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88节

他知晓她说的是反话。

他握紧她的手,温声道,“阿玉,你信我就够了。”

赵锦诺转眸看他,“你若骗我就死定了!”

他忽然敛了笑意,缓缓驻足。

“怎么了?”赵锦诺也驻足看他。

他沉声道,“既然信了,为什么不问梦里,我们二人最后如何?”

赵锦诺笑了笑,踮起脚尖吻上他半拢的眉心,柔声道,“不重要。阿奕,梦是反的,眼下就很好。”

他眸间微滞。

下一刻,他俯身拥她,深深吻在她唇间,不留余地。

阿燕和海棠赶紧伸手捂眼睛,周亮也一脸尴尬,真是要了命了,这上山的一路要是再不到容光寺,实在都看不下去了。

……

终于到了容光寺门口,有僧人上前迎候。

尚书府的二公子,京中早前便有人打过招呼,眼下,便有僧人侯在容光寺大门口,见他们终于出现,遂上前相迎,双手合十,“可是阮施主?”

阮奕颔首。

僧人道了声,“阿弥陀佛,请随贫僧入内吧。”

自他早前出了意外,郁夫人便是容光寺的常客,时常来上香祈福,盼着他早日康复,如今他真的痊愈,郁夫人自然都信是佛祖显灵。听闻他好的当日,郁夫人便亲自来过了容光寺,也朝方丈和寺中僧人感叹过,如今阮奕再来,一众僧人自是都恭喜他,说他是有佛缘的人。

言外之意,佛祖保佑过了,容光寺的大大小小的菩萨,他应当一一拜完。

来容光寺前,母亲也是如此交待的,阮奕心中有数。

这位名叫“空净”的僧人便一直陪同着他二人,从入寺到寺中各处大大小小的菩萨跟前,都诚心跪拜过。

阮奕原本是不怎么上心的,但见赵锦诺却在每一处似是都拜得诚心。

阿玉如此,他便也诚心了许多。

而每一处佛像前,她都会仔细端详许久。

空净见她虔诚,又许久未遇到过来容光寺的人会仔细瞻仰每一尊佛像,空净便同她说起寺中每一处佛像的由来,典故,和与别处佛像不同之处,从经书中的不同造型到匠人的匠心独运,空净知晓的,大都同赵锦诺说了,赵锦诺亦听得认真。

阮奕其实没什么兴趣,见她认真,便也在一侧跟着一道听着,唇边笑笑,前一世他怎么不知道她喜欢听这些?

他也忽然在想,许是前一世,她还有许多事是他不曾知晓的。

这一世,他有足够的时间守在她身边。

……

许是赵锦诺同空净投缘,空净亦觉她有佛缘,在临到拜完寺中所有佛像,准备去寺中别处用斋饭的时候,空净忽然道,“二位施主,不如求根签吧。”

赵锦诺看他,他笑笑,“听你的。”

赵锦诺其实也不见得信,只是空净今日陪同了他们半日,她亦不好意思推却。

阮奕便一道。

等拿了签上的数字去求签处换签文。

赵锦诺接过僧人递来的签文,娥眉微微蹙了蹙,“失而复得?”

僧人笑,“此签似是无需解。”

赵锦诺礼貌笑笑,她心中问的是亲人,失而复得,她心中有些捉摸不透这句签文的意思。

而僧人有问向一侧的阮奕,“施主,你的?”

阮奕先前便只看了一眼,莞尔道,“不必了,多谢大师。”

赵锦诺转眸看他,他笑笑,“走吧。”

他抽中的签文是,祸福相依。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来啦,继续发红包

——————

预计二更在4点左右,延迟会在评论区通知

争取三更

第82章 坦诚

佛祖的饭要吃三碗, 黄昏前后,阮奕同赵锦诺又在斋堂用了素斋。

十月的容光寺很是清净,入夜时山中下起了小雨。

两人在禅房的窗边看书。

山中幽静, 并着“滴滴答答”的雨点声, 空灵又静心,屋檐下挂着的灯盏亮着微微的光,昏黄却不刺眼,赵锦诺窝在窗边的藤椅里翻着今日从空净处借阅的佛像六十四说, 里面有详细的佛像出处和艺术赏析。佛像是人像的一种,最需虔诚之心,她画得很少, 也始终觉得画不出精髓。但在老师的学生里谭悦的佛像便画得极好,南顺国中不少寺庙里新供奉的佛像原图都出自谭悦之手,仿佛笔下便有梵音。

山中小雨有些阴冷,她看得认真,有些浑然不觉,整个人似是都在藤椅里中缩成一团。

阮奕取下外袍披在她身上。

她抬眸看他。

阮奕道, “我先去沐浴, 你看你的, 无需管我。”

她莞尔颔首。

今日他背了她许久应是一身疲乏, 禅房后苑有沐浴之处, 沐浴可洗净“孽障”, 这也是不少人在后苑禅房留宿的缘由。

他转身离开,去了屋后。

赵锦诺继续翻着册子,只是眼睛忽然眨了眨,想起他今日似是看过签文之后,便有些心不在焉。他的外袍披在身上, 赵锦诺在袖袋里寻到了那一纸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