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77节

阮奕摇了摇头,眸间似是恢复了几分清明,低声道,“我有些喝多了……”

能说自己喝多的人,应是差不多清醒的……

赵锦诺没有戳穿。

“快回去吧,别被旁人看见了。”赵锦诺松开托起他脸颊的手,他轻声道,“阿玉,我会护好你的。”

她微怔,既而笑笑,他似是已经不是第一次说这样的话。

她嘴角勾了勾,踮起脚尖吻上他额头,温声道,“我知道,你会护好我的。”

她拥他,“回去吧,明日见。”

她的拥抱,似是在黑夜中驱散他心底深处的恐惧。

“嗯。”他亦拥她。

……

等赵锦诺同阿燕折回苑中时,宋妈妈还在苑中等她。

“宋妈妈怎么还没睡?”她问。

宋妈妈笑道,“每年中秋佳节,大小姐不都要放灯祈愿吗?今年虽是在京中,我也备着了。”

阿燕也笑了笑,是每年都有这个习惯。

赵锦诺先前便醒了酒,当下正好同宋妈妈和阿燕一道在苑中放灯。

每年中秋都会放天灯,宋妈妈和阿燕已经轻车熟路。

天灯很快做好,赵锦诺提笔在天灯的四面皆写下了“诸事顺遂”四个大字。

宋妈妈和阿燕托起天灯,赵锦诺点火,蜡块点燃,天灯受了热气,缓缓升入空中。

赵锦诺仰首望了望,会诸事顺遂的……

******

中秋节一过,京中的天气开始渐渐转凉。

王氏请了京中的成衣坊来给家中添置了一批秋衣和冬衣,早前在乾州虽然也有,一是龙凤胎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年的衣裳下一年就差不多穿不下,二是到了京中,乾州城的衣裳再穿其实有些入不得眼了。

等到八月底的时候,赵府这批新做的秋衣和冬衣就到了苑中。

新衣试过,不合身的地方,有成衣坊的人上门来改。

等到九月上旬,宫中司制将赵锦诺的喜袍都送来了。

赵锦诺才反应过来,这时日似是过得太快,眼下已是九月,那她与阮奕的婚期似是就在下月了。

一面试着喜袍,赵锦诺一面思绪去了旁处。

待得司制女官给她系好喜袍腰带,牵了裙摆,也忍不住轻轻叹了又叹,这大红色的喜袍穿在她身上,简直美得不可方物,这应是这些年她见过的新娘子与喜袍最得体相衬的一回。

要修得也不过是细微处,那喜袍这处便是过了。

再隔四五日便是凤冠霞帔。

又隔四五日,是婚鞋和首饰。

等这些都逐一确认妥当,便到了九月下旬。

婚期在十月初三,九月下旬起,便陆续有喜娘来府中说着拜堂与洞房之礼相关的事情。

赵锦诺认真听着,只觉繁琐,好在喜娘看穿了她的窘迫,轻声道,“大小姐有些印象,拜堂当日不至于慌便好,当日,会有喜娘跟着提点的。”

赵锦诺如释重负颔首。

这几日,每一日都有喜娘来苑中,细到拜堂时要怎么确认拜堂时夫妻对拜,双方的头能微妙的撞上,又不至于出岔子,新郎官抱着新娘子跨火盆的时候,新娘子要如何做之类的……

细致的东西太多,但因得是婚事,赵锦诺都认真听着,似是从九月下旬起便未再见过阮奕了。

阮奕处,应当也是一大堆事情压着。

等到九月底,又有喜娘捧了册子来了苑中,赵锦诺看了看册子,脸色就涨红……

喜娘笑道,这亦是洞房花烛的大事呀。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是补昨天二更啦

呀,看来真的是七夕大婚啦

——————

大小白兔们,七夕快乐,快去放飞~

么么哒

第72章 前夕

赵锦诺才晓这接连下来的三两日, 都是有喜娘‘教习’这些册子的……

有的能言传,譬如如果姑爷新婚当晚能要到两次,那便恭喜大小姐, 姑爷是很喜欢同大小姐一处, 日后房中之事定然和和美美,赵锦诺听得娥眉微微蹙了蹙;

但有的只能意会,譬如,如何和和美美, 喜娘敲重点,赵锦诺听得脸色浮起一抹绯红,喜娘知晓她害羞, 也就在册子上指了指,轻声道,大小姐仔细看看。

赵锦诺果真红着脸仔细看……

只是旁人看这类册子许是还会好些,她本就善长画画,画人物亦讲究联想和意境,她不会不自觉看了其中的颜色, 线条和背后想要表达的意思去, 而后, 整个人不觉脑补出道道绮丽香艳的场景, 喉间忍不住轻轻咽了咽, 有些微恼……

喜娘却笑, 大小姐看得实在认真。

实在认真?

赵锦诺半晌才反应过来喜娘口中这句话,赵锦诺想死的心都有了。

喜娘也确实觉得,像赵锦诺这般看册子看得这般认真的少见得很,赵锦诺也奈何,只是习惯性看画册的时候会去揣摩构图, 曲线,人物的面色表情,肢体动作,而后又忽得反应过来,这是本教习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