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73节

可能今天到不了洞房花烛,但是必须要在成亲的路上,更多少章都必须在成亲路上!

第68章 定亲宴

王氏愣住, 赵锦诺是生得像安平,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但正值韶华的赵锦诺,却要比安平生得还要再好看一些……

王氏只觉深深刺目。

稍许, 她目光缓缓看向赵江鹤, 赵江鹤眸间先前的诧异和失神已经敛去,当下,只淡然道了声,“走吧。”

赵府在城西, 但阮家在城南。

从城西到城南尚还有些距离,既是定亲宴,迟了始终不好。

王氏遂也收起目光。

今日赵府赴定亲宴一共两辆马车。

赵江鹤同王氏一辆。

三个孩子一辆马车。

老夫人没有去。王氏心中并不想让老夫人去, 怕老夫人这等没有见过世面的在阮家出错。早前郁夫人来赵府时,老夫人就一个劲儿同郁夫人说话,王氏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但老夫人是长辈,此番若在定亲宴上一直开口,阮尚书和郁夫人都未必好打断,届时还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再加上定亲宴惯来也不是家中的长辈必须要去, 这又是赵锦诺的定亲宴, 老夫人本就不喜欢赵锦诺, 王氏花了好些心思说服老夫人不去。

眼下, 撩起帘栊, 赵江鹤和王氏上了马车。

赵锦诺也龙凤胎也上了马车, 放下帘栊落座,赵锦诺目光看向窗外,她方才没看错,刚才父亲和王氏看她的目光都有些说不出的怪异……

马车上的一路,赵江鹤和王氏都没怎么说话, 各怀心思坐了一路。

龙凤胎这里则是叽叽喳喳同赵锦诺说了一路,先前离府时赵锦诺心中的疑虑也似是在龙凤胎的叽里呱啦里打消了去,父亲和王氏如此看她又不是第一次了,她的在意也不会许久。

……

不多时,马车的速度慢慢缓了下来。

赵则之撩起车窗上的帘栊,远远见到赵府的牌匾和侯在赵府门口的人,赵则之一眼见到阮奕。

“到了,我看到阮奕哥了。”赵则之后来都唤的阮奕哥。

马车还未停下,但今日是她与阮奕的定亲宴,赵锦诺不好意思自己撩起帘栊去看,只透过帘栊的缝隙看去,郁夫人身侧是阮奕的哥哥阮旭,阮奕身侧的应当就是阮奕的父亲,阮鹏程阮尚书了……

马车已经近乎慢得停了下来,赵锦诺已经可以在帘栊的缝隙中清楚看到阮奕朝马车上着急打量的神色,她心中又莫名砰砰加快了几分跳动。

车夫置好脚蹬。

赵江鹤扶王氏下了马车。

王氏同郁夫人已经熟络,阮鹏程同赵江鹤又同朝为官,见赵江鹤和王氏下了马车,阮鹏程和郁夫人迎了上去,身后的阮旭和阮奕也跟上。

长辈之间自是先寒暄,阮旭和阮奕一面听着,一面见马车这头,先是龙凤胎,而后是赵锦诺也依次踩着脚蹬下了马车。

也正好,阮鹏程和赵江鹤,还有郁夫人和王氏几人简单寒暄完,赵家的三个子女也上前。

阮鹏程目光瞥向赵锦诺的时候,赵锦诺刚好低着头,并未看得太清楚。

恰好阮旭和阮奕二人先上前向赵江鹤和王氏见礼,阮鹏程的目光收回在他二人身上。早前在乾州赵江鹤和王氏就已见过二人,这般见礼倒也很快过去,只是赵江鹤目光在阮奕身上稍作停留。

早前的阮奕有些痴傻,目光也似孩童,行径也全然不能用正常人的行为来考量,但眼下,入目可见的温文如玉,清逸俊朗,似是精神之后,整个人同早前都全然不同,是个风采卓然的世家子弟。

而此时,赵锦诺和龙凤胎也上前。

赵锦诺要年长龙凤胎一些,在三人中应是最引人注目的,上前行礼时,郁夫人目露和善,也因为郁夫人和阮奕的缘故,阮鹏程对赵锦诺心中也带了天生的好感。

“见过阮尚书,郁夫人……”三人齐声。

郁夫人笑道,“都是一家人,就无需多礼了。”

郁夫人话音刚落,赵锦诺和龙凤胎都相继抬眸。因为先前说话的是郁夫人,三人目光都先看向郁夫人这里,眸间带了笑意。只是赵锦诺抬眸看向郁夫人时,阮鹏程的目光滞了滞,这……

饶是在官场沉浮数载,阮鹏程脸色还是鲜有得露出一丝讶异之色。

像……

像极了宴书臣!

鼻子眼睛跟宴书臣那个家伙都如出一辙。

只是这鼻子眼睛长得姑娘家脸上,就应是赵锦诺的模样;长在宴书臣脸上,就当宴书臣的模样,一分违和感都没有……

但赵锦诺是赵江鹤的女儿,明明两个不相干的人,旁人许是不会觉得一眼看上去就像,但如他同宴书臣这等关系,怎么会一眼认不出来?!

就说是眼前站着的是宴书臣的女儿他都信!!

像,实在是生得太像。

而且是刻入骨子里的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