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92节

阮奕抬眸看他,“多谢!”

范逸也看他,“我早前在新沂时,认识赵锦诺,她是个好人,你对她好些,赵家早前待她不好……”

阮奕还依稀记得这一幕,似是前一世也发生过。

果真,范逸驻足,似是不说便如鲠在喉,“阮奕,不管你我二人眼下关系如何,但你若是对赵锦诺不好,我一定揍你!”

阮奕看他。

范逸继续道,“你信也好不信也好,但有些话我不想藏在心里,我与赵锦诺光明磊落,只是她喜欢你,不喜欢我……”

他话音未落,阮奕轻声,“我信。”

范逸噤声,既而转身。

阮奕没有再跟上去。

……

临到内宫门,内侍官和禁军一一盘查入内。而后文武官员按品阶依次列队,在内宫门处候着。

阮奕位列五品,官阶靠后,便在位置靠后。

周遭知晓他是陛下赐婚,且方才新婚,又是阮尚书的儿子,皆是朝他恭贺新婚。阮奕一一道谢。

约莫到了时辰,有内侍官上前,高呼一声,“请诸位大人上朝!”

阮奕和周围都安静下来,依次入了正殿内。

******

阮府内,赵锦诺已在苑中侯了些时候。

郁夫人还未起,但今日是第一日在母亲跟前请安,赵锦诺怕迟。

她惯来不喜欢迟,尤其是长辈跟前,便一直在苑中侯着。

稍许,郁夫人身边的陶妈妈来寻,说夫人醒了,赵锦诺这才随了陶妈妈入内。

“锦诺见过母亲。”

郁夫人唤她在一侧落座,一面亲厚问了声,“等了多久了?”

赵锦诺笑笑,“不久,正好早前没来过母亲苑中,各处看了看,日后便熟络了。”

她惯来知晓如何不与人为难,这也是郁夫人喜欢她的缘由之一,便颔首道,“你自己苑中诸事繁多,日后无需赶早,巳时来苑中就是,正好我们娘俩一道说说话,解解闷。”

赵锦诺应好。

郁夫人遂感叹,“奕儿今日第一日早朝,也不知如何……”

郁夫人始终挂心。

赵锦诺宽慰道,“朝中有爹和宴相照看着,阿奕也心如明镜,母亲倒是无需替他担心,他晨间说起,今日早朝许是会晚,陛下可能还会留他说话,许是回府要到黄昏前后了……”

******

笾城驿馆内,驿馆掌吏打起十二分精神。

今日最重要的事便是迎候南顺宁远侯。

这宁远侯,听闻有些洁癖,除了身边的人,不大喜欢旁人近身,驿馆掌吏也吩咐下去,让驿馆内都多留意些,莫冲撞了宁远侯,这厢,便有小吏慌忙来寻,“大人,宁远侯到了。”

笾城是临近京中最近的落脚点,接待的都是来来往往入京的官吏和诸国使臣,笾城驿馆的掌吏素来都是人精。

当下,快步迎了上去,见马车上走下一个英俊少年,个头不怎么高,身形似是也单薄,眼神却通透锐利。

“下官见过宁远侯!”驿馆掌吏拱手。

作者有话要说:  更晚啦,明天早点

第84章 局势

今日早朝的时间果然格外长。

顺帝宣布了即日起, 将会离朝四个月,离朝期间,朝中将由太子监国, 宴相辅政, 朝中诸事悉数由太子汇同宴相一道处理,军中之事兼听大将军柏子涧安排。

朝中和军中紧急之事,可酌情送往平城,望众卿好生辅佐太子, 行监国之职。

朝中高呼万岁。

今日太子已在侧座听政,闻言亦起身,拱手向一侧的顺利领旨, “儿臣定不负父皇所托。”

顺帝离京前的要事,皆在今日早朝上悉数做了安排。

阮奕的排序在一众朝臣的后方,低着头,陆续听顺帝安排朝中之事。殿中的官员,在被顺帝提及名字时,逐一到殿中听旨。等到范逸处, 阮奕抬眸看去。

方才入宫时, 范逸同他说起过, 已在顺帝跟前请旨, 要去北关历练, 顺帝果真今日在朝中唤了范逸上前。

范逸是顺帝的养子, 自幼在顺帝的羽翼下长大的,但他真正成为令周遭为之一惧的范侯,苍月国中的栋梁,却是在顺帝过世之后,他不得不挑起重担之时。

眼下, 阮奕在猜顺帝的心思。

他同东宫在一处做君臣的时间长,但在顺帝跟前,他不如宴叔叔能揣摩顺帝心思。

顺帝看向范逸,温声道,“范侯早前向朕请旨,要去北关,朕亦慎重考虑过此事。北关已有定北侯,不必二人皆在朝阳郡驻军之中。大都督苏运良在东昌郡驻守已久,劳苦功高,即日起,调大都督苏运良回京任大司马,范侯前往东昌郡,接管东昌郡驻军。”

此话一出,朝中皆是哗然。

苍月东边的邻国为长风、南顺、东宜三国,东昌郡驻军至关重要。

大都督苏运良是皇后的弟弟,也是陛下最信赖的人之一,这也是在北关驻守了几年后,才调任的东昌郡,接管东昌郡驻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