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74节

阮鹏程猜道她的心思,“鸿胪寺是最好,也是最稳妥的途径,鸿胪寺做跳板品阶提升得快,只要一次出使做好,朝中便有口碑,皆是便可顺势而上,是东宫考量好的。”

郁夫人颔首。

只是,阮鹏程皱了皱眉头,“南顺这次来的不是省油的灯,正好让奕儿磨练磨练……”

……

阮奕知晓这次南顺来的使臣是宁远侯,来京中的第一日就被范逸打了,然后第二日便打了范逸回去,然后第三日就闹到了殿中,陛下脸色都气青了……

这次东宫竟让他大婚之后入鸿胪寺,专程接待宁远侯一行。

他实在光想想都头疼。

作者有话要说:  阿玉姐姐:大白兔不怕,有我呢~

——————————

二更来啦,三更估计要晚点啦,我估计没有四更就写不到要成亲的时候了,所以,估计有个短小的四更

真是罪孽深重,大家引以为戒,不要立flag,脸会痛,,

第69章 爹

等回竹清苑, 宋妈妈果真做好了银耳糖水等他们,龙凤胎一路都惦记着早前宋妈妈早前说的糖水,刚回府中, 便同赵锦诺一道来了竹清苑。

阿燕给他们二人盛糖水, 龙凤胎欢喜接过,又纷纷道谢。

杜鹃远远看着,心中是不怎么看得上阿燕,却也不敢像早前一般趾高气昂了去。这次从乾州回来, 夫人在苑中留她和海棠说话,刘妈妈隐晦提及日后在大小姐跟前伺候,警醒些, 记得谁是小姐,谁是丫鬟。

刘妈妈的告诫便是夫人的告诫。

她和海棠都觉得,似是这次从乾州来京中,整个家中对大小姐的态度都陡然变了……

没有了夫人的授意和撑腰,又有刘妈妈的叮嘱在前,杜鹃胆子再大也不敢在苑中再生事, 但见着阿燕在屋中伺候, 想起前几月, 自己还在庄子上训斥她, 眼下她似是都与自己平起平坐了, 杜鹃心中就有些火气, 只是不好发作。

外阁间内,龙凤胎喝着银耳糖水,宋妈妈便寻了赵锦诺问,“见过阮尚书了吗?好相处吗?”

宋妈妈心中担心的都是她的事。

赵锦诺颔首,“见过了, 好相与。”

宋妈妈这才放了心,“好相与便好。”

宋妈妈一脸欣慰笑意,“大小姐要吗,老奴帮大小姐盛一碗?”

赵锦诺应好。

赵琪和赵则之喝完一碗,又嚷着要第二碗,宋妈妈又连着盛了第二碗递给他二人。

赵姐托腮叹道,“明日又要去族学了……”

赵则之也泄气,“那夫人讲的课,我都险些睡着,那是早两年学得东西了。”

赵锦诺笑笑,“温故而知新。”

赵则之愣了愣,叹道,“……姐姐说的是。”

赵琪笑不可抑。

……

入夜,赵锦诺洗漱完,亦换了衣裳上榻。

阿燕来给她屋中的灯盏添油。

赵锦诺自小养成的习惯,似是怎么也改不了,只要夜里不点夜灯便睡不着,自幼伺候的宋妈妈和阿燕都知晓,这便也是入睡前最重要的事。

“阿燕。”赵锦诺唤了一声。

阿燕上前,“大小姐。”

赵锦诺问道,“手中还有多少现银?”

她在庄子上的欠账是宋妈妈在管,但她还有一笔账是在阿燕手中的,这也是她的私房钱,而且,应当是为数不少的一笔私房钱。

“这个数。”阿燕比划。

她又问,“钱庄里呢?”

阿燕又应了声。

赵锦诺点了点头,吩咐道,“这几日,你先陆续去打听京中的铺子还有周遭的田产,就同宋妈妈说,我有事让你去忙。等这一段时日过了,我寻出时间,我们在京中置些铺子和田产,日后庄子上的人接来,也好有地方安置。”

阿燕应好。

大小姐早前是说,等卖身契拿到便带庄子上的人离开苍月,但也眼下既不去南顺了,那自然是要把庄子上的人都另行安置好了。柱子在新沂,不愿意来京中的,柱子会给一笔安家的银子,愿意来京中,总不能都安置到阮家去,所以另置了铺子和田产,有落脚之地。

庄子上的人,大小姐一直都记在心里。

“去吧。”赵锦诺侧身躺下,阿燕撩起帘栊出了屋中。

……

翌日清晨,赵则之和赵琪早早便去了王家上族学,晨间去,过了晌午午休后,再有小半个时辰才会回来。

每日在老夫人和王氏跟前请安的,又只剩了赵锦诺一个。

只是今日不同往日,老夫人也好,王氏也好,也都全然不会为难她。

不仅不会为难,老夫人还会象征性的问上几句,她的喜袍这边准备的如何了,赵锦诺照实说,宫中司制说,九月初能试,不行还可以大改,老夫人便颔首,宫中的人做事就是细致……

王氏这里更没有多留话。

赵锦诺早早回了苑中,这一日收了沈绾和沈妙二人的帖子,邀她同赵琪过府八月初四一聚,赵锦诺才想起早前便同沈绾和沈妙约过回京之后走动的,还有刘宁和崔婷婷这处。只是因得近来都知晓赵家和阮家在忙下聘和定亲宴的时,宫中和礼部也都在赵家,阮家两头跑,怕是不得空,所以等到定亲宴后,这邀请的帖子才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