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69节

大白似是也不怎么能听得懂她的话了。

她伸手摸了摸她背上软软的毛,轻轻叹道,“怎么你主人变聪明,你就变傻了……”

……

阿嚏,阮奕忍不住喷嚏。

东宫看了看他,笑道,“着凉了?”

阮奕摇头,轻笑道,“估计有人在想我……”

东宫笑出声来,阮奕也笑。

东宫温声道,“阮奕,等十月忙完你自己的婚事,你入朝帮我吧,我盼这一日很久了。”

阮奕低眉叹了叹,“好啊,许是哪一日,我就做到宰相了……”

东宫笑不可抑,“你啊你……”

阮奕赔笑。

只是他并未骗他,那时候的他,的确官职宰相,位极人臣。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来啦

————————————

亲们,让我捋一捋思路,今天先不三更了。

我会尽快提前后面的剧情,其实有提前啦,因为这一世之前的矛盾没有啦,回有上一世没有的主线出现啦,是不是?

明天见,明天周末啦,国际惯例会三更+红包,不见不散!

第64章 造访

=

翌日晨间, 赵锦诺和龙凤胎早起到老夫人苑中请安。

老夫人笑眯眯听着赵琪和赵则之说起月牙湖的事情,余光还不时瞥向赵锦诺,心中越发有些想不明白, 怎么早前放在新沂庄子上无人问津的赵锦诺, 怎么从回京这一路开始,就颇得了些人缘的?

帝后赐婚,这自是赵家的荣耀。老夫人是不怎么喜欢赵锦诺,可一想到早前的宴相, 范侯,连如今的帝后都待她亲厚。前日里,王氏才在她这里哭诉了一通, 说阮奕不傻了,这原本当是琪姐儿的婚事,琪姐儿是老夫人的心肝宝贝不假,但赐婚了是板上钉钉的事,老夫人才不想去触这个霉头!

前几日,阮家的当家主母郁夫人来了两回, 客气说话时透着对赵锦诺的喜欢和关心, 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分明, 锦诺日后是阮家的儿媳, 阮家和赵家还是要多走动的。老夫人本就是见风使舵的人, 当即就回过神来。

待赵锦诺好些, 也没坏处。

恰好老夫人跟前的周妈妈入了外阁间,说乾州来京中的家仆到了,眼下都在夫人苑中听训呢……

宋妈妈她们到了!赵锦诺眸间惊喜,昨晚还在想着宋妈妈和阿燕,今日晨间便入府了。

老夫人也欢喜。早前一路同她们入京的家仆就这么几个, 在京中,王氏也没多安排,她还嫌除了周妈妈和捶腿的丫鬟,旁的用得都不怎么习惯,眼下这些家仆到府中便妥帖了。只是又听到周妈妈说下人都在王氏苑中听训,老夫人遂又有些不满,“都一路风尘仆仆的,有什么好训的……”

当着赵锦诺和龙凤胎的面,周妈妈又不好驳了老夫人或夫人任何一方的颜面,便道,“老夫人,京中不同乾州官邸,日后府中走动的免不了还有京中要员的家眷,有些事情是要入府第一日便交待清楚的,也好让府中的下人都警醒些。”

赵锦诺一听便知晓是周妈妈给老夫人台阶下,老夫人偏不下,“这也不是一日能训完的。”

老夫人遂朝龙凤胎道,“快去给你们母亲请安吧。”

老夫人是想早些见见她苑中伺候的人了。

龙凤胎和赵锦诺都朝老夫人福了福身,而后往王氏苑中去。

周妈妈朝老夫人道,“老祖宗,何必当着孩子的面说夫人的不是呢?”

老夫人没好气道,“这次入京,王氏仗着府邸是王家帮忙张罗的,下人也是王家帮忙想办法弄来,她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比在乾州府邸还得意些,我都忍气吞声多久了,这府邸还比不上我们乾州官邸……”

周妈妈赶紧上前,朝老夫人道,“我的老夫人,这些话可不能乱说,伤两家和气的。”

老夫人这才不吭声了。

……

王氏苑中,赵锦诺和龙凤胎去的时候,刘妈妈果真在苑中同一众从乾州来的家仆训着话,王氏在外阁间中坐着,一面饮茶,一面听着刘妈妈训话。这京中不比乾州地方,第一日来,规矩就得立好。

赵锦诺目光寻到人群中的宋妈妈和阿燕。

她朝宋妈妈和阿燕笑笑。

宋妈妈和阿燕看了她,眼中都有喜色。

而后,赵锦诺同龙凤胎一道入了外阁间去。赵江鹤昨晚亦未回府,王氏今日的心思都在想着如何同赵江鹤缓和,还有好好叮嘱和告诫今日入府的家仆身上,王氏只同赵锦诺三人说了小会儿话,也未多留他们。

他们三人回京便去了月牙湖,苑中还有不少事,于是都各自回了苑中。

过了些时候,宋妈妈和阿燕才回了苑中。

“大小姐~”宋妈妈许久未见她,很是激动,眼中已是一抹眼泪汪汪,同昨日赵锦诺想的一模一样。

倒是阿燕利索,“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