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39节

赵琪又问,它还吃什么。

阮奕道,青菜。

赵琪和赵则之连连点头。

少有人会有兴致问起阮奇关于大白的事情来,赵锦诺看得出阮奕高兴。

赵锦诺低眉笑笑,刚好,大白将手中的胡萝卜吃完。

赵锦诺微怔,大白似是……轻轻咬了……

不,应当是轻轻用嘴碰了碰她指尖。

赵锦诺愣住。

大白“亲”了她手指?

赵锦诺微微拢眉,一双美目含韵,又抱起大白到跟前,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低声道,“你是只兔子精吗?”

分明是打趣的话。

大白一双眼睛眨了眨,耳朵也适时竖了竖。

赵锦诺笑笑,遂将大白还于阮奕。

阮奕欢喜接过。

正好阮旭和王允之踱步上前,前来此处歇脚的马车渐渐多了,一侧,内侍官正在逐一询问早前抵达的人,可有歇息妥当,若是妥当,能否将先位置挪出来?

赵锦诺环顾四围,凉棚下,果真还有好些人在站着,而且人还在陆续往此处来。

他们确实到了也有些时候,歇得也差不多了。

“允之,要不我们先启程,早些到月牙湖猎场再歇息?”阮旭提议。

“我也有正有此意。”王允之也正好道。

听到二人的话,阮奕抱着大白起身,赵锦诺和龙凤胎也跟着起身。

阮奕是很想继续同赵锦诺一处,但大哥不许,他只好抱着大白,眼巴巴得同赵锦诺三人再见。

大白的兔爪也被他握着挥手。

赵锦诺忍俊。

等上马车,赵琪和赵则之掀起帘栊,又见一对又一对的马车前来,赵则之叹道,“这京中究竟有多少世家子弟呀?”

赵琪托腮应道,“听说能来月牙湖猎场狩猎的,都是京中有头有脸的世家子弟,旁人都不在受邀行列里,没想到竟还有这么多人。”

赵则之叹道,“听说月牙湖猎场并无固定住所,会住在临时搭建的帐篷里,我们怕是会同王家的子弟住在一处……”

赵琪笑道,“反倒我同姐姐一起。”

赵则之恼火。

赵琪笑眯眯道,“放心吧,二表哥会安排妥当的。”

赵锦诺伸手撩起车窗上的帘栊,目光看着窗外出神。

脑海中想的是旁的事情。

方才那位名唤四平的公公,无论是先前借着近处说话,他特意多打量了她几眼,还是寒暄完离开之后,他又在远处看了她稍许时候……

赵锦诺总觉得何处不对。

四平公公是在皇后身边伺候的内侍官,不应当在她身上放这么长时间。

她不知哪里出了问题。

但有一条,等到月牙湖,小心谨慎一些却是没错的。

赵锦诺深吸一口气,单手撑起下颚,思绪不知胡乱飘到了别处……

听闻近处马蹄声,她回过神来,见是范逸正和顾城一道,骑马经过马车一侧,往前方去。

赵锦诺眸间微滞,范逸?

这一路范逸都太过消停,一改往常,她险些都忘了这一路其实都是同范逸一处的。

范逸同顾城一道,一面说话,一面骑马,似是没有看见她,倒是赵琪和赵则之见到范逸,相继亲切唤了声“范侯”“范侯”!

早前从乾州回京一路多得范逸照顾,在京中,只觉范侯比京中旁人倒是都来得更熟悉些。

范逸早前是真未注意赵锦诺这边,听到有人唤他,便同顾城一道策马回身,才见是赵锦诺的马车,方才开口唤他的正是赵琪和赵则之,赵锦诺则坐在马车窗边,正好抬眸看他。

范逸顿了顿,回头同顾城说了两句,顾城点了点头,骑马先往前去。

范逸则骑马走在马车一侧,同马车内的赵琪和赵则之问候了声。

赵琪和赵则之两人又朝他礼貌笑笑。

范逸目光再看向赵锦诺,“赵锦诺,赵琪和则之都知晓同我招呼一声,你这是哑巴了不成?”

他语气中分明蕴含不满。

晌午时,才见她与阮奕一处,两人抱着只兔子都说了许久话,她对阮奕倒是和颜悦色,对他是招呼都不打一声。

赵锦诺从善如流,“范侯好。”

范逸这一拳似是打在软绵绵的棉花上,很有些窝火,又不好说什么。

半晌,才低声憋了句,“我没名字吗?”

赵锦诺诧异。

范逸似是也想起方才赵琪和赵则之也是唤的一声“范侯”,他也没说什么,当下,便有些恼羞成怒,遂低声腹诽了句,“没良心。”

赵锦诺愣住,他这句话很轻,应是只有她听到。

范逸已打马而去。

赵锦诺目露诧异。

倒是顾城见他这么快就追上来,很有些意外,“这么快?不是说要叙旧吗?”

范逸沉声,“叙完了。”

顾城眼珠子都险些瞪出来,遂笑,“你这交情也不深啊。”

范逸瞪了他一眼,挥鞭,一骑绝尘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