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86节

只是这些他都不能同她说起,她一脸认真看她,阮奕忽得涨红了脸,憋出一句,“阿玉,我就睡过你一个。”

赵锦诺还是看他。

他恼火:“我有天赋。”

赵锦诺:“……!”

继续胡编乱造:“我天资聪颖。”

赵锦诺:“……!!”

继续憋:“还勤奋。”

赵锦诺:“……!!!”

最后:“我天赋异禀。”

赵锦诺:“……!!!!”

他奈何,终于想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厚脸皮道,“从月牙湖回来,我便日日都在肖想你,成亲前的那种喜册子早就翻来覆去看过无数多次,所以信手拈来,也梦到过,所以融会贯通……”

赵锦诺一脸嫌弃,“所以你每次见到我都在想这些事情?”

阮奕:“……”

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作者有话要说:  国际惯例,周末更新的章节都有红包哈

从这章算开始(前一章是补昨天的),大家记得按大白爪,

今天尽量三更,但是可能今天只有两更,因为计划今天要批量抓之前的虫

我加油

爱你们,巴拉巴拉

————————————————————————

第80章 礼尚往来

阿玉的性子, 他再了解不过,再描述下去,只会越描越黑。

糊弄过去最好的方式, 就是点到为止, 不要让她再有空闲去想这些莫名其妙的问题,最后循序渐进,一脸呆萌无辜唤她一声阿玉姐姐,大白兔想亲你, 她总是会宽容他。

过往他总闯祸,闯祸又说不清楚,最后回回都是这么糊弄过去。

诚然他傻着的时候, 都能糊弄过去,眼下应当也能。

在她目光下,他伸手揽过她,轻声道,“阿玉,我有正事同你商议。”

赵锦诺看他, 没说好, 也没说不好。

但她知道, 他一定是想将方才的事情糊弄过去。

她等着听他怎么糊弄过去。

见她没出声反对, 阮奕伸手绾过她耳发, 柔声道, “昨日去宴府敬茶,在府中歇了一日,我看爹心中多高兴。爹一人在府中,少有人作伴,亦有想你我二人的时候。朝中早朝五日, 休沐两日为一周期,我在想,日后休沐的第二日和早朝的第一日,你我二人都歇在宴府,这样可以同爹多呆些时候,也没耽误在家中的时日。这样可好?”

赵锦诺是没想到他会说宴府的事。

昨日他们去宴府敬茶,宴相明显欣慰,临走时,傅叔也让他们常来。

她也记得宴相昨日同她说起过早前夫人的事,宴相将那枚簪子赠给她,那是他夫人留给女儿的。

赵锦诺温声道,“你对宴相很好。”

阮奕就是这样的人,认准了对一个人好,便死心塌地。

宴相是。

她亦是。

阮奕言罢,稍稍贴近她嘴角,轻声道,“阿玉,我对你也好。”

她并不意外,亦知晓他要亲她。

甚至猜得到,他会说大白兔想亲她。

他果真看了眼她,温声道,“阿玉姐姐,大白兔想亲你。”

她心底笑了笑,却未戳破。

他含上她唇角,先试探般淡淡亲了亲,并未敢亲太多。但见她并没有推开他,亲吻方才大胆了些,阿玉再次心软在他的糖衣炮弹下,早前做傻子时候学来的东西,他才是融会贯通。

京城去往武陟山要大半日路上,马车里又没有旁人。

他想起昨晚小榻上的一幕春光,他只觉浑身燥热,他昨夜就想要同她亲近的,但见她困极,新婚当日全然没有歇着,去宴府的马车上虽然未真做,但她是被折腾得不轻,他昨夜一人在小榻上睡的。眼下,亲近的念头再次涌上心头,趁着亲吻他双手抚上她腰间,亦伸手去宽她腰间的系带。

却忽得,被她握住双手。

他怔了怔,睁眼时,只见一双美目笑盈盈看他。

阮奕心中一阵心虚,这笑容真是再熟悉不过,大凡她这么笑盈盈地看他便要完。他忽觉遭了,早前的事儿还没过去,她正等着抓他现行。

他还主动翘着尾巴送了过去。

“阿玉姐姐……”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眸间清澈又委屈。

装,你继续装。

赵锦诺笑笑,松开他的手,一手抚上他脸颊,他顿了顿。她的另一手却顺着的他脸颊,自他胸膛抚至他腰身处,他脸色微变,喉间亦忍不住闷哼一声。

她又笑了笑,主动吻上他嘴角,手却未从早前挪开。

他脸色都已涨红,接连的闷哼声被他隐在喉间,他只觉呼吸都急促了几分,也实在耐不住她一面逗他,一面软唇亲他。

他胸膛起伏着,双手抚上她背后。

她双唇从他唇间移开,他喉间轻咽。

但颈间一侧忽得酥麻一片,再加上她一刻都未停止逗他,他险些到了顶峰。

“阿玉……”他双眸沾染了浓郁的爱慕,再度想同她亲近,她伸手将他摁回马车一侧,忽得中断,他面色涨红,又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