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47节

她似是头一回如此近得打量皇后,起初还有些不敢,却似是因为觉得皇后亲厚,遂又大了几分胆子打量,没有露怯。

“今年多大了?”皇后问。

赵锦诺应声,“去年五月及笄,未到十六。”

皇后柔和笑笑,“正是最好的年纪。”

赵锦诺先前还有些紧张,却不知为何,听到这句,便跟着笑了起来。皇后平易近人,早前沈绾便说起过,但听说和自己见到又全然是不同的感受。

“起来吧。”皇后微笑开口。

赵锦诺从善如流。

皇后轻声道,“锦诺,等晚宴结束后,随内侍官来大帐中,我单独同你再说会儿话。”

赵锦诺虽意外,但还是福了福身应是。

见皇后没有旁的话吩咐,赵锦诺这才退回了原处。

赵锦诺退回,赵琪便才上前。

趁这空隙中,皇后转眸看向顺帝,顺帝眸间似是并无意外之色,皇后猜到他都知晓。

赵锦诺长得同安平太像,又同宴书臣像。

世上不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年纪也对的上。

皇后轻声问道,“宴书臣同你提起过?”

顺帝摇头,“我在等他同我提起。”

皇后看他。

他没有再出声。

接下来是赵琪,而后是旁人,而后十人皆回到原来的位置上。

等赵锦诺回到原来位置上,范逸一颗提起的心,似是才放回原处。

母亲莫名唤她上前问话,而自先前起,陛下目光就一直在她身上,范逸太熟悉这二人,总觉得他二人的反常让他有些许说不上的担忧,但见赵锦诺这回,他心中长舒一口气。

只是方才长舒一口气,目光轻抬,却正好与顺帝目光相遇。

遭了,范逸心中陡然一凌。

当不是早前他一直在看赵锦诺,被陛下给瞧了去?

范逸赶紧低头。

顺帝也转眸,没有再多看他。

而宴席上,赵锦诺一折回,便吸引了近乎所有人的目光,众人先前都见皇后唤了赵锦诺到跟前说话,今日晚宴上,似是皇后还未曾唤过人上前单独说过话,所以都在私下议论纷纷,这是哪家的女儿?

不少人都道,看模样是个生面孔,早前不曾在京中见过,应是新入京的。

也有人认出,似是陛下新近调入京中的户部员外郎赵江鹤的女儿。

赵家算不得什么显赫人家,却为何得了皇后明显青睐?

莫非,这赵江鹤是陛下新近提拔的亲信,陛下是特意借这个机会让皇后给足了赵家颜面,好让话传回朝中,给赵江鹤铺路?

还有人低声道,赵锦诺似是早前同阮奕定亲的那个。

阮旭也诧异,寻阮奕低声问道,“可是你先前见皇后时,同娘娘提起过锦诺?”

所以娘娘才会单独召了锦诺上前说话,阮旭是如此想。

阮奕不假思索,“没有……许是娘娘见了锦诺,觉得亲切?”

阮旭看他。

阮奕也未再出声。

锦诺是宴叔叔同安平的女儿,上一世,他也是许久之后才知道的。

安平身份特殊,前朝覆灭后,容家被灭门,所有人都以为安平死在那个时候,没有会想到安平还活着。

直至后来,阮奕才想明白一件事。若非陛下默许,安平逃不出京中。

安平不同宴叔叔相见,却定下了他与阿玉的亲事,是想让阿玉出现在宴叔叔身边。

陛下会默许阿玉留在京中,是因为对宴叔叔的信任根深蒂固的缘故。

阮奕淡淡垂眸。

见周遭的目光眼下似是都在赵锦诺身上,都在议论赵锦诺是如何得了皇后垂青的,但他却知晓,回京之后不久,陛下会让平阳王认阿玉做女儿,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后来阮家在朝中的政治风波中受牵连,被流放,却唯独他与阿玉没被牵连其中。

阮奕抬眸,看向斜对面的赵锦诺。

赵锦诺正端起水杯,饮了一口,平复先前心中的情绪。

赵琪悄声道,“姐姐,你早前认识皇后娘娘?”

她摇头,“不曾见过。”

赵琪叹道,“我见娘娘似是很喜欢你。”

赵锦诺微怔,其实,她亦觉得,却说不上什么缘由。

方才娘娘还特意叮嘱她,晚宴结束后,遂内侍官到大帐中,她还要再同她说会儿话。

先前问她年纪和名字时,眸间又都是亲厚。

似是除了媛姨和宋妈妈,还没有旁的女眷长辈对她如此亲厚过,祖母和王氏更无需说。

“娘娘同你说什么了?”沈绾好奇。

她应道,“问了我年纪,许是见我陌生,多以到跟前看了看”

沈绾道,“娘娘可是很亲切一人?”

她连忙点头,“是同你说的。”

沈绾又笑,“日后接触越多,你便知晓了。”

赵锦诺也笑笑。

……

前排处,袁欣不时转眸打量她。

她便是赵锦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