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84节

宴书臣朝阮奕道,“让人回府同你爹娘说声,今日在我这里用完午饭再回去吧。”

他少有主动提要求,他是想今日同他二人一道用饭。

阮奕笑道,“爹,出门的时候就同父亲和母亲说了,我同锦诺今日住相府,明晨再回去。”

宴书臣和赵锦诺都意外看他。

阮奕讨好笑道,“爹,我们父子人许久没在一处喝过酒了,难得今日高兴,还不得从中午和到晚上?估计是醒着回不去了,总不能让锦诺一人扶我回去,便先同父亲母亲说好了,今日歇相府,反正我同锦诺在爹这里,父亲母亲也不担心我们。”

赵锦诺会意,原来如此。

宴书臣隐在袖间的掌心攥紧,淡声道了句“好”,遂又让傅织云去准备。

阮奕和赵锦诺今晚留宿,傅织云自然高兴。

阮奕嘴角勾了勾,看向赵锦诺的目光,温柔又暖意,回门,至少要在娘家歇一日。

宴叔叔应当欢喜。

作者有话要说:  大白兔你已经被你岳父盯上了,夹紧兔子尾巴,好好做人……

不过今天表现这么好,要奖励下大白兔是不是

————————————

今日一更,二更靠近凌晨,估计会短点

第78章 回门

“傅叔!”傅织云临出偏厅, 阮奕忽然开口唤他。

傅织云转身。

阮奕礼貌笑笑,“不要再做那么多菜了……”

他真吃不了……

傅织云当下便笑出声来。

宴书臣颇有几分恼火得看他。

赵锦诺遂也想起早前有人在宴相面前夸下海口,要吃完了所有饭菜的壮举, 事后听周亮说, 他第三日上都不想吃东西。

唯有阮奕继续厚着脸皮,“傅叔,今日主要是同爹喝酒,多备下酒菜吧。”

傅织云应好。

……

宴书臣是早就想好要留他们一起午饭, 所以去到独善阁时,酒是事先便预备好的。

菜还未上,宴书臣和阮奕两人便开始小酌, 一面小酌,一面说起鸿胪寺的事情。鸿胪寺的任命已经下来,等他去趟容光寺,再同锦诺回赵府一日,就要去鸿胪寺赴任。

鸿胪寺中情况,父亲早前便同他说了不少, 宴叔叔又多提及了旁事, 他亦认真听着。

今日喜庆, 宴书臣亦给锦诺备了些果子酒。

赵锦诺一面听他二人饮酒说话, 一面端起酒杯尝了口, 眼中遂有惊喜, 竟是葡萄味儿的,“爹,怎么知晓我最喜欢葡萄味的果子酒?”

宴书臣温和笑道,“你不是爱吃葡萄吗?”

赵锦诺端起酒杯的手滞了滞,既而浅浅笑了笑, 她在相府为数不多的几次在书斋看他二人下棋时动了果盘,大都吃得是葡萄。

原来宴相都看在眼里。

赵锦诺遂多饮了两口。

阮奕一面说话,一面从她手中拿过杯子,认真道,“夫人,这么喝会醉的。”

他今日是特意领她来相府见宴叔叔的。

他还准备下午先装醉,好让他们父女二人自然而然独处一段时候。

她倒好,她要是先喝醉了,难不成真要他同宴叔叔二人大眼儿等小眼儿,从晌午喝到晚上不成?

赵锦诺眯眼看他,他心中一顿,似是也同她一样,想起昨晚在耳房榻上,他用嘴喂她的酒,一口一个这么点儿酒怎么会醉人,耳房里水汽袅袅,片刻她酒意上来,他从身后拥着她,将她扣在小榻上做完了一回。

眼下,他忽然说怕她喝醉……

阮奕眼睛眨了眨,淡然道,“我是说,今日的酒慢慢喝,好多同爹说会儿话。”

反正最后一句话说得不会说错。

赵锦诺才不信他。

果真,等下酒菜上来,他比谁喝得都急。

不到一个时辰,傅织云上了不少酒,最后是傅织云将他扶到独善阁二楼休息的。

阮奕原计划是装醉,但忽然觉得,宴叔叔心中应当也是这个意思,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得灌他的酒。他便想着顺着宴叔叔给的台阶下,结果谁知宴叔叔的酒量这么好。

傅织云扶他上楼的时候,他已经快要分不清傅织云和宴书臣了。

傅织云听他有一句没有一句的,我是爹的好女婿啊。

傅织云想他是真喝多,颠三倒四了。

等安置好阮奕,傅织云下楼,见相爷正同锦诺一处说着话。

傅织云记忆中,相爷已经许久没有这么饮过酒了,公子是明显喝多了,相爷还神色如常。

听他二人似是在说起锦诺小时候在庄子上的趣事,傅织云也不打断。

相爷同锦诺一处,便没怎么喝酒了。

傅织云端了两碗解酒汤来,楼上的阮奕已经睡着,傅织云没有再备他的。

等喝完饮酒汤,二人又说了稍许话,似是酒意又下去些,锦诺陪宴相在相府后苑中散了好一阵子步。

她惯来都要午睡的,也不知今日可是酒醒了的缘故,或是同宴相一处时,总有期待。两人一面在苑中踱着步,一面说着话,步子很慢,话亦说得轻声细语,却好似这半下午的时光都过得尤其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