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94节

他在鸿胪寺任寺丞一职,她是特意如此说的。

阮奕低眉笑笑,她又伸手揽上他后颈,一字一句道,“阮奕,你是有功名在身,你是苍顺十四年春闱探花,你那时才十七岁,可是整个京中的姑娘都跑来看你了……”

阮奕应道,“嗯,然后乐极生悲,摔傻了……”

赵锦诺笑不可抑。

他笑笑,又伸手牵她起身,“走,去苑中散散步消食,我正好有话同你说。”

十月的天气已有些寒凉,尤其是入夜后,风吹在身上有些冷。

见阮奕脱下外袍,似是要给她披上,赵锦诺轻声道,“让阿燕去取一件?”

阮奕挑眉,“这是带了我体温的,不一样。”

赵锦诺笑笑。

他重新牵起她的手,“还冷吗,夫人?”

赵锦诺怼回,“夫人不冷了!”

他轻笑出声。

同她在一处,他可以笑一整日都不停。

两人在苑中散步消食,因是自己苑中,没有的旁的丫鬟跟着,阮奕同她说起今日早朝上的事,亦说起十一月应当要去南顺出使,期间怕是要四五个月才能回京,赵锦诺却微住,“你……十一月要去南顺?”

他以为她不舍,心中愧疚,尚在苑中,俯身拥她,柔声道,“阿玉,我也舍不得你,你我二人才将新婚,我是不应当将你一人留在京中的,我只想和你一处……”

赵锦诺深吸一口气,有些不知应当要怎么同他讲才好。

她是老师的关门弟子,今年年关正逢老师六十生辰,师母特意遣了人送信给她,望她能去趟南顺。近些年老师身体一年不如一年,师母应是想凑一处热闹一回。

届时老师所有学生都会去南顺京中给老师贺寿,老师的亲传学生不多,也都相互认识,寿辰宴上没有外人。若是少她一人,她许是会一直愧疚。

她正愁此事要如何同阮奕说起?

她与阮奕才将新婚,阮家不比早前在新沂庄子上,要外出四五个月不是小事。

尤其是年关时候。

自下午收到师娘的消息,她便一直在想此事。

思来想去,也实在没有好的法子。

却不曾想,阮奕竟要十一月动身去南顺……

无巧不成书。

她硬着头皮轻声在阮奕肩头叹了叹,“阿奕,要不,你带我一起去南顺吧……”

尚在温情和内疚中的某人明显愣住。

作者有话要说:  哎呀,无巧不成(狗血的)书嘛~

亲妈是不是

还有神级助攻

————————

二更啦,明儿见

第86章 十里亭

内屋中, 炭暖烧得“哔啵”作响。

赵锦诺坐在案几一侧的小榻上,案几另一侧,阮奕单手拄着下颚, 整个眉头都拧巴成一团, “你是说,你有老师在南顺京中?”

赵锦诺颔首,“老师年事高了,年关时候又是他老人家六十大寿, 师娘想让我去一趟。”

阮奕岂止眉头拧巴成一团,简直内心都拧巴成一团。

前一世,他究竟有多少关于她的事情, 他是不知晓的?

阮奕看着她,却忽然想起这一幕,他是有些印象的。

那时候的十月中旬,柱子带了砖砖从新沂来京中,但十一月的时候,阿玉便让柱子出了趟远门, 到了来年二月初才回来。

那时候, 阿玉是告诉他, 她有非常重要的长辈年关时候过生日, 她很想去, 但去不了, 所以只能让柱子替她去送生辰贺礼。

他当时嘟着嘴,傻乎乎问她,为什么不自己去?

她轻轻捏了捏他的脸,修长的羽睫眨了眨,唇畔笑道, “我若去了,大白兔要怎么办?自己在家里哭,还是跟着撵路?”

他笑眯眯讨好道,“阿玉,你可以带我一起去呀!”

她托腮笑道,“太远了,爹娘会担心的,而且又在年关,不合适。”

他认真道,“但娘亲说,只要我同阿玉一处,她就不担心啊。”

她依旧托腮,笑眯眯他笑,“但我不想和傻子一起去呀。”

“阿玉!你嫌弃傻子!”他恼意跺着脚,“我就要去!就要去!”

她本就坐在苑中暖亭的石桌前,唤他到跟前来。等他嘟着嘴上前,起身拥上他,他愣了愣,她在他怀中温声道,“你也知道你是小傻子呀,万一在路上走丢了怎么办?我上哪里找小傻子去?”

他真有思虑,“那我一直牵着阿玉就不会走丢了。”

她忍俊,“那大白呢?谁照顾大白?”

他想都未想,“大白也一起去啊。”

赵锦诺阖眸,脸上笑意更浓,“大白兔,日后稳妥了,你再陪我一道去,好不好?”

他再次不满嘟嘴,“阿玉,你这是敷衍傻子呢!”

她伸手揽上他后颈,温柔道,“嗯,可不好糊弄呢,是不是?”

他莫名脸红。

……

阮奕单手拄着下颚,忽得想起早前时候,竟微微出神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