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玉第96节

谭悦连连颔首,一脸表示理解模样,“怎么会?不如,我们先去阮寺丞府中饮杯茶水?再等东宫的意思?”

连袁开阳都听出,宁远侯是真准备住阮奕府中。

阮奕自然不好推脱,“宁远侯大驾,蓬荜生辉。”

谭悦难得笑笑,“那阮寺丞,本侯叨扰了。”

这才让侍女放下车辇上的帘栊。

袁开阳上前,“真要先去阮府?”

阮奕轻声道,“你先让快马去趟宫中,同殿下说起此事,再让人去趟我家中,让母亲先安排着。”

“不等殿下的意思?”袁开阳诧异。

阮奕轻叹,“暂且不说殿下的意思,即便殿下当真觉得在阮府下榻不妥,宁远侯都先到府中饮茶水了,阮家自是不能只招呼茶水的。今日是宁远侯远至,简单的酒水接风洗尘要有,等酒水饮完就到什么时候了?便是殿下不想他留在我府中,他今晚应当也不会去别处。”

阮奕这么一说,袁开阳才反应过来。

这宁远侯看似话里话外一个重字都没有,却处处都牵着旁人鼻子走。

袁开阳吩咐人照做。

阮奕似是想起什么,目光忽得瞥向一侧的凉茶铺子处。

早前坐在那里一直吃花生的人,不知去了何处。

难道他想错了,不是同宁远侯一处的?

******

阮府内,赵锦诺正在看阿燕给的册子。

这一两月,阿燕在京中置了好几处铺子,赵锦诺本就不缺钱,铺子便也置得快。

柱子他们差不多十月中旬会到京中,眼下应当也没有几日了。

要提前寻好落脚的地方。

阿燕正好问起,“这两处苑子,一处离府中近些,另一处离西市的铺子近,看大小姐的意思,将苑子置在哪处合适?”

赵锦诺将册子还给她,“都置了吧,离铺子近的,日后让庄子上来的人落脚;离府中近的,也置下来,日后总有用的上的地方,近些也方便。”

阿燕应好。

等阿燕离了屋中,赵锦诺不由看了看天色,都戍时都过了一半了,阮奕果真还未回来。

他今晨离府前便说,这月余怕是都要围着宁远侯转,多晚回府,或是回不了府中都有可能,让她勿等。

今日巳时起,阮奕便到了京郊十里亭处迎候,许是正在接风洗尘。

赵锦诺放下阿燕早前给她的册子。

铺子和苑子的事也不准备避讳阮奕,早前在容光寺便同阮奕说起过庄子上的事情,置铺子和苑子的事也自然不准备瞒着阮奕。

谁知册子刚翻下,海棠便撩起帘栊入了内屋,“二奶奶,夫人苑中的陶妈妈来了,似是有些急。”

陶妈妈是郁夫人跟前的管事陶妈妈,能劳动陶妈妈前来,定是急事。

赵锦诺撩起帘栊,陶妈妈也正好到了外阁间中,朝她福了福身道,“二奶奶,夫人请您赶快去一趟苑中,有事情同二奶奶商议。”

陶妈妈一直跟在郁夫人身边伺候,惯来有分寸,会这般说,当真是府中有急事。

赵锦诺也不多问,唤海棠取了披风来,同陶妈妈一道往主苑去。

一路上,陶妈妈走得快,赵锦诺也跟着快步。

陶妈妈提前和赵锦诺先交底,“方才二公子遣人回了府中,说是南顺国中来的宁远侯要在我们阮府下榻。今日二公子本就是去迎宁远侯的,方才捎信到府中的又是禁军中的人,应是直接迎到了就从京郊要往府中来了。夫人已经安排府中下人赶紧去收拾出来清净的苑子给宁远侯,也派人去兵部请了大人回府,今晚再晚怕是都要有洗尘宴,夫人这头实在顾不过来,让奴家来唤声二奶奶,请二奶奶也帮忙照看些。”

宁远侯忽然要来府中下榻,怕是谁也没想到这一处。

否则爹也不会眼下还在兵部议事,尚未回府。

既是洗尘宴,便是家宴,也应一家之主在,才合乎礼数。

如此大的事,来得是宁远侯,阮府定然不能怠慢了去。

一路上,赵锦诺都见府中不少小厮和婢女来来回回穿梭,匆忙得很,连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赵锦诺问,“娘将哪处苑子安排出来了?”

陶妈妈应道,“亭湖苑,夫人是说亭湖苑靠近后苑,清净,而且离二公子和二奶奶的苑落近,二公子也好招呼一些。”

赵锦诺颔首,又问道,“是今晚还是一直常住?”

陶妈妈叹道,“还真说不好,夫人的意思是,再如何都要先按常住准备着,东西都先置好,怕临时再加进去不好。”

“是母亲思虑周全。”赵锦诺点头。

等到郁夫人苑中,不少人都围在郁夫人周围。

郁夫人正定着稍后洗尘宴的菜单,既是家宴,不能太过隆重,刻意了去,又不能怠慢。

见赵锦诺来了苑中,郁夫人似是松了口气,“锦诺。”