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65节

他话音未落,果真见范逸转身,眸间都是怒火,“阮奕,你找死是吧!”

咒陛下,咒他母亲!

此事已是他的底线!若他不是阮鹏程的儿子,宴叔叔的学生,母亲也关心的人,他早就打断他的腿!

这话说出去,便是诅咒君王。

他死不要紧,不要连带着阮家和宴叔叔给他背锅……

还让母亲跟着担心。

范逸怒道,“你要么继续装傻,要么闭嘴!”

言罢转身,狠狠摔了摔衣袖。

加上前一世,阮奕认识范逸的时间远超过旁人,也应当是最了解他脾气的人,阮奕垂眸,又深吸一口气,这个时候的范逸还是死脑筋,只能按他的方式,给他下猛药,他才会听。

眼见他就要走远,阮奕忽然喊道,“来啊,你不是早就想揍我了吗,打一架啊,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范侯,你不就仗着你是陛下和娘娘养大的,在京中谁都让你几分吗?自视甚高了,范侯……”

范逸驻足,缓缓转身。

阮奕挑衅笑笑。

范逸果真被他惹激,“好啊,我等这一天等很久了……你最好好好想想怎么同你大哥说。”

阮奕应道,“我同他说过了,我有事来寻你,倒是你,别被揍得鼻青脸肿,回去找帝后哭诉。”

范逸轻嗤。

恰好一侧内侍官经过,将他二人在此处,赶紧低下头去。

范逸唤住他,“站住!”

内侍官声音都打着颤,“范侯,阮二公子!”

范逸朝内侍官道,“同四平说一声,我同阮奕有事先回京了,让他告诉娘娘一声,不必记挂……”

内侍官哆哆嗦嗦应好。

内侍官走后,两人目光都不约而同瞥了瞥不远处的猎场门口。

二人都不傻,帝后跟前,不是最好打架的地方……

******

昨夜在岩石壁处睡得并不踏实,赵锦诺回了营帐中,倒头便在床榻上睡过去。

沈绾同赵琪和沈妙三人昨晚也闹得很晚,赵锦诺回来的时候,三人都没有醒……

等到赵锦诺再睁眼,似是已快至晌午。

营帐外,陆续有侍奉的宫女到了各个营帐中唤人。

这么多人,自然不会一并离开月牙湖猎场。

都是按照来月牙湖前提报的名字,由宫女和内侍官分别在男子和女眷的营帐处唤醒。

赵锦诺和赵琪是同赵则之,还是王家的兄妹一道来的,宫女和内侍官便挑得差不多的时候唤醒。

这一路过去,要有小半日都在路上,所以晌午的简餐都是在营帐中用的。

沈绾和沈妙二人便也跟着一道起了。

四人一处说了许久的话,沈家姐妹二人很好相与,赵锦诺和赵琪这几日同二人亦相处融洽。她们初到京中,沈家姐妹又热忱,便约了回京后到沈府再聚。

陆续上了各自马车,沈绾和沈妙只有姐妹二人,不必等旁人,排在最前离开。

赵锦诺和赵琪挥手送别。

也陆续见到刑部尚书家的女儿崔婷婷,太尉府中的嫡女刘宁,相继道别。

亦有早前一些不认识的京中贵女,因得早前帝后对她青睐,又赐了天如意翡翠手镯的缘故,也在离开的时候上前同她寒暄。

京中各个都是人精,虽不知为何这小小户部员外郎的女儿,又是新进入京的,恐怕连此番来月牙湖都是因为得了王家照拂的缘故,怎么忽然就得了帝后青睐的?

但既是帝后跟前的红人,日后又是阮尚书的儿媳,阮尚书日后也是要拜相的,再加上如今还有阮奕与宴相的一层缘故,示好总是没错的。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日后在京中能友好照面便是了,倒也不会走动太深,遂都说了一两句,简短寒暄混个脸熟罢了。赵锦诺很快会意这些京中贵女的意图,不为难旁人。

倒是临到要上马车,正好见袁欣几人走来。

袁欣见了她,微微怔了怔。

身侧的梅琴,谢广云和叶岚也都抬眸看了看她。

连赵琪都更明显感觉几人的目光不怎么友善,这几人本也算京中贵女中身份最显赫的一簇之一,当下瞥了赵锦诺和赵琪一眼,径直走过,没有停下招呼,也没有准备让她们招呼的意思。

赵锦诺应是差不多猜到其中缘由。

她早前虽不认识袁欣,但那日在月牙湖畔袁欣特意同阮奕亲切招呼也好,还是猎场上,见阮奕蒙着眼,握住他的手,她扶着他也好,袁欣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她许是阮奕好友的妹妹,阮奕亦拿她当妹妹。

但她又不是瞎子,姑娘家看姑娘家,眼角眉梢的余波都怕是基准的。

袁欣喜欢阮奕。

早前便是知晓她与阮奕自小定了亲,仍不死心。

昨夜帝后赐婚,才应是断了袁欣的念头。

方才,她见她眼睛都是微肿的,许是昨夜才哭了许久,应当也就是先前周围的几人在一处,安慰疏通,那一道同仇敌忾,看她的眼神不怎么友善也是情理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