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52节

赵锦诺见沈绾等人都去了,也不好就自己留下营帐中,简单洗漱,也换了一身骑射服便,跟着赵琪和最后剩下的几人一道往月牙湖去。

月牙湖畔果真衣香鬓影,人影绰绰。

不知道月牙湖畔什么事情如此热闹,赵锦诺等人还未走近,就听人在湖边高声念着诗,诸如“我与乘风归去”之类,周遭都是笑声。

赵锦诺和赵琪面面相觑,遂又继续在念诗声中往湖畔留空的地方去。只见三四人并排站在月牙湖畔,都脱了鞋袜,一道高声齐齐念着诗,场面一看便分外滑稽。

赵锦诺都忍不住低眉笑了笑,更勿说周遭的围观贵女和世家子弟。

很快,第一段落便念完,只见排在首位的那人想也不想便上前,“噗通”一声,径直就往月牙湖中跳了下去。

刚刚才到,还没摸清套路的赵锦诺眼睛忽得都看直了。

周围却都是欢呼声和鼓掌声,还有口哨声和叫好声。

赵锦诺这才看清,湖中不止方才跳湖的一人,还有先前就应当已经跳下去的两人。

只是这些人虽然都已跳进月牙湖中去了,还在一面扑腾着水花,一面继续同岸边上的同伴念着诗,极其‘大义凛然’,场面委实有些好笑。

再等念到下一段时,果真还有一人继续跳下湖中去。

赵琪已捧腹。

周围的贵女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赵锦诺听一侧的人说道,“褚进这几个,平日里就在京中扬武扬威的,谁都不放在眼里,这回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竟当众在这里念诗跳湖!”

另一人附和,“可不是,既好笑又解气,肯定是得罪什么人了……”

早前那人又道,“上一次褚进出丑,似是还是阮奕尚好的时候。”

另一人诧异,“昨日见阮奕不是好了吗?当不是阮奕做的吧?”

……

赵锦诺也忽得想起前日里阮奕落水的事来,怎么想都有些蹊跷。

当日郁夫人说阮奕不会水,不会水的人大都不会自己去落水,按这么说,小傻子不应当是自己落水的……

莫名的,赵锦诺也联想到了某人。

今日近乎营帐中的女眷都来了月牙湖畔看热闹,不知道京中的世家子弟可是也都来了?

那阮奕可是也在?

赵锦诺下意识环顾四周,想寻寻阮奕的踪迹。

但月牙湖畔的人实在太多,又都是身着大同小异的骑射服,很难一眼就将人找到。

幸亏周围的人注意力都在岸上和湖中念诗的人身上,没人多注意到她这里,她也终于在稍远的地方看到阮奕,今日也穿了一身骑射服,身姿挺拔,神采飞扬,乍一看,竟叫人微微怔住,很难移目。

他身侧也站着一个同样穿着骑射服的男子,二人在一处说话,那人背对着她,阮奕却是正对。

她也刚好能看到阮奕面上的表情,知晓对方应是阮奕熟络之人。

两人一面说着话,一面笑着,也不时看看跟前念诗跳舞的场景,却不像旁人笑得这般欢畅。

阳光落在他身上,熠熠生辉,比旁人更多了几分风华绝伦。

他本就生得好看。

恢复正常的阮奕,更是气华高然,风采卓然。

赵锦诺很少这般远远打量他,忽然就想这般远远地,安安静静得仔细看他。

……

不远处,阮奕正同袁开阳一道说着话。

袁开阳低眉笑笑,“我就知道是你做的,一面念诗一面跳湖,亏你想得出来。不过这几个家伙也当是该教训教训了,听闻早前险些气得京兆尹告老还乡,也一道翻去马场,给刘太尉的马上了个颜色,吓得刘太尉都不敢认自己的马。”

阮奕笑笑,不置可否。

袁开阳叹道,“阮奕,你总算好了。”

阮奕颔首,眸光柔和。

袁开阳摇头,“我妹妹终日都在问你怎么了,我实在都快瞒不下去,后来听说阮尚书和郁夫人也不准备瞒了,这京中都才知晓你的事。”

袁开阳话音刚落,身后银铃般的声音传来,“二哥,阮哥哥!”

两人相继转眸,见是袁欣上前。

两人对视一眼,都眸含笑意看向袁欣。

“阮哥哥,你……好了?”想起早前的经历,袁欣似是还有些小心翼翼。

阮奕微微颔首。

他有印象,早前因为大白的事,他曾将袁欣凶哭过。在最早的记忆里,似是从那次相遇后,他与袁欣再没了旁的交集。所以在印象中,袁欣是开阳的妹妹,也时常跟在他二人身后,比旁人都会更亲厚熟悉。

阮奕温和笑道,“都长大了。”

终于听到他正常的一句话,袁欣心中委屈得都快哭出来,“阮哥哥,你总算好了……”

……

不远处,赵锦诺转眸。

两只手的食指指尖在身前轻轻对了对,心中似是倒了半瓶醋一般,酸溜溜想 —— 可以得很,逢人都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