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59节

褚进咬唇,他早前在京中闯祸闹事,打架斗殴都不似眼下这么紧张过。

阮奕转眸,“范逸,差不多了。”

“准备了!”范逸话音刚落,标枪直接扔出,惊出了一堆山鸡。

“褚进,射!”褚进拉弓。

范逸吼道,“别抖!”

褚进整个人一个激灵,但还是稳住手没有发抖,果真一箭命中。

沈绾笑道,“加油,第三只了。”

褚进笑着挠了挠头。

阮奕同赵锦诺这处却射偏了去。

“我没看准。”赵锦诺歉意。

阮奕在她耳畔温声,“阿玉,是我方才分心了。”

赵锦诺微讶。

他轻声道,“你的头发拂我脸上,我分心了。”

赵锦诺涨红了脸,赶紧重新将马尾束紧了些。

还差三只。

此处的山鸡都已经被惊走,只得重新赶往下一处。

连禁军都觉有些遗憾。

而观礼台上,近乎都是在看范逸这只小队,看他们没中,也都跟着捶腿惋惜,不过再看到范逸当即就领众人往下一处去,一刻都不耽误,又觉这只队伍果真还是最有看头的。虽然早前是冲着看打架去的,但眼下,似是紧张得比看大家还精彩些!

奔跑过程中,又有铜锣声响起,又有两个队伍被淘汰。

他们自然不在担心之列,等到下一处,范逸凝声,“这次都不要射偏,一次性解决,少跑一处地方,阮奕,褚进,手稳了。”

两人都颔首。

范逸看向赵锦诺,赵锦诺额间也都是紧张汗水,却似是同阮奕一处,聚精会神,心无旁骛看着前方。

范逸朝沈绾和赵琪道,“这次先不要去捡标枪,备好多两支给我。”

赵琪倏然会意,他应当也是要用标枪。

“准备……现在!”范逸照旧扔出标枪,此次,果真只有三四只山鸡跑出,果真是越到后面越少。

阮奕觉察赵锦诺在发抖,“阿玉,别抖,有我在。”

赵锦诺强迫自己镇定。

“阮奕,现在!”她话音刚落,阮奕似是注意力相当集中,箭矢便从弦上飞了出去,一箭命中。

赵锦诺激动拥上他。

阮奕也拥她,只是轻声,“旁人看着呢。”

赵锦诺先前是激动忘了,眼下才收敛。

范逸已不需要再提醒褚进,褚进咬紧牙关,瞄准射出,果真射中一只,既而紧紧握紧拳头,大喊一声,范逸恼火,“别动!”

褚进才想起,范逸手中还有一只标枪在。

“范逸!”阮奕只觉有些晚,这么远怕是射不中。

范逸皱眉,标枪使劲儿扔出,果真射偏,他却没有迟疑,“下一支!”

赵琪早就准备好,果断递上。

众人才见,他方才那只本就是打断那只山鸡的去路,等它折回,这一支标枪才射中。

千钧一发,看的身侧的禁军都忍不住叫了声好,既而才想起挥了三次红色旗帜。

……

行帐外,孟翎有些惊讶,这一队竟然这么就够了山鸡的数量。

正欲转身,却见顺帝不知何时踱步到了他身侧,遂拱手,“陛下。”

顺帝轻声道,“我来这里,看得清楚些。”

他其实也起了兴致。

只是山鸡最简单的一处,兔子和鹿都不是如此容易射中的,怕是要费一番周折,但是几个孩子是聪明的,淘汰赛制是强制按照数量从少到多排列,他们先猎好的山鸡可以慢慢消耗到他们猎好兔子,有充裕的磨合时间。

他其实好奇,这是范逸的主意,还是阮奕的主意。

但无论是谁的,他都欣慰。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这些反应,还能协调一只都是残缺和障碍的队伍,是一军主帅的必备。

他离开军中多年了,犹是还能想起早前在军中的时候。

自古英雄出少年,日后这军中,始终都是这些孩子的天下。

顺帝看向一侧的积分单,范逸和阮奕这队虽然领先,但有几队咬得都紧。

“袁开阳这里怎么回事?”顺帝好奇。

只比范逸这处,少一只而已,但范逸这里是有范逸和阮奕……

孟翎笑道,“陛下,开阳这一队,有安阳郡王府的两个郡主在,都是马背上长大的,再加上还有一个开阳,应当很难企及了。”

顺帝笑道,“那范逸和阮奕还不见得能赢啊。”

孟翎颔首,“袁开阳这队赢得几率大些,毕竟,后面的野兔和鹿都要灵活得多,他们之前的法子不一定好用。”

顺帝亦笑,“有意思。”

……

果真,进入到狩猎野兔这里,范逸几人已开始吃力。

野兔的速度要比山鸡快很快,范逸的标枪很难射中,便只能依靠褚进和阮奕,赵锦诺。

赵锦诺其实也是才摸箭不久,每次把握的时间间隙都不同,阮奕很难掌握。连续几次不中,赵锦诺有些懊恼。阮奕宽慰,“已经很好了,阿玉,你只需每次掌握的间隙保持一致,我就能分别出射箭的时间,剩下的交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