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44节

帐前纷纷瞩目。

顺帝将弓箭递于皇后手中。

但狩猎开箭,惯来都要君王开箭才合礼数的……

迟疑间,见顺帝自身后揽起皇后,两人一道掌弓。顺帝在皇后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旁人听不清的话,皇后遂拉弓放箭,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一箭其实是皇后射的。

这么远的距离,正中红心的最中心处。

帐外都是欢呼声和叫好声。

大监高声道,“狩猎正式开始!”

场中早前便置好了箭筒,要参与头两日狩猎的人会逐一上前,将标记有自己名字的箭矢投到箭筒中,算作报名。所有报名的人,都会依次在帝后跟前露脸。

范逸先投了箭矢,继而上前在帝后跟前拱手,“范逸见过陛下、娘娘。”

待得顺帝应声,范逸才走到中间的空地处站好。

而后是顾城,而后是其他报名的子弟。

有顺帝陌生的,亦或是变化很大的,顺帝都会问上一两句,熟悉的也都没怎么应声。参加狩猎的人露脸之后,会依次与空地中排队站好,空地外围两侧的才是来观赏比赛的。

卯时前后,露脸结束,众人去往猎场内围。猎场内围设了行帐,行帐在高处山头,可以俯瞰近乎大半个猎场。

参与狩猎的人都已骑马到了猎场当中准备,未参加狩猎的众人都在行帐周围的观礼台看骑射。

一日的狩猎会持续三个时辰左右,众人也可在开始半个时辰后,自行寻时机回营地歇息。

开场一炷香,正是最激烈的时候,远处禁军手中的旗帜很容易让人看出,范逸果真率先射中了猎物,而且是连中两箭,独得头筹。

行帐内,顺帝放下茶盏,“还算没丢人。”

皇后叹道,“你对阿逸太严苛了些。”

顺帝应道,“他是范允的儿子,虎父无犬子,严苛些是好事。”

皇后笑笑,“对了,听说奕儿来了月牙湖,我今日见名册上也有他,却似是没见到人。”

四平道,“范侯说昨夜阮二公子同他一处游湖的时候吹了风,有些疼痛,替阮二公子告了假,说晚些再来。”

顺帝意外,“他二人何时这么好了?不是自幼打架打到大吗?”

四平笑道,“回陛下,听说昨晚阮二公子是同范侯歇一处营帐的。”

……

行帐外,赵锦诺也听周遭说起,范侯连夺三年桂冠了,今年怕是也不在话下。

范侯箭术是皇后教的,范侯早前便也跟着苏将军在军中历练过,这狩猎大会,陛下对范侯是寄予厚望。

这一日的狩猎,从卯时末才开始,所以一上午的时间很快过去。

猎场内围的比试还在继续,看台中已开始小歇。

赵锦诺昨夜心中一直挂着阮奕的事,又不习惯帐中没有夜灯,没怎么睡好,还做了一宿的梦,当下,有些犯困,便同沈绾几人道起先回去歇息。

猎场内围看台在半山腰处,到营帐尚有些远。

赵锦诺缓缓下山,临近女眷营帐不远处,却见一道身影似是在等她。

“阮奕?”赵锦诺眸间微颚。

他唇角勾了勾,在他的记忆中,他早前在月牙湖落水,她一晚没睡好,提前回了营帐歇息。

当下,他在回营帐的路上等她。

果真等到了。

她快步朝他跑来,声音有些喘,眸间都是关切,“小傻子,你怎么在这里?”

“阿玉……”他鼻尖微红,眸间盈盈碎芒。但在赵锦诺看来,他眸间氤氲,却依旧清澈而明亮。

“大白兔,你怎么哭了?”周遭无人,她伸手抚上他眼角,一口气问道,“你什么时候醒了?昨日怎么会落到月牙湖里去了?你没事吧,我担心了你一晚上……”

她接连问了诸多,他耐心听着,待她问完,他俯身拥她,微微垂眸,温柔吻上她嘴角。

她不会知道,他等这一刻等了多久,亦不会知道,他有多想念她!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大家,本来该2点更新的,突然通知开会,还留了1000字没写,留言说了大约4:30,结果被吞了,刚才才看到大家留言,非常抱歉,我下一次一定守时

————————————

久等了,对不起对不起

二更预计在10点,今天忙疯啦

第43章 你?

赵锦诺脑中“嗡”的一声, 思绪顷刻被身前的俯身相拥尽数填满。

他……他……他抱她……

尚还来不及反应,唇瓣又沾染了男子特有的温柔气息,她脑中再度一片空白, 绯色浮上脸颊, 似是灼得睁不开眼。

他的亲吻温和又亲密,主动又克制,在盛夏的鸣蝉声里,似是一股经由时间沉淀而生出些许酒意的蜜酿, 轻易顺着她的双唇,深邃而悠远得渗入四肢百骸里。

她全然忘了动弹,亦木讷睁不开眼。

直至良久, 他松开的双唇,那缀了爱慕的亲吻,再次轻轻点上她眉心,亦悠悠点进她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