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43节

阮奕也抬眸看向他,沉声问了句,“眼下是苍顺几年?”

范逸微楞,脱口而出,“苍顺十七年啊。”

阮奕眸间猛然滞住,而后似是陷入沉思一般,没有再动弹。

范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应他,但他方才问得笃定,又似有说不出的魄力在,似是不容置喙,他就似洗脑一般,应了他,可反应过来,当即就有些恼了,“阮奕,你有病是吧!”

转念一想,阮奕本来就有病,他竟同一个傻子较真!

他也有病。

范逸遂转身,不想再搭理他。

却在临到大帐门口时,听身后的人开口,“范逸,你打我一拳试试。”

他要确认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

范逸不耐烦转身,恼火道,“你当真脑子坏掉了是吧!”

阮奕眸间微敛,掩了其间深邃幽怨,应道,“你不是一直耿耿于怀,小时候打架,一直你打不过我吗?”

一语似是直接戳中范逸尾巴根儿,范逸毫不犹豫上前揍他,“你最好别躲!”

他当真没躲,闭着眼睛,平静等范逸一拳揍上。

范逸也果真一拳揍上。

他脸颊上清楚的痛意传来。

他淡淡垂眸,不是假的,都是真的,是现实,不是梦境。

苍顺十七年……

没有错!

苍顺十七年七月,他在月牙湖猎场落水。

救他的人……是阿玉……

他重生了,重生在苍顺十九年七月。

那时赵江鹤才升迁至京中,任户部员外郎。阿玉也才从新沂庄子上接回赵府,要同他成亲……

他忽得抬眸看向近前的范逸,眸间皆是意味深长的笑意。

范逸像看傻子一样看他,既厌恶又嫌弃。

他却忽然上前,拥住他,“你还活着!”

范逸顿觉何处不对,突然反应过来这傻子竟然抱了他,范逸恼火,“阮奕,你恶不恶心,你特么适可而止啊!”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啦~明儿见~

——————————————

看在我这么勤勤恳恳,努力更新上,大家作收下我吧

捂脸

第42章 温柔

月牙湖狩猎一共三日。

今日是月牙湖狩猎的第一日。

眼下, 离辰时还差一炷香左右的时间,赵锦诺同赵琪,沈绾和沈妙等人都已在帐外候着了。京中的男女子弟分列在大帐左右两处。帝后未至, 却都站得尽然有序, 即便交头接耳,也未三三五五各在一处松散说话。

赵锦诺眸间好奇,沈绾轻声道,“陛下常年在军中, 最看不惯散漫的,所以大家都老老实实的,不敢触陛下霉头。”

“原来如此。”赵锦诺朝沈绾笑笑。

沈家姐妹二人很好相处, 沈绾年纪又同赵锦诺相仿,自昨日分到一个帐中起,沈绾便同赵锦诺走都近。

赵锦诺乍眼看过去,许是站得整齐,又都是骑射服的缘故,便是女眷这边, 都显得各个英姿飒爽, 面带笑意, 朝气蓬勃挂在脸上, 更勿说对面的男子。

“有会女眷参加骑射吗?”赵锦诺忽然想到。

沈绾笑笑, “会呀, 不过,女眷不会单独一场,怕有危险,所以按往常的惯例,最后一日的狩猎会自由组队参加。”

赵锦诺挑眉。

沈绾又笑, “同三月里的迎春会是一个道理,京中这么多世家子弟,总需有接触的机会……”

沈绾如此说,赵锦诺便明白了。月牙湖狩猎本就类似京中的迎春会,去的大都是各家各户未婚配的孩子,本就是相互看看,有撮合之意,所以这最后一日的狩猎在一处便并不突兀了。

……

另一处,四平远远寻了一遭,确实没见到范逸,遂唤了旁的内侍官上前,“看着范侯了吗?”

内侍官摇头,“今晨起便没见着。”

四平意外,“先前陛下还问起,说今日怎么没见范侯来跟前请安,眼下连大帐外都不见人影,不似范侯性子……”

只有一炷香时间便至辰时,每年的月牙湖狩猎,陛下都会将京中这些年轻子弟挨个看一遍,看看同去年比,是不是有长进,头一个盯着的便是范侯。尤其是早两年,定北侯回朝阳郡后,陛下盯范侯盯得最紧。

四平是看着范侯长大的,也知晓稍后陛下还会问起,遂朝内侍官道,“赶紧去营帐催催范侯。”

内侍官应好。

今日也不知怎么的,从来不迟到的人,眼下都要拖到辰时了。

赵锦诺余光也朝对面的队伍中打量,有见到阮旭,却未见到阮奕。

阮奕昨夜落水,溺水的时间有些长,她担心他还未醒过来。但既是狩猎,难免磕磕碰碰,定然会有太医跟着,当下,似是也未听有人说起落水之事,应是范逸让人瞒住了,连阮旭也不知道。

思绪间,见范逸也身着一身骑射服走来。

四平赶紧迎了上前,“侯爷,你可算来了!方才陛下还在问起你,问你怎么没去娘娘跟前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