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54节

赵锦诺惊呆,这,会怼人了!

还说是大白兔!

见过兔子怼人的吗?

“放我下来。”她恼火。

他笑笑,“你还没亲我……”

“!@#¥%……&*(())……”赵锦诺眼睛都红了。

他强忍着笑意,“你亲我,我就放你下来。”

赵锦诺咬紧下唇,什么大白兔,披着茸茸兔子毛的白眼儿大狼狗差不多!

……

等回营帐中,赵锦诺躺在床榻上,原本的困意似是被阮奕这么胡搅蛮缠一通,搅得睡意全无。

整个人在床榻上翻来覆去,却再也睡不着了。

赵锦诺懊恼。

早前那个傻傻的大白兔,她只是喜欢,不见他的时候偶尔也会想起,唇边挂上几缕笑意……

但眼下,怎么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阮奕那张似笑非笑,又温和动人的脸,要命的是,连那些讨人厌的话却都因为声音好听,让人频频想起……

赵锦诺用枕头捂住头,忽然觉得,完了。

她这阿玉姐姐被全然被吃定了,怎么能行!

所幸也全然没有睡意了,遂起身坐起,翻开茶杯,拎起水壶,倒了杯水,给自己压压惊。

一杯不够,就两杯。

两杯不够,就三杯。

等到第三杯上,似是心情终于平复了些许。

思绪也前所未有的清晰,她不管他是不是早前大白兔,还是大狼狗……

她都要先晾他两日,再和他重新约法三章。

早前他是傻的,早前的约法三章也是约束傻子的。

那这次应当要重新来过,同不傻的阮奕,重新约法三章才是。

喜欢她就是亲她一人,那是同小傻子说的,精明如阮奕这厮,自然不会到处去亲旁人,所以这条要改一改,应当是,旁人的暧昧都要视而不见,什么阮哥哥之类的,要自觉避开,善意提醒……

还有,每日亲一回,不可以像今日一样威胁不放她下来,今日多亲了,明日就扣回来,不能给他惯的……

最后,她拥有所有解释权。

赵锦诺托腮笑笑,半晌又笑出声来。

……

月牙湖畔,阮奕覆手,在月牙湖畔随意踱步。

这时候的月牙湖没有旁人,清净,湖风亦让人清醒。

他想起上一世的时候,宴叔叔到最后也未和阿玉相认,也始终未听阿玉唤一声爹或父亲。

也正是因为宴叔叔到最后都还有的小心谨慎,阿玉的身份自始至终都未曾给人落下过把柄,而当时关于前朝遗孤的捕风捉影,死了不少人。

若非亲身经历过,他许是也不会信。

但太子没有错,当时苍月内忧外患,有人打着前朝遗孤的旗号生了旁的心思,那无论所谓的前朝遗孤是真是假,都是众矢之的。

宴叔叔的谨慎,和对自己的狠心,换了阿玉后来的短暂安稳。

但他亦知晓,除却早前的安平,宴叔叔一生最大遗憾的事,应当就是没听阿玉唤过一声父亲。

而陛下和皇后知晓宴叔叔的意思,所以让平阳王认了阿玉做女儿。

平阳王是陛下的亲弟弟,也最重要的亲人。

早在废帝掌权时,废帝设计平阳王下狱,想逼陛下就范,是那时候的安平公主劫狱,将人救下来,而后送离了京中。

若非如此,陛下不会私下留了安平性命。

让平阳王认阿玉做女儿,是陛下深思熟虑的结果。

阮奕微微拢眉,世间可是真的难有两全法,既能护住阿玉安稳,又能让宴叔叔听阿玉唤他一声爹?

阮奕心中些许燥意。

正好在离湖畔最近处,他缓步上前,在湖畔一处蹲下,凫水洗了洗脸。

等他停下,临水照影。

湖面上虽有涟漪,却还是清晰映出他的一道身影。

他忽得愣住。

一道既简单,又清晰的想法在脑海中落地生根。

他对着水中的临水照影,轻轻笑了笑,叹道,“早前怎么没想到,却是将此事想复杂了……”

宴叔叔是不会认回阿玉这个女儿。

但他会同阿玉成亲。

他是宴叔叔半个儿子,却始终是以“叔叔”相称。

但这一世,若是他认宴叔叔做义父,凭他同宴叔叔的亲厚关系,唤一声“爹”,旁人都觉理所应当。

那阿玉也应当同他一道,唤宴叔叔一声“爹”。

这便应当是宴叔叔最欣慰的事情。

他望着湖面中自己的影子,淡淡笑了笑。

还有一事,若是能在御前请旨,便等于昭告天下,那阿玉这声“爹”便在何处都唤的。

御前请旨?

他低眉笑笑。

……

他在营帐外等了许久,才等到赵锦诺出营帐。

今日虽不是正宴,算家宴,帝后也会出席,宴席上会公布今日的获胜者和奖赏。

所以今日的晚宴,她一定会去。

刚到黄昏,他就在营帐不远处的路口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