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93节

说了会儿话,又临到晌午,赵锦诺便留在苑中和郁夫人一道用饭。

陶妈妈让厨房做了不少赵锦诺喜欢的菜。

郁夫人用得不多,多在一旁用公筷给她夹菜,盛汤。

赵锦诺吃了不少。

似是早前在家中,祖母和王氏都未如此亲切待她,郁夫人是阮奕的娘亲,她心中亦将郁夫人视作自己娘亲。

赵锦诺只觉这一顿吃出了早前阮奕在相府那一顿的错觉。

郁夫人知晓赵锦诺有午睡习惯,没有多留她。

偌大一个尚书府,郁夫人也有诸多事情要忙,赵锦诺亦未久留。

从郁夫人苑中出来,阿燕搀着她。

赵锦诺悄声朝阿燕道,稍后让宋妈妈备些消食汤。

她中午是真的吃多了些,但当着郁夫人面前,又不好推却。

阿燕轻笑,“知道了。”

赵锦诺也笑。

饮了消食汤,赵锦诺又在苑中多走了几圈,方才去午睡,便比早前午睡的时间都要稍迟些。

……

睡得迷迷糊糊时,似是依稀听到屏风后窸窸窣窣的衣裳声音,懒懒没有起身。稍许,床沿边稍稍沉了沉,应是有人坐了上来。

还能有谁……

她半睁了惺忪睡眼,慵懒问了声,“回来了?”

"嗯。"他坐在床沿边看她,目光清浅而温和,晨间的朝服已经换下,替了身平常的衣裳,气华高然,温文儒雅。

赵锦诺微微呵欠,正欲撑手起身,他伸手制止,声音温柔道,“我听阿燕说了,你再睡会儿,我去苑中寻母亲说会儿话,晚些回来陪你。”

她微微颔首,她是还有些困,嘴角噙着意思笑意。

他亦笑笑,吻上她嘴角的笑意,而后起身,微微敛了笑意。他十一月要离京一事,还不知如何同她说起。

作者有话要说:  一更来啦,二更要晚点哦,么么啊

——————

对了,还是广告下,《帝心娇》我准备9.5开文了,喜欢的可以去收藏下,捧捧场,原来的名字是《媚骨》

第85章 无巧不成书

苑中, 阮鹏程也正好和郁夫人说起阮奕十一月或离京出使南顺之事。

郁夫人正帮阮鹏程更衣,眸间难免有些诧异,“奕儿才将好, 他们二人又才新婚, 奕儿十一月就要离京,一走要四五个月,确实有些久了。”

但朝中之事,谁说得好呢?

郁夫人惯来是明事理的。

阮鹏程又道, “奕儿是东宫的伴读洗马,日后免不了在朝中委以要职,总需要历练, 这一趟去南顺是个好机会,陛下和东宫信赖奕儿,才会将此事交予他做,这一趟,推脱不了,也不能推脱。”

郁夫人心中不舍, “似是从小到大, 奕儿还未自己出过这么久的远门……”

孩子在母亲心中永远仿佛都长不大。

阮鹏程笑笑, “儿子都成家立业了, 你这做母亲的何时才能放心?”

他一语戳中, 郁夫人笑笑。

阮鹏程又道, “我看他与锦诺二人很好,小别胜新婚,无需替子女操心,日后奕儿的路还很长,总有团聚也有分别的时候, 始终要习惯,只是来得早了些,你有时间多开导锦诺,她是个聪明的孩子,会明白轻重的。”

郁夫人颔首。

换下官服,整个人似是都轻松了下来。

陶妈妈却来了屋中,“大人,夫人,二公子来了。”

阮鹏程和郁夫人对视一眼,刚说到他,他便来了。新婚燕尔,也不多在苑中同自己夫人一处。

阮鹏程撩起帘栊,同郁夫人一道出了内屋。

“爹,娘。”阮奕拱手。

阮鹏程一面应声,一面整理衣袖,从宫中回阮府,父子二人已聊了一路,眼下,多是郁夫人开口,“锦诺今日在我这里坐了许久,我们娘俩说了不少话,越说越投机。我早前一直想要个女儿,结果就只有你们兄弟二人,如今锦诺有锦诺在家中陪我,正好衬了我这心意。”

郁夫人是真喜欢锦诺,并非特意恭维。

阮鹏程和阮奕都看得出来,便都低眉笑了笑。

郁夫人又道,“方才你爹同我说起十一月初去南顺的的事情了,同锦诺说了吗?”

阮奕怔了怔,摇头,“还不曾,晚些吧。”

郁夫人颔首,他夫妻二人房中的事,自己拿捏就是了。

阮鹏程这才问起,“刚回府便过来,可是有事?”

郁夫人也凝眸看他。

阮奕想起正事,遂问,“娘,大哥回来了吗?”

阮旭在吏部任职,为吏部主事之一,官阶在吏部员外郎之下,无需参加早朝,也并未和阮鹏程与阮奕一处。

郁夫人应道,“昨日便说了,今日吏部有事,怕是要晚些回府,怎么忽然问起你大哥来?”

正好父亲母亲都在,自容光寺阿玉问起,大哥和彤容的事他便放在了心上,本就想寻一日同父亲和母亲旁敲侧点说起,正好今日陛下让他十一月离京,此事要赶在他十一月离京前落定,他才能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