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67节

刘妈妈劝道,“马上就要黄昏了,大人马上就要回府了,若是见到这偏厅中的模样,再一问今天有内侍官来过,递了消息来, 这会如何想夫人?”

王氏恼道, “他要如何想如何想!这本该是我琪姐儿的婚事, 竟被那赵锦诺给占了去!”

刘妈妈连忙伸手在唇边, 做了一个嘘声的姿势, 轻声道, “可算先前将苑中的人都遣走了,我的好夫人,无论这亲事早前阮家同赵家定的是大小姐,还是二小姐,方才内侍官大人都说了, 在月牙湖狩猎时,是陛下和娘娘亲自赐了婚的,这事儿就已经板上钉钉了,夫人您在这里砸这些东西,若是传出去,便是对帝后的不满!往大了说去,是要掉脑袋的,往小了说去,大人的官运,二小姐和公子日后的前程可都得搭进去,就为一个大小姐,值得吗?我的好夫人!”

王氏似是听到这句,心中才怔了怔。

她是王家的嫡女,自幼在王家长大,不会不知晓这些。

方才……是真气糊涂了!

大人好容易才调回京中,琪姐儿和之哥儿的事情她也当计量了,是不应当为了这些置气的事乱了分寸。

可是……王氏恼恨,“刘妈妈,我是不甘心!原本这门亲事我就是想留给琪姐儿的,阮家是这京中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人家,若不是阮家那小儿子傻了,这婚事能轮到赵锦诺头上?……”

王氏话音未落,刘妈妈也未来得及开口,便听偏厅门口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什么叫这门亲事是你想留给琪姐儿的?什么叫轮到赵锦诺头上?”

王氏和刘妈妈都是一愣。

既而相视一笑,一道促狭看向偏厅门口。

赵江鹤的身影出现在偏厅门口,一脸阴沉看着王氏。

刘妈妈心中暗道不好,先前怕夫人说的气话被苑中的丫鬟听到,往外传了去,便未放人在偏厅外守着,结果大人回来了竟都无人通传一声。

先前夫人那翻话被大人听到,自然不愿意的。

王氏吓倒,一时不知道当如何接话。

刘妈妈支吾开口,“大人,夫人这是……”

“你出去。”赵江鹤声音平静。

刘妈妈看了王氏一眼,有些担心。

夫人近乎很少与大人吵架,夫人也大都是讨好大人,大人亦少有触夫人霉头,但大人一旦这般,两人怕是要闹上些许时候。

王氏似是也来了气,“出去吧,刘妈妈。”

刘妈妈只得照做。

赵江鹤看了眼王氏,又看了看地上的花瓶,一面往主位上去,一面平淡道,“砸,继续砸。什么时候将这屋中的东西砸完了,什么时候你我二人再说话……”

赵江鹤没有再看她。

王氏没有出声。

赵江鹤掀起前摆,缓缓落座,口中淡声道,“砸啊,怎么不砸了?”

王氏心中又惊又怕还又恼。

赵江鹤继续道,“没砸够,再让刘妈妈把府中旁的东西都取来,你想砸多久砸多久……”言及此处,赵江鹤抬眸看她,“还砸吗?”

王氏咬唇看他。

赵江鹤眼中平静,见她应是不会再闹了,才开口,“这门婚事,从一开始订的是阮奕和锦诺,阮奕傻了是锦诺,阮奕好了也是锦诺,从来都和琪姐儿没有关系,你闹什么气……”

赵江鹤声音低沉,几乎没有怒意,却不怒自威。

王氏心头一凛,应道,“两个都是你女儿,你却对赵锦诺偏心!”

赵江鹤似是此时眼中才有些许怒意,“我对她偏心吗?”

王氏怔住。

赵锦诺是自幼养在庄子上的,而赵琪和赵则之兄妹二人则是养在她身边锦衣玉食,王氏一时不知怎么应声,便噤了声。

赵江鹤继续看她,“你怎么对锦诺的,我怎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在府中拂了你颜面的,你心里不清楚吗?”

王氏喉间轻咽。

赵江鹤垂眸,“这门婚事是锦诺的母亲尚在时,同阮家定下来的,同赵琪没有关系,旁的事你如何都可以,锦诺的婚事,你不要插手!”

王氏哽咽,“什么叫同赵琪没有关系!这婚事是你同阮鹏程在酒桌上喝得稀里糊涂定下来的,阮鹏程根本连是赵家哪个女儿都不知道!同安氏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似是触怒了赵江鹤,他眸间蕴意。

王氏轻轻颤了颤。

赵江鹤深吸一口气,敛了眸间的蕴意,再次沉声道,“如今陛下和皇后已经赐了婚,婚期也定了,这婚事你再想,也无非自寻烦恼。我知道你不喜欢锦诺,等她出嫁了,你也不常见到了,这两月就不要在京中生事了。京中不比乾州,如今又有阮家这层关系,你应当比我更知轻重……你不是一直都想回京中吗?如今回来了,是还想回去吗?”

他语气并不重,却句句都戳中王氏!

一双眼睛似是将王氏心底看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