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64节

也因为心如明镜,所以并不惊慌。

只是,她不知晓,她会在回乾州的路上遇见阮奕,会在乾州官邸遇见赵家这对龙凤胎,亦会在笾城驿馆遇见温和亲厚的宴相……

赵琪和赵则之与她而言,是赵家家中并非尽然是冷漠,她喜欢同活泼开朗的龙凤胎一处;而早前的阮奕,亦或是眼下的阮奕,都让她喜欢和爱慕;而宴相,则是让她觉得莫名亲近和温暖的长辈,仿若春雨润物……

她想留下来。

留下来,同怀中的大白兔一处。

她想宋妈妈和阿燕,柱子也留下来,同她与阮奕一处……

他们一定会喜欢阮奕的。

他这样好……

******

不知过了多久,她靠在岩石壁上睡着。

“阿玉……”耳畔有人唤她的时候,她缓缓睁眼。

睡眼惺忪的模样里,才见似是天边都隐隐泛起了鱼肚白。

都翌日清晨了……

是要回去了,这通宵饮酒,也最多是再晚些时候。

她想撑手起身,却发现坐了一晚,又没怎么动弹,眼下似是连双腿都是麻的,一时没缓过来。

她尴尬道,“稍等一下,腿有些麻了。”

阮奕眉间笑笑,蹲下,朝她道,“我背你吧。”

她愣了愣,眸间有些滞。

他温柔笑道,“我背自己的未婚妻,不算逾越吧……”

她下意识接道,“谁是你未婚妻……”

他轻笑,“婚期都定了,不是在十月吗?昨晚都听到,阿玉,再有三月,你便要嫁我了。”

她巧舌如簧,“诏书还未下。”

他知晓她是害羞了,遂不戳穿她。

也歇了这些时候,腿上的发麻似是过去,他伸手扶她起身,果真,起身是能起身了,还是有些软软的发麻。

他不再提背她的时,只是牵着她,走得很慢。

等到陡坡前,她似是脚下才恢复了。

他照旧托着她上了陡坡,而后自己翻上。

等他翻上后,拍了拍手上的尘土,她要往前走,他一把牵住她。

她诧异回头。

他温柔道,“诶,日出了。”

她果真见他身后开阔处,似是朝霞散在月牙湖的群山峻岭里,一轮淡淡泛着柔光的红日从远处的群山峻岭里展露头角,带着动人心魄的朝气和希望……

他就站在这轮红日跟前,牵着她的手,侧身看向身后的日出。他的侧颜隐在朝霞的微光里,剪影出一抹轮廓分明,风姿绰然,远处的红日似是在他身侧冉冉升起,又似是在他羽睫处短暂停留……

她心跳倏然漏了一拍。

一个人如何能既似月华清澈明亮,又如朝日熠熠生辉……

他脸上的笑意,连同昨夜头顶的一轮明月,和眼前的晨曦朝露一道,清浅映入她心底。

许久不忘。

他转身,依旧牵着她,笑容明媚,“走!”

她淡淡垂眸。

回营帐的路,要比来这里更好走。

他牵着她,他在前,她在后,似是昨日在猎场内围的时候,她也这般牵着他,走在他身前。

他忽然道,“阿玉,我昨晚做了个梦。”

“什么梦?”她美目看他。

他没有回头,“美梦啊,我梦到你趁我睡着,偷偷亲我……”

赵锦诺愣了愣,很快淡定,揶揄道,“你也知道是在做梦……”

他转眸朝她笑道,“不怕做梦,总有一日,会有美梦成真。”

她轻叹,“阮奕,都说梦是反的。”

他想了想,认真道,“那反的便是,我亲你……”

她语塞,她一时竟觉无法反驳。

他朗声笑了笑,只是,很快,便已行至营帐不远处,两人似是都没想到这么快,竟也生出些许不舍,但分明,一夜都在一处……

“阿玉。”他唤她。

她转眸看他。

“晌午过后,我可能不会同你一道回京了,我需留下,在月牙湖尚有事情要做,日后京中见。”他语气依旧温和如玉。

她似是意外,她是以为他会一道回京。

但眼下,她亦不好开口多问。

只是方才生出的些许不舍,仅是以为稍后回营帐的短暂分开,但眼下阮奕的意思,似是要晚些时候在回京,那回京的一路,她便都见不到他了。

这是委婉道别。

“嗯。”她语气很轻,“那我先回去了,京中见。”

他见她转身,眸间藏了不舍。

他忽然伸手牵她,“阿玉……”

她转身,笑着看他,“怎么了?”

他亦笑笑,“要不要……让我美梦成真?”

她微楞。

他嘴角勾了勾,在她面前缓缓阖眸。

晨风和煦,他闭着眼,稍许,她的青丝拂上他侧颊,她唇间亦在他唇间轻轻一碰。

等他再睁眼时,她已背着手,似是欢快得朝营帐方向走去,未停下,亦未回头看他。

他低眸笑了笑,待见她撩起帘栊入了帐中,他也才不舍移目,只是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