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83节

京中十月, 已算深秋,阮府的马车内放着炭暖,浑然不觉帘栊外的秋意。

阮奕指尖抚过她背脊, 替她拢回方才褪下的衣裳。

他指尖拂过之处惹得阵阵酥麻, 趴在他怀中的人忍不住又轻轻颤了颤,低声抗议,“阮奕……”

以为他又是特意。

他先前哄她想亲她,她真信了。他也确实只是亲了她, 但是,是哄着她半褪了衣衫,拥抚着她亲吻, 于是她妆容未乱,褪到一侧的衣裳也未有褶皱痕迹,除却她头枕在他肩上,一身酥软,一双美目盈盈沾着水汽,脸颊微微红着, 呼吸尚未平复。

快至相府了, 他亦知晓不能再闹。

他拢回了半褪的衣裳替她穿好, 稍许, 又眉头半蹙着, 歉意道, “阿玉,我看晨间穿得挺容易的……”

赵锦诺听得有些恼火。

眼下的意思,应是有些穿不回去了。

赵锦诺实在不想出声搭理他。

以为他又是在逗她。

但他认真道,“阿玉,脱了重新穿吧……”

他真的穿不回去了。

……

他果真被勒令背对着她面壁, 脸都杵在马车上贴着才算作罢。

她今日的衣裳虽然不如昨日的喜服繁杂,但穿起来是要费些功夫的,再加上,被他先前弄得大都窜了位置,她光是整理便整理了好些时候,也有真整理不好,需要脱下来重新穿好的,幸得这衣裳也不算复杂,不多时,她也算穿回了原来模样,只是身后的系绳她够不上手,还是只能唤他帮衬。

“系这里……”她刚轻声。

话音都还未落,有人就已伸手帮忙,位置精准。

她先前信他真在面壁思过才是出了鬼了。

……

这回,他很快系好系绳,没有再闹腾旁的。

系好后,又伸手从身后揽她在怀中,俯身将头搭在她肩膀上,安静道,“阿玉,昨日这个时候,你还在花轿里,等着嫁我……”

她不知他怎么会忽然想起提及这个,但算时辰,似是真是恰好在从赵府迎亲回阮家的路上。

她唇角轻轻抿了抿。

他满足道,“今日你就是大白兔的阿玉了。”

她微微颔首,“不一直是吗……”

他知晓她有意避过,微微笑了笑没有戳穿,只轻声道,“阿玉姐姐,你害羞了。”

赵锦诺好容易平复的脸色,似是又涨成了胭脂色。

阮奕又笑笑,心情极好。

也将好马车拐过街角,慢慢缓了下来,他伸手撩起帘栊,果真是到了相府所在的街巷中,他也远远见到傅叔在相府门口迎候,应是也见到阮家的马车了,缓缓应了上来。

“到了,傅叔来接我们了。”阮奕放下帘栊。

马车也正好缓缓停了下来。

他撩起帘栊,伸手牵她出了马车。

周亮已置好脚蹬,阮奕扶着她,踩着脚蹬下了马车。

傅织云拱手执礼,“公子,夫人。”

傅织云已先改了口,二公子给相爷敬了茶,便是相府的公子,相爷没有旁的子女,平日里也都称得相爷,这一声夫人是唤得的。

“傅叔。”阮奕大方应声。

赵锦诺亦朝傅织云微微福了福身,跟着阮奕改口唤了声,“傅叔。”

傅织云笑笑,“公子,夫人,相爷在等了。”

今日还要敬茶,晚些再叙。

阮奕牵了赵锦诺由傅织云领着一道入府。

相府早前便来过许多次,但惯常去的多是藏书阁,宴相的书斋,再有便是独善阁,但这次去的是偏厅,今日的新人敬茶似是在宴相心中,是很正式的事情。

赵锦诺见早前大门口便挂了红绸和喜庆之物。

相府中亦有如此喜庆的装饰,同平日冷清朴素的相府相比,似是俨然换了一番天地。

赵锦诺心中叹道,宴相是真拿阮奕当成了自己的儿子。

这相府中,应当许久未曾这般喜庆热闹了才是。

阮奕已认了宴相做父亲,阮奕的喜事,便是相府的喜事。

傅织云也正好道起,“相爷特意嘱咐了,今日府中要喜庆些,相爷的性子惯来清淡,已经许久未重视这些事情了,这回心中是真欢喜了。”

阮奕笑笑,手中牵住赵锦诺的手,心知肚明,却没有多说旁的,只是听傅织云同赵锦诺在一处说话,心中想的是,今日是新人向长辈敬茶,亦是女婿带女儿回门。

今日在宴叔叔心中的意义一定不同。

言辞之间,很快到了偏厅外。

傅织云入内,“相爷,公子和夫人来了。”

宴书臣缓缓抬眸,映入眼帘的是一袭大红色喜庆华袍的锦诺,发髻挽起,发间簪了寓意多子多福的翡翠石榴簪子,明眸青睐,唇间点着胭脂颜色,好看得一塌糊涂,亦似同安平一个模子刻出来。

他们的女儿长大了,亦嫁人了。

她若是见到,当多欢喜。

宴书臣眸间温润,淡淡垂了垂,今日是喜庆日子,没有沾眼泪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