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81节

恍惚听着宋妈妈的提醒,稍后还要给大人和夫人敬茶,可不能迟了。

赵锦诺睡眼惺忪, 迷迷糊糊“嗯”了半声。

稍许, 赵锦诺忽得清醒,想起昨日是阮奕与她的新婚,今日是她第一次在阮家露脸,给公婆敬茶是今日最重要的一环, 如何都得起来!

理智驱赶了困意,她伸手搭在额头,昨日断断续续折腾了一宿, 连抬手似是都是酸痛的。

阮奕的手还环在她腰间,下颚抵在她头顶,整个人似是将她搂在怀中入睡的。她若然醒了,他很难不醒。

阮奕轻声哄道,“乖,再睡会儿……”

赵锦诺身子兀得僵了僵。

还有些没有习惯, 清晨醒来的时候, 身侧还有旁人在。

而清晨的时候, 阮奕的声音好似和早前听过的都不同, 清澈, 好听, 温暖又带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绮丽意味……

她微微脸红。

想起昨晚翻来覆去的亲近,断断续续折腾到天边都泛起了鱼肚白,似是比早前喜娘提到的还要绮丽迷乱些,什么若是喜欢在一处,新郎官会再要一次, 都是骗人的,眼下再听到他的声音,她心底兀得“砰砰砰”跳个不停,不能再呆下去了。

她伸手,小心翼翼将他环在她腰间的手臂拿开,结果腰都是酸的,她微微蹙了蹙眉头,轻叹一声。

刚想撑手起身,却被他从身后伸手揽回榻间。

赵锦诺只来得及惊呼一声,忽得迎上昨夜那双凤眼,笑岑岑看了看她,多余的话都没说,又直接俯身吻上她,堵住她嘴角,不让她再出声。

被窝里还是暖的,她身上也是暖的。

他就着暖意,在晨间又要了一回。

……

赵锦诺咬着下唇,这次是连带在耳房里沐浴洗漱都有了。

晨间这次虽未折腾太久,但眼下铜镜中的曼妙身影,明显一看便是眸含春水,清波流盼,脸颊两侧的绯红应是夜里和晨间接连欢.愉过后的神色。

稍后还怎么去敬茶……

赵锦诺羽睫轻轻颤了颤,手中继续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忽然想,还不如嫁个傻子呢!

也不知早前的傻是不是装出来的。

而始作俑者正半蹲在她跟前,耐心给她穿着衣裳。今日她的衣裳虽不是喜袍,但敬茶时仍要穿喜庆红色,只是不如喜袍隆重和难穿。阮奕并没费工夫多少工夫,穿得慢,是因为他实在没有老实的时候,会不时光明正大亲上她额头和脸颊,亦或偷亲别处

“阮奕!”她实在有些恼火。

他笑吟吟看她,“好看。”

她顿住。

他凑近在她跟前,伸手绾过她耳旁的碎发,“阿玉姐姐怎么看,都好看……”

他惯来会哄人。

一双眼睛眸含情愫,让人再多的恼意也被消磨去了几分,只奈何叮嘱,“稍后还要给爹娘敬茶,不准再闹了。”

他温柔吻上她嘴角,“大白兔听阿玉的。”

赵锦诺语塞。

他笑笑起身。

她也不知道当不当信他,只是现在的阮奕,信他总会吃些亏。赵锦诺一面心头腹诽着,一面继续在铜镜前擦拭头发,一直低眉看着木梳和青丝倒不怎么觉得,偶然抬眸看向铜镜时,握紧木梳的手都抖了抖,只见阮奕就这般毫无遮掩得在她身后不远处的浴桶前宽衣,连屏风后都懒得去,直接脱下的衣裳随意挂在一侧的梨花木架上,露出男子的好身段……

她目光在铜镜中僵了僵,忽得想起早前指尖曾抚过他的结实的胸膛和后背。

阮奕就是这种穿上衣衫翩翩公子,温文如玉,脱下衣裳却……的那种……

他身材是真的好,当有的有,多余的一丝冗赘都没有。

赵锦诺越想脸色越莫名其妙得涨红。

忽得,滞留的目光在铜镜中与那双凤眼相遇,赵锦诺赶紧低眉,却听身后的人笑道,“夫人要不要一起?”

先前他本是想同她一起沐浴的,赵锦诺坚决不让,她怕他届时又起了兴致,将她堵在浴桶里再生旁的念头,那敬茶之事就真晚到没谱了。

虽然阮尚书和郁夫人待她很好,但阮府这样的高门世家,更需有分寸。

“不要!”赵锦诺瞥他一眼,直接起身,撩起帘栊出了耳房。

阮奕笑不可抑。

……

入了内屋,赵锦诺唤了一声,“海棠。”

海棠自外阁间入内,“小姐。”

“先梳头吧,一会儿迟了。”赵锦诺的头发差不多干了。

海棠应好。

从赵府跟来阮家的丫鬟婢子,除了阿燕,再有便是海棠和杜鹃,海棠一直是心中有数的一个,阿燕未来乾州之前,海棠便会尽责侍奉她,譬端水洗漱和伺候梳头之类,赵锦诺并不讨厌她。

今日是新妇敬茶,妆容不能似昨日秾绸艳丽,发式也不能太过明目而惹眼。但今日的衣裳仍是喜庆的大红色,发式和妆容都需贴合得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