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42节

范逸心头窝火。

一侧,内侍官问,“侯爷,去何处?”

此时若回帐中,让人知晓阮奕落水,隔不了多久,消息就会传到母亲和陛下耳朵里,届时还不知会生出什么乱子来,他也怕细了查去,会将赵锦诺牵连进去。

她本就难做,若是被人知晓,日后只会更难做。

阮旭既是被人支开,不会这么快回来。

范逸应道,“先去我帐中,再让盯着,若是阮旭回帐中了,让人来只会我一声,旁的稍后再说。”

内侍官应声。

“你,这是做什么?”顾城不知他出去一趟,竟带了个阮奕回来。

他早前同阮奕有多不对路,旁人不知道,顾城不会不知道。

“褚进几个人搞的,应不知道阮奕不会水,险些弄出人命。”范逸一面应声,一面朝内侍官道,“给他把衣服换了。”

言罢掀起帘栊,同顾城一道出了帐外等。

“人是你救的?”顾城诧异。

他没有吱声,当做默认,赵锦诺的事知晓的人越少越好。

顾城也心惊,“若是真出人命,事情就大了。”

幸亏范逸给救了回来,只是,顾城又道,“稍后阮旭问起来怎么办?”

范逸沉声道,“不要节外生枝,让母亲和陛下知晓……”

……

帐中,内侍官给阮奕换衣裳。

阮奕眉头越皱越紧,额头冷汗慢慢渗出,似是陷入梦魇之中。

他似是是做了一个冗长而沉重的梦,指尖死死攥紧。

梦里,他从早前的天之骄子摔成傻子,在经历诸多变故后清醒,步步位极人臣……

他喉间轻咽,但梦中最后一幕,却是阿玉将他从月牙湖中救起,一遍遍给他按压,呼吸,唤他的名字。

浑浑噩噩里,他有些难以置信,她贴上他双唇,他忽然用尽所有力气揽住她,亲吻里带着近乎疯狂的想念和揪心,“阿玉!”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要晚点

第41章 清醒

破晓时分, 天边微微泛起鱼肚白。

阮奕似是才从一场久违的大梦中醒来,新换的衣裳都已湿透,额头上也挂着涔涔汗水。

大梦初醒。

他习惯性撑手坐起, 脑海中仍是浑浑噩噩, 没有睁眼,轻叹一声,指尖轻轻捏了捏眉心。

他梦魇已不是一两日,傅叔都知晓, 亦会在他梦魇时唤醒他。

但这一场梦,似是做得尤其久,先是从年少时候的自己开始, 而后恍惚变成透过他早前养的那只叫大白的兔子注视‘自己’和周遭……

这冗长而真实的梦境里,他从未如此细致得打量过自己的父亲,母亲,大哥,还有阮家家中所有人。

因为真实,他不愿意醒, 即便只是每日昏昏沉沉, 只有借住一只兔子的视野打量他们, 却也看清自己早前呆傻时, 并未来得及留意的家人。

从他摔傻后, 母亲的鬓角生出得银丝, 父亲会整宿在书房中坐着,不着一语。他也通过大白的眼睛,看到大哥拥他,“奕儿,你总有一日会好的!大哥会一直陪着你。”

他就这么每日呆呆得望着自己的家人。

已经过世许久的家人……

而这场梦, 似是再长,也终究有尽头。

尽头深处的他,已有些分不出现实和梦境。

他知晓当下屋中有人,遂低声唤了句,“傅叔,什么时辰了?”

对方没有应声,他心底微楞。

缓缓睁眼,却见周遭并非是在府中,而是大帐里。他明知哪里不对,但惯来的沉稳谨慎让他并未慌乱,而是抬眸看去,只见年少模样的范逸正环臂坐在另一张床榻上,冷目看他,“醒了?”

疏远的语气,分明几分不对路,还带有些许并不太显露的挑衅。

阮奕略微错愕,却也只是眉头微拢着,没有贸然出声,只是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范逸——此时尚且年少不羁,眸间无虑,诸事皆由皇后和陛下护着的范逸。

而不是,之后镇守北关,从鲜血和死人堆爬出来,目光里透着杀气和寒意,让巴尔人闻风丧胆的范侯。

他看着范逸,眸间缓缓泛起氤氲。

—— 阮奕,这里面有诈!你带小六先走,悄悄的,不要漏出风声,他们心思在我身上。

—— 开什么玩笑,我们走了,你要怎么脱身?

—— 怕是脱不了,阮奕,小六不能死。我答应过母亲,照顾好小六的。趁现在走,若你我二人都死在这里,阿照身边还有几人?

—— 那你自己小心,我在黄龙关等你,别死。

但他后来在黄龙关等了三个日夜,终究还是没有等回范逸……

他鼻尖微红。

许是在梦里呆久了,仍是年少时候的心性,洒脱便笑,难过便哭。

看来他以为的大梦初醒,却仍是未醒。

他仍在梦里。

范逸已经死了许久,他怎么还会见到他,还是年少时候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