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38节

马车陆续停下,有禁军在指挥马车停放。

在此处主事的内侍官名唤四平。

四平见了范逸,上前招呼,“侯爷到了?”

范侯是跟在皇后身边长大的,十六岁之后才出宫立了府邸。

宫中的内侍官和宫女都对他熟悉。

四平又是皇后身边的内侍官,自幼同范逸亲厚。

四平许久未见他,上前招呼,只是临到近处,却见范逸脸色不怎么好。

范逸见是四平,似是脸色才好了些,嘴角微微勾了勾,“四平,母亲让你这里?”

四平笑道,“今夏酷暑,娘娘让奴家来这里守着,怕京中各位公子小姐火气大,像去年一年起了争执,传到陛下耳朵里,惹陛下不快,陛下一怒,又要生不少曲折事,所以让奴家来盯着。”

都知晓四平是母亲身边的人,有四平在,没人会敢在这里滋事。

母亲惯来周全,范逸低眉笑笑。

四平遂问,“侯爷可是有事?”

他先前就见他脸色不怎么好。

范逸应道,“无事,就是昨夜没怎么睡好,稍后到月牙湖歇一晚就好。”

陆续有旁人来,四平朝范逸拱手,“那侯爷先暂歇,奴家去旁的地方看看。”

“好。”范逸应声。

四平同上前的顾城拱手行礼,“顾小将军。”

“四平公公。”顾城亦尊敬。

见过四平,顾城朝范逸走来,两人正好在一处落座,有宫女上前添茶。

顾城端起茶杯,轻声道,“我方才去见褚进,正好听褚进身侧几人在说阮奕,说今晚到月牙湖要支开阮旭,好好作弄阮奕一回。”

范逸微楞,转眸看他,眸间有些诧异。

顾城叹道,“大家自幼都在京中长大,抬头不见低头见,谁和谁还没些过节?这些人早前就看阮奕不怎么舒服了,一直没寻到机会,阮奕怕是要吃些亏。”

范逸没有吱声。

见他不吱声,顾城笑道,“小打小闹罢了,谁没个分寸,你还真当真啊?你可别同四平公公说起,届时小事化大,大家都不好做。”

范逸确实当真了,褚进早前同阮奕有些过节,阮奕让他当众出过丑,褚进这人最小心眼儿,眼下应当是想让阮奕出丑出回来。

只是阮奕都傻了,再这么做,吃相实在有些难看。

范逸转眸看去,同褚进在一处的几人都是京中的纨绔子弟,年纪不大,平日里就在京中惹是生非,不知天高地厚。

范逸端起茶盏轻抿口,余光瞥见赵锦诺同赵琪和赵则之几人下了马车。

他们马车排在稍后些,内侍官领了他们几人在一处落座。

待得赵锦诺坐下,阮奕又拼命朝她挥手,只是他没出声,她没听见,目光也没朝她这里看过来。

四平公公在同大哥说话,他知晓不能大声出声,只是拼命朝赵锦诺挥手时,四平还是诧异朝他看过来。

阮奕赶紧收手,“四平公公。”

四平早前便跟着皇后去阮府见过阮奕,亦知阮奕呆傻了,阮奕同宴相关系亲近,又是阮尚书的幼子,四平亦对他恭敬,“那奴家不打扰大公子和二公子了。”

两人都朝四平颔首点头。

四平又去别处招呼,只是心中好奇,走出几步,还是循着阮奕的目光朝一侧看去,不由笑了笑,原来是在看哪家府中的小姐。

四平正想认真打量一番赵锦诺,正好阮奕朝她走去,唤了声“锦诺”,赵锦诺也正好回过头来朝他笑笑,四平怔了怔,整个人都愣住……

正好身侧的内侍官经过,四平唤住,“那是哪家家眷?”

先前并非他招呼的。

他招呼的都是平日里同娘娘亲厚的后辈子弟。

这内侍官便笑,“公公,是户部员外郎赵江鹤赵大人的长女,赵锦诺,早前便同阮二公子定过亲。”

户部员外郎赵江鹤的长女?

四平顿住。

“锦诺锦诺,我可以坐这里吗?”阮奕抱着大白,笑眯眯看向她。

阮旭同旁人说话去了,目送他来赵锦诺这里,便也放心。

赵琪和赵则之两人都有些嘟着嘴,但先前在马车上,赵锦诺便同他们二人说起过,阮奕人很好,她亦很喜欢他。

当下,两人都低头喝着水,没吱声。

见赵锦诺点头,阮奕连忙坐下,“大白,你要喝水吗?”

“噗……”赵琪和赵则之两人口中的茶水都险些喷出来。

赵锦诺看了看他二人,两人连忙低头,继续喝水。

赵锦诺取了一侧的小碟子,倒了些温水,然后放在桌下,阮奕俯身亦将大白放下,“大白喝水吧。”

大白果真舔.水。

赵琪和赵则之眼珠子都险些瞪出来,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傻子。

阮奕却抬眸,朝赵锦诺笑笑,“大白方才在马车里就口渴了……”

赵锦诺莞尔,“你呢,你渴不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