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49节

只是她当下心情尚好,也不恼他了,双手背在身后,上前朝他笑眯眯看去,“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悠悠垂眸,唇角勾起一抹如水的笑意,缓缓抬眸看她,“等你啊。”

作者有话要说:  算不算如约而至?

哈哈哈哈哈啊哈

————

二更时间不定,应该在【晚上】10点左右,不排除提前

第47章 指尖

赵锦诺抬眸看他。

一轮月色清亮, 近处的灯盏亦泛着淡淡微光,两道深浅不一的光线先是在他脸上投出或明或暗的阴影,映出那张极其精致而深邃的男子轮廓, 又在他身上的锦袍镀上了两道月白清晖。

翩若谪仙。

赵锦诺缓步上前, 心中分明缀了一抹跃动的火苗,眸间却淡淡垂了垂,轻声问道,“等我做什么?”

他声音温和而醇厚, 若发酵了清淡酒意的佳酿一般,暗香盈袖,“月牙湖, 邀佳人赏月,是惯例。”

似是并不突兀。

她唇瓣微微勾了勾,睁眼看他,“早前还邀过旁人吗?”

阮奕握拳轻咳两声,奈何应道,“早前太傻, 只知道来月牙湖是狩猎的, 现在才恍然大悟, 狩猎这等事……哪有邀佳人赏月好?”

这句话从他口中说出, 似是尤其风清云朗。

赵锦诺低眉笑笑。

“走吗?”他上前, 声音若沉于湖底的磁石般诱人。

她心底似是倏然漏了一拍, 淡声道,“好。”

月明清辉,他让开身侧的路。

两人并肩往月牙湖的方向去,走得不快,亦不慢, 亦未说话,但清风晚照,林间蝉鸣,似是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一切,都仿佛将将好……

赵锦诺心有旁骛,习惯紧张时踩前面的影子。

临到岔路口,只顾着低头往前。

阮奕驻足,伸手牵她。

她羽睫微微颤了颤,指尖上熟悉的暖意传来,又似是顺着指尖上的肌肤渗入四肢百骸。

她转眸看他。

他声音温和,亦低眸看她,“不走这条路……”

她微楞,可是去月牙湖,是这条路呀……

他轻声道,“阿玉,我知道一条近路,没有旁人。”

“……”似是忽得想起晌午时候,赵锦诺脸色微滞,支吾道,“还是,有旁人的路好一些……”

他眼中笑意更浓,俯身贴近她耳畔,气息就临在她近处。

她微怔,脸色不由控制得浮起一抹红晕,亦有些不敢睁眼看他。

他的声音在深邃悠远的夜空星辰下,似是天生就带了几分撩.拨之意,耳畔只有轻到她一人才能听见的声音,温润柔和道,“阿玉姐姐怕什么,今日,不都亲过了吗?我听阿玉姐姐的话,一日只亲一次……”

她眸间一滞,似是被他一语戳破了心思,忽得有些措手不及,连耳根子都灼得发红。

不光目光避开他,连脸颊一侧也稍稍避开他。

他唇角勾了勾,不再捉弄她,“走了。”

他牵起她的手往近路去。

这条路在林间,似是并不怎么好走。

只是他在前,她在后,他牢牢牵着她,走得不快,却稳妥。

此处没有灯光,月色却尚好。

她踩着他的脚印,亦步亦趋,心中的安稳却是落地生根。

“慢些。”林间湿滑处,他温声提醒。

她果真小心。

但下意识握他的手,不觉紧了紧,自己都未察觉。

他亦未吱声。

如此,在林间小路中行了多些时候,似是到了一处陡坡处。

阮奕转头,朝她轻声道,“阿玉,稍等我。”

她颔首。

只是离得稍远,不知道这陡坡多高?他是不是有危险?

他松开牵着她的手,她低声叮嘱道,“你……小心些……”

刚说完,又觉得有些突兀。

沈绾今日才说过,他是在月牙湖的狩猎比试当中都可以同范逸等人角逐桂冠的人。

她的担心,似是既贸然,又多余。

她话音刚落,他却笑笑,语气若平常般清淡应道,“好。”

她似是宽心。

见他转身,行至前方的陡坡前,撑手跃下。

她还是忍不住,踮起脚尖朝前方紧张看了看,但稍许,却见他在陡坡下露出半个头来。

她吓了一跳。

很快便反应过来,是这里月色晦明,又有茂密的树木遮挡,这看似的陡坡,其实就是人高罢了。

她笑笑,先前真是紧张过于,其实阮奕心中都有数。

“阿玉,来。”他开口唤她上前。

她也上前,这高度不高不低,有些尴尬,她正想着要怎么下去合适些,却见他抬眸看她,“跳下来,我接住你。”

她眨了眨眼,被他这句接住她弄得心中快速跳了跳。

她正欲应声,却忽得,被他身后的壮观景象震住。

原来,从这里跳下,是一小块凸出去的岩石峭壁。

因为吐出去,所以没了树木遮挡,一轮月华似是就近在跟前,明亮照人,伸手便可以触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