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53节

他看她。

赵锦诺正好起身,眸间似是正常,轻声道了句,“借过。”

他木讷靠后。

她从他身前走过,他下意识想伸手,但她走已走开。

阮奕似是还未从错愕中回神,目光跟着她,见她是去一侧的供水处给水囊装水。

而后又正好遇到上前的沈绾。

沈绾也在给水囊接水。

两人笑着说了一会儿话,应是说起什么了,沈绾指了指前方,等两人都接完水,就见沈绾伸手,牵了赵锦诺一处往前方走去,径直在前方两个位置处坐下……

阮奕眼睛都直了……

直接换地方坐,将他晾一处了?

他目光似是收不回来。

她不在,那他在这里坐着做什么?

阮奕脸色稍有些难看。

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是来这里特意寻她的。

阮奕不禁在心中揣测,她今日这是怎么了?

让他一人在这里坐冷板凳……

这滋味委实有些不好受。

尤其是昨晚,她分明还躺在他怀中看过了月色和月牙湖,今日就似旁人一般,唤他一声阮二公子……

他心中颇有些磋磨。

阮奕眸间微敛,见她身侧还有空余座位,便想起身上前。谁知他刚起身,却见另一个世家子弟上前,眼神中似是有些羞怯,又有些倾慕,拱手朝她问了一声,轻声问,他可以坐在一侧吗?

阮奕凝眸看她。

赵锦诺正同沈绾说着话,听到一侧有人说话,转眸看过来,才见是一旁的世家子弟,恭敬有礼,又谦虚谨慎。

赵锦诺身侧本就有空位,遂问了声沈绾,可还有替旁人占位?

沈绾摇头。

赵锦诺遂朝他点头,“这里没有旁人。”

那人似是害羞笑了笑,落座。

阮奕脸都绿了。

她是压根儿就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他在。

阮奕心中有些说不出的吃味。

她似是看都未看他这里一眼。

……

很快,狩猎开场。

昨日的狩猎比试是看最后猎物的数量,指定的猎物数量多的胜出。但今日比试的主题还要看速度,所以一开场就高.潮迭起,比起昨日的保存实力,深思熟虑,从场面上看便要好看许多,节奏也快,也更精彩。

率先猎到清单上的五种猎物各五只者获胜。

于是一上来,猎场内就是骑快马拉快弓,抢猎物,也抢速度。就连赵锦诺这样不怎么感兴趣的人,似是都看进去了几分。只是原本也不怎么懂,看热闹可以,看门道却生疏,一侧落座的世家子弟便悄声道,二位若不是不嫌弃他可以同她们说。

沈绾想听,世家子弟便耐心向沈绾和赵锦诺解读,声音很轻,没有扰道临近之人,亦说得很慢,很容易听懂,沈绾和赵锦诺倒是看得更明白了些。譬如什么猎物虽然好猎,但为何众人都没有去争;什么猎物是数量稀少的,所以要率先抢到这种猎物,才会去找别的猎物。

沈绾和赵锦诺听得连连点头。

沈绾又问,那今日这场比试很快就会结束?

世家子弟摇头,不会,这些猎物不是这么容易凑得齐的,最难的还需要慢慢狩猎,兴许还要通力合作,最好再来分猎物,这才是这场狩猎好看的地方。

两人似是忽然明了,都纷纷颔首。

……

阮奕全程在后面看得有些窝火。

好容易待得差不多一个时辰过去,赵锦诺有些困意起身,似是要回营帐了,身侧的世家子弟也起身,似是在询问她要去何处,又似是听说她要回营帐中暂歇一会儿,眸间忽得有些失望。

但赵锦诺起身,世家子弟还是一道跟着,腼腆着说要送她一程。

赵锦诺礼貌婉拒,“不必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世家子弟似是有些难为情,还是想争取,“赵小姐……”

话音未落,就见一侧身着骑射服的身影上前,世家子弟微楞,“阮奕?”

阮奕看了看他,轻声道,“她是我未婚妻。”

世家子弟讶然。

阮奕伸手,牵了她的手便往营帐方向走,没有再说旁的。

身后的世家子弟怔了许久。

待得稍走远些,阮奕温声开口,“你今日怎么了?”

她亦温声,“我什么时候是你的未婚妻?”

她今日确实在同他闹别扭,阮奕音色渐沉,“什么时候不是了……”

她抬眸看他,轻声道,“你我并未下聘,也未正式定亲,亦无婚书执礼,只有父母早前的心意,那也是许多年的事了,不一定算数……”

“阿玉……”他忽得神色紧张。

她口中的每个字都有回旋余地,她当不是真的生了同他生分之心?!

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这种情况他都未曾遇到过,他实在不知哪里出了纰漏,生了这种变故?

他继续神色紧张得看着她。

赵锦诺轻轻笑了笑,“阮奕,你如今不傻了,早前有的是同你亲近的人,你也大可待旁人都温柔体贴,只是日后,不要再同旁人说我是你的未婚妻,我们不是这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