若是大白走丢,阮奕应当又要着急大哭,可眼下还是大半夜,她又不可能将大白送回阮奕处去,但再让大白继续留在屋外,似是也不怎么妥当……

赵锦诺想了想,遂抱起大白起身回了屋中去。

重新阖上外阁间的门。

她将它放在小榻一侧的软椅上,俯身摸了摸它,轻声道,“大白,你今晚别乱跑了,就在这里呆着吧。等天亮了,我再把你送回大白兔那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