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63节

只是目光看向皇后时,皇后脸上的温和笑意,似是让她觉得莫名暖意。

四平刚开口,“陛下,娘娘赐阮……”

顺帝伸手打断。

四平会意噤声。

场中也跟着噤声。

顺帝看向阮奕,“朕听闻,阮家同赵家许久之前定了亲?”

阮奕和赵锦诺都愣了愣,抬眸看向顺帝,范逸也诧异看向顺帝。

顺帝目光似是并未在他这处停留。

赵锦诺是女子,便是阮奕开口,“回陛下的话,父母早前曾定下过我与锦诺婚约,只是因为早前病着,此事拖后了。”

范逸目光微敛,没有再抬眸。

顺帝看向皇后,询问道,“朕原本是想将奕儿加冠礼和父子敬茶放在一处,好事成双,但忽然想起奕儿的加冠礼似是在明年二月,实在有些迟了。既然他二人早前便有婚约,朕想不如赐婚,将婚期定下来,同敬茶一道办了,也算好事成双了,梓童意下如何?”

皇后笑笑,“陛下拿主意即可。”

顺帝颔首,“腊月年关诸事繁忙,十一月要筹备赏梅宴,那九月或十月择一月,梓童操劳些,盯着礼部将他二人的婚事连同敬茶办了,也算朕与梓童今日的赏赐了。”

九月……十月……婚事?

赵锦诺还没摸清顺帝话中的意思,又听皇后温柔应声,“就十月吧,准备聘礼和喜袍都需时日,也不能仓促了去。”

顺帝轻笑,遂朝一侧的大监道,“让翰林院拟制,赐婚,婚期定在十月,让礼部择亦几日,将婚事与敬茶一道办了。”

大监应是。

赵锦诺似是还未回神,见帝后的目光看过来,阮奕唇角勾了勾,伸手牵了她衣袖,温声道,“你我二人该向帝后谢恩,无失礼了……”

赵锦诺脸色微红,却很快反应过来。

二人上前,与帝后跟前下跪叩首,“阮奕/赵锦诺谢陛下,娘娘恩典。”

“去吧。”皇后笑笑。

范逸抬眸看向顺帝,顺帝亦看了看,很快移目。

范逸没有再应声。

待得几人回到位置,四平高声道,“今日晚宴不设宵禁,诸位可通宵畅饮,不醉无归。”

四平言罢,周围鼓瑟吹笙响起,亦有舞姬献舞。

因得是猎场,跳得多是狩猎先关的舞蹈,英姿飒爽。

场中不多时便走动和热闹起来。

帝后并未久待,大监远远陪同着,去了月牙湖畔散步。

……

大帐外,酒过三巡。

赵琪的果子酒都有些饮多,赵锦诺同沈绾先送了她回去醒酒安睡。

不断有人来敬酒道贺,又尤其是阮奕处。

于是阮奕一面回着敬酒,一面和范逸,褚进喝到很晚时候。

赵锦诺安顿好赵琪,撩起帘栊出来,想起早前和阮奕约好,明日要离开月牙湖,今晚会再去赏月,眼下,他应当还在大帐外饮酒,谁知行至营帐不远处,见他还在前两日等她的地方,背靠着树,环臂看她,侧颜隐在昏黄的路灯下,剪影出一道说不出清逸俊朗的轮廓……

赵锦诺上前,“怎么在这?”

他轻声,“等你啊。”

这句话似是再熟悉不过。

两人都默契低眉,各自笑了笑,遂又抬眸。

“走。”他伸手牵她。

他掌心的暖意,似是驱散了黑夜里的晦暗不明,徒留他眸间的清明。

“不带大白吗?”她忽然问。

他唇边似是还残留了酒意,“阿玉姐姐,我才是你的大白啊……”

赵锦诺没听明白。

他修正道,“大白兔……”

她觉得他应有些醉意。

陡坡处,他抱她下来。她脚刚沾地,他将她抵在岩石壁一侧,“阿玉姐姐,今日换你亲大白兔好不好?”

你应当犒赏我的,利息……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隔壁完结,啦啦啦啦~

所以暖玉这里的两更都会在晚上,么么哒

第59章 美梦成真

周遭除了月色与蝉鸣, 似是什么都没有。

他的目光临在她跟前,一双好看的眼睛里似是都沾染了几分酒意,酒意下, 又似轻易看穿她的心思, 嘴角浅浅勾了勾。

赵锦诺一颗心“砰砰”跳着。

他俯身,她平视,她看着他的眼睛,心跳声杂乱而没有规律, 又似是随时都会跃出喉间。

亲他?

她早前在乾州官邸时亲过他一次,在宴府藏书阁的时候亲过他两次,亦在笾城驿馆的时候, 踮起脚尖亲过他,但那时的大白兔还是小傻子,不是今日的阮奕……

她可以主动亲早前的大白兔,却不敢轻易亲今日的阮奕。

尤其是,眸间些许醉意的阮奕。

赵锦诺眼眸微垂,修长的羽睫似是都轻轻颤了颤, “阮奕……”

她话音未落, 他鼻尖贴近, 温柔道, “阿玉姐姐……我想你亲我……大白兔想你亲他……”

他的话似春燕掠过‘平静’的湖面, 泅开内里丝丝涟漪, 她心中好似万千蛊惑,抬眸看他,自先前起便攥紧的掌心微微松了松,缓缓揽上他后颈,喉间轻轻咽了咽, 轻到不能再轻的声音在他唇边沾了沾,“阮奕,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