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62节

她看他。

他亦看她,温和而轻声道,“欲盖弥彰吗?”

她微顿,既而缓缓落座,只是在他身侧,没有吱声。

他看她,眸间似是有光,亦细道只有她听到声音道,“许是今晚过后,你我二人就有婚期了……”

她指尖明显僵了僵,低眉饮了口茶。

他亦未戳穿。

稍许,大监撩起大帐,众人皆起身恭迎帝后,待顺帝道了声“平身”,众人才落座,范逸亦在帝后跟前行礼,而后到了这一排的位置上。

四平请示了顺帝一声,见顺帝颔首,四平吩咐上酒宴。

顺帝看向阮奕几人,眸间有笑意,“今日的狩猎比早前难,你们的表现,朕与梓童都看过,你们实至名归。”

有了顺帝这句话,几人都起身,躬身谢恩。

皇后莞尔,“都过来,陛下有赏赐。”

几人从前排行至场中,既是行赏便要谢恩,便都跪在帝后面前。

皇后笑道,“陛下原本是想问你们想要什么赏赐,但知晓你们都是好孩子,未必会肯开口,所以陛下同本宫商议,由本宫来定这个赏赐,免得你们为难,但若你们有想要的赏赐,亦可先开口。”

皇后这番话,其中场中众人都心知肚明。

帝后心中其实都有数,所以将赏赐都已事先定好了,谁还会去触帝后霉头?

场中都这般想着,目光都纷纷看向皇后处,等皇后宣布赏赐,却听阮奕忽然开口,“陛下,娘娘,阮奕有事相求。”

范逸看向他。

赵锦诺也诧异看向一侧的阮奕。

顺帝垂眸,心中憋了一肚子火气没显露,这兔崽子!

皇后却笑了笑,“奕儿,上前来。”

阮奕听话,恭敬朝上方的帝后拱手行礼。

“说吧,想要什么赏赐。”皇后惯来温和。

顺帝也瞥目。

阮奕抬眸看向帝后,目光却瞥了瞥赵锦诺,深吸一口气,大声道,“陛下,娘娘,阮奕早前从马背上摔下来,多劳父母和兄长照顾,却还有一人,无论在我好的时候,坏的时候,待我始终亲厚,如己出。”

阮奕拱手,诚恳道,“阮奕想求陛下和娘娘恩典,准阮奕认宴叔叔做义父,日后以父子相称,亦让阮奕名正言顺在宴叔叔跟前尽孝!”

此话一出,赵锦诺怔住,顺帝和皇后也都愣住。

周遭皆尽鸦雀无声。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来啦,二更预计在晚上去啦,么么哒

————

第58章 赐婚

鸦雀无声中, 顺帝和皇后微微对视一眼。

多年的默契,很快从对方眼神中猜到对方的心思。阮奕若是在他们跟前请了旨,认宴书臣做义父, 便是得了天子首肯, 日后是可以名正言顺在任何场合都唤宴书臣一声“爹”或“父亲”,阮奕同赵锦诺幼时便定过亲,那便是……赵锦诺也能名正言顺得唤宴书臣一声“爹”……

顺帝和皇后都未出声,但看向对方的目光却都透着心底澄澈。

有一瞬间, 赵锦诺只觉顺帝的目光瞥向自己,带着几分她猜不透的探究,她不知是错觉还是旁的……

皇后却起身,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缓步踱步至阮奕跟前,伸手扶他,“奕儿,你对宴书臣有这份孝心,他定然高兴。”

阮奕顺势抬眸看她。

皇后笑了笑, 转眸看向身后的顺帝, 喉间轻咽, “陛下?”

顺帝目光看向皇后, 温声道, “梓童的意思就是朕的意思。”

皇后笑了笑, 温和朝阮奕道,“陛下应了。”

阮奕眼底碎盈芒芒,再度拱手,“阮奕谢过陛下,谢过娘娘。”

顺帝遂才开口, “起来吧,还让梓童一直站着扶你?”

阮奕连忙起身。

皇后踱步回位置,顺帝转眸看向大监,“让翰林院拟旨。”

大监应声。

等皇后落座,阮奕才看向身侧的赵锦诺,一脸笑意。

赵锦诺亦笑笑,原来,这便是他说的很重要的事。

莫名的,赵锦诺心底微暖。

这样的阮奕,同早前她认识的阮奕一样,有一颗诚挚又清澈的心。

这样的阮奕,似是在她心底又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他与宴相的父子情义,难能可贵。

更难能可贵的,是他的孝心。

这样的孝,并非愚孝,他究竟是一个多好的人?

似是,自月牙湖起,才是她认识他的开始……

赵锦诺低眉。

前方,顺帝的声音传来,“你们几个呢,还有想要别的赏赐的吗?”

酒宴上,也都好奇看向他们几人。

有阮奕的请旨在先,此时旁人其实并不怎么好开口,范逸将话噎回喉间,他本是想说,希望母亲日日开心,诸事顺遂,但有阮奕这一出,他不想,也不好去冲淡阮奕这个热闹。

旁人许是不会理解阮奕。

但他不同。

他爹娘在他一岁时就被废帝逼死,是母亲抚养他长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